|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四百一十九章曹寅富民策

第四百一十九章曹寅富民策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12:15  字數:0

第四百一十九章曹寅富民策

劉易不知道曹寅是否有真材實學,畢竟,他不是那些三國歷史上已經證明了自己才能的人,對於他是否值得自己收為己用還值得考究。e^看

不過,他的經歷,似乎還tǐng神秘的。沒有人知道他是何出身,又是如何做到了武陵郡的太守。而這武陵郡的太守,其實和荊州的政治中心有點遠,他又怎麼會和荊州刺史不能相容呢?按,他只是一郡的太守,得罪了直接可以管轄他的荊州刺史王睿,王睿要拿下他應該是很容易的,可是卻始終都沒能拿他怎麼樣,還要想假手於孫堅去殺了他。

而能夠在荊州刺史王睿和一代梟雄孫堅的手上活了下來的傢伙,怕也不是那麼的簡單。一個讓人感到不簡單的人物,卻在新任荊州刺史劉表入主荊州之後,便豪不留戀的解印棄官而去,從始不知道所終,走得如何瀟洒。

劉易請曹寅坐了下來後,才對他道:「呵呵,曹寅大人,還以為你也回巴陵去把那些欽差大臣請來江陵呢,難道那些欽差大臣沒有到你們的武陵去?或者已經走了?」

曹寅聞言,苦笑了一下道:「稟太子太傅,常言道請神容易送神難啊,那些閹官,還不請而來的,下官也就更加難以把他們送走了。」

「哦?那你為何不回去把他們請來江陵?」

「太子太傅,那待那些閹人,又何須那麼客氣?何須請呢?直接綁來就是了。下官不回去,但已經派人回去了,再,武陵到江陵,何止千里?這一來一回沒有七天八天的,怕難以來道,所以,下官就不回去了,相必,太子太傅也不會在江陵等得了七八天那麼長的時間,所以,下官已經命人直接綁了,送到大人安頓流民的新洲去,也省得跑那麼遠的地方。」

「咦?」劉易不禁對這個曹寅有點另眼相,想不到他居然如此果斷,以一郡太守,就敢在還沒有清楚聖旨是真是假,沒有nòng明白這些所謂的欽差大臣宮裡來的內shì的真份真偽的情況之下,他便敢直接綁了送給自己,著實讓劉易感到意外。

「太子太傅的沒錯,也不用奇怪,其實下官早就出這些欽差大臣有問題了。他們是拿著假聖旨來作威作福罷了。」曹寅拱手對劉易道:「下官來江陵,就是想向刺史大人明這事的,可是,我的話他聽不進去。但我也不甘心被這些假欽差內shì索賄,也沒有他們索要的那麼多財帛。幸聽到了一些太子太傅的傳言,到許多地方官員都到了江陵來,如此,我才在江陵等著,等太子太傅前來,希望太子太傅能為我等被索要賄賂的官員做主。」

「嗯,既然讓我碰上了,當然不會讓那些閹官過了。」劉易點頭問:「對了,你是怎麼樣出他們的聖旨是假的?」

「正如太子太傅所的,那些聖旨並不假,那個yù璽大印也是真的,可是,字跡卻不對,不像是皇上所書,另外,聖旨上,字跡光新,是新近才寫上去的,可是,那傳國yù璽的印章,卻顯得有點灰暗,老舊,特別是聖旨的綢卷,有著發霉了,如果這樣的聖旨還不是假的話,呵呵,那算是我走眼了吧,皇上下聖旨,必定是新寫的,而yù璽印章也應該是新蓋上去的才對,誰聽過皇上先蓋下那麼多的空白綢卷放著來用的?」曹寅篤定的道。

「哈哈,我就懷疑這一點,不過我沒有親眼到聖旨,還不太敢確定,所在在官衙里只把抓捕成是請了。」劉易見曹寅如此觀察入微,可以從聖旨的材料、字跡、印章的時間來到聖旨的真假,料想這個曹寅應該是一個相當細心謹慎的人,不禁對他有了幾分欣賞。

「哈哈,下官想,太子太傅把自己的士兵派去一同請那些閹人,怕也不是請那麼簡單吧?」曹寅似大有深意的了一眼劉易道。

劉易不置可否,沒有否認也沒有承認,因為離江陵近的城鎮,怕今天傍晚的時分便會有人把那些等待賄款的閹人捉回來了,不用多,便會真相大白。

劉易沒有答應曹寅,也望著他道:「曹大人,你既然已經出那些聖旨的真假,又不甘心繳納他們的索賄,更加沒有錢帛奉送給他們,那麼你打算怎麼辦?如果我不來,你準備要怎麼做?」

「這個……」曹寅一時眼神閃爍,低下頭去,但是,他似乎在下決定似的,突又抬起頭,聲音有點冷寒的道:「不滿太子太傅,武陵太守一職,是下官傾盡所有,還借了一大筆錢財,另外還得到一些道上的朋友資助,才huā錢買來的官職。如果因為jiāo納不上那些閹官的索賄的話,怕就會丟了官職,下官在還沒有還清所有的債務之前,不會甘心丟了官的。」

「可是也由不得你啊,聽你和刺史大人也有點舊怨,想他應該也早想把你的官職撤了吧?還有,這些閹官,回到朝廷京中之後,也肯定會含恨於你,必定會把你的官職給免了,你又有什麼辦法啊?」劉易追問道。

「哼!只要不讓這些閹官回去,讓他們出不了武陵,那麼,他們還能把下官怎麼樣?所以,如果太子太傅如果沒有,又或者不打算為我們做主的話,那麼,鄙人就只能自己做主了!」到自己做主的時候,曹寅的眼中shè出一道寒光。

劉易得一愕,這個曹寅,居然也有如此膽魄?有如此手段?居然敢sī下暗殺了那些宮裡來的欽差內shì?

「至於王睿,他雖然恨我,但是諒他也不敢拿我怎麼樣!他就是一個沽名釣譽之輩,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