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四百一十章不見棺材不流淚

第四百一十章不見棺材不流淚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12:15  字數:0

坑殺?與其說坑殺不如說是反殺。首發

張合等人還真的不會懷疑劉易會不會做得出來。

要知道,在義軍兵營里,幾百禁兵被他們反殺了差不多上百人,之後,在劉易去巨鹿的路上,他們襲擊劉易卻又被反殺,幾百號人最少有三分之二的人被殺,餘下的能逃得xìng命的絕對是少數人。而前不久,在城內,張讓等二、三千的死士襲擊振災糧官府,被反殺之人,絕不下於千人。

呵呵,被殺千人,這已經和黃巾暴luàn之前,肅清太平道反賊時所斬殺的人數差不多了,也難怪皇上也會不問情由的大發雷霆,在朝上對張讓等宦官責問。這個影響極大啊。

如今,張合被蹇碩這麼一說,才猛然的警醒,才猛然的想到,要是他們這幾千人真的被劉易等圍殺在這裡,那還真的等於是一種坑殺了。

他們七千人,攻殺劉易的千來人,殺了就殺了,不算什麼,可是自己的七千人被劉易反殺了,那還真的想想都感到心寒,大大幾千人啊,想想那屍橫遍野的場境,張合等人都不禁臉sè蒼白。如果真的是那樣,他張合就是罪人了,這些士兵,可能是死了都不會放過他。

「不行!得馬上突圍,趁他們還沒有完全合圍,我們殺出去,余此之外,並沒有生路可言。」張合勉強提了一口氣,不顧自己的傷勢道。

「對,我就不相信,憑我們幾千人馬會殺不出一條生路。」紀靈也道。但是神sè有點底氣不足。

「哼,我早說別來,就在宛城一帶等著劉易你們不相信,現在中計了吧?」蹇碩不忘譏諷一下他們,才給他們分析道:「剛才你們jiāo戰當中,我就發現有些不太對勁,一直留意著四周的情況。本來發現情況的時候,我就想帶著人先跑了。不過,後面的那個小子領著二百騎兵……不,另外還有兩百人。我知道那小子叫黃敘,另外一個將領叫黃忠,他們是父子。當晚我們攻擊振災糧官府的時候。就是那黃敘領著人鎮守著振災糧官府,這小子手下的兵士,個個以一擋十,這些天,我們不是叫過了他們不少苦頭了嗎?現在,他領著的又是騎兵。往後面突圍,我覺得是不可能的,這不,後面也除了黃敘和其父之外。又冒出了那麼多士兵。」

「我們集中所有人的,往側旁衝殺出去。」紀靈知道那小子黃敘的難纏,下意識的道。

「側旁也行,不過,你們得留意,這劉易,翅膀已經硬了,他的手下除了黃忠父子之外。還有顏良、文丑這兩員猛將,還有一個壯漢叫典韋。當晚擊殺襲擊振災糧官府死士,殺得最凶的就是此人。他一人便殺了不下於百人。不是我說你們,怕你們幾個合力也未必是典韋的對手。」蹇碩也不知道是安什麼的心,像在打擊著張合等人的士氣的樣子。

「等等,讓我想想,我們這四周,劉易肯定會把這幾個大將分開在各個方向……」張合環視著四周越bī越近的士兵道。

蹇碩打斷張合的說話道:「前段時間,顏良好像不在洛陽,也不知道他有沒有回來,如果顏良不在,那麼可能就會有一方沒有大將領兵。「

「那我們就可以從這一個方向突圍!」紀靈雖然不滿蹇碩現在的態度,可是卻也因為蹇碩的說話而眼睛一亮。

在這個時候,就算是紀靈這個粗漢,他都明白,在突圍的時候,己方的主將絕對不能被對方的猛將給纏上,能不能打贏是一個問題,而是一旦被對方的大將纏住,他們這些領軍之人便難以衝鋒破陣,沒有他們這些主將戰將領著,休想可以沖得開包圍的敵陣。而沖不破敵陣,他們和所有的士兵,最終就只有被絞殺的下場。**

這一點,就有如剛才劉易等這千來人的情況。如果他們的前鋒攻擊不利,難以破陣殺入陣中去,那麼,他們就只有被堵在一起,被他們四面八方壓來的兵士絞殺。

「你知道哪一個方向沒有大將領兵?」蹇碩沒好氣的白了他們一眼,接著眼珠一轉道:「我倒有一計,如果你們能按我所說的行事,或許,還能有一線生機。」

「那你快說啊,都什麼時候了。」紀靈急著道。

「張合你怎麼說?」蹇碩知道袁家的眾將都是以張合為首的,所以,別看張合現在似乎受了點傷,但也只有張合點頭,他的計劃才可以進行。

「蹇統領,現在我們都坐在同一條船上了,有話請直說,經此一役,我們回去都不知道要怎麼向上面jiāo待了,只希望,我們還可以帶多一點兵士逃得xìn合現在也拿目前的情況沒有辦法,看手下的這些人,在面前劉易的千軍萬馬之時,都已經失去了鬥志,如果再沒有一個萬全之策,怕一開戰的時候,這些所謂的死士,怕就會跪地求饒。

「那好,某家我說。不中聽,那就算了。」蹇碩左右看了看,壓低聲音道:「如今的情況,只要把所有能戰的將領都集中起來,讓他們組成一隊jīng銳的戰將突圍尖鋒,硬往同一個方向打開一個缺口,而某家就和張合你在後面督戰,不過,話得說好了,不管往那一個方面,都有可能碰上劉易手下的猛將,在這個時候,他們這些戰將就算是死,也得纏住那個猛將,然後我們才可以打開缺口,待缺口打開了,再接應他們逃出包圍。」

張合一聽蹇碩之言,他頓時就有點明白了,原來,這個該死的閹官,居然是想利用自己的人為他打開一個逃生的缺口。蹇碩的人,剛才圍攻劉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