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四百零七章猛虎撲食

第四百零七章猛虎撲食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12:15  字數:0

第四百零七章猛虎撲食

這天,天灰沉沉的,七、八月份的天氣,如果不是乾旱就是瀑雨。不過,大多是南方瀑雨北方乾旱,可無論是洛陽或者是荊州地區,都很少連續下瀑雨或者是連續乾旱的。所以,偶爾也會變得天灰沉沉,似要下雨卻又下不成的狀況。

這種不見陽光卻又不見下雨的天氣,會特別讓人感到很氣悶,悶熱。尤其是大地哪怕是沒有受到陽光的直照,也會產生一種讓人感到壓抑的熱làng。在沒有雨水洗滌的空中,dàng浮著無數的塵粒,hún濁的空氣,讓人呼吸著都會感到有點嗆氣,讓人不覺之間便會浮躁。

鬱悶的張合,他不得不像一般的士兵那樣,光著膀子走出像一隻燜爐似的營帳,坐在一棵大樹底下乘涼,不過,讓他感到不滿的是,這老天似乎要和他作對似的,這天地似乎在他走出營帳之後便靜寂了下來,沒有一點風氣,野地上青綠的小草以及樹木的樹梢,居然全都呆著不動,甚至連擺都沒有擺動一下。包括營地間,豎起來的一桿桿旗幟,全都像死了爹媽似的,萎靡不動,旗布干蔫蔫的垂下來。如果旗幟可以飄揚起來,那就代表著有風,有風似會涼快,可惜……

張合此刻在心裡罵娘,早上的時候,還tǐng涼快的,可是一接近午時的時候,就是這種讓人受不了的沉悶天氣。

當然,讓張合感到悶躁並不只是天氣的原因,單單是天氣悶熱的話,作用一軍的主帥,大可以叫一群士兵過來給自己扇風解暑,就像那個該死的閹人蹇碩一樣,這閹人,正在營帳里享受著宛城有名的huā茶及美食,享受著士兵扇動出來的涼風呢。還有,如紀靈那個傢伙,他此時正在營帳附近的小溪里泡著清涼的泉水。

實際上,在這炎熱的夏天,泡泉的確是一件非常享受的事,要比躲在營帳里喝茶享受著士兵們扇動來的風更加高一檔次的享受,也更解暑。只是,那蹇碩之所以不和紀靈一起去泡泉,其原因是他是一個閹人,下面沒有那個男人象徵的命根,他又怎麼會去在紀靈等人面前自爆其丑,徒遭別的人嘲笑呢?

這個閹人,他的武藝的確不錯,能夠和軍營里除了自己及紀靈之外別的將武打得不相上下,只是閹人的行為怪僻,惹人討厭,除了他本部兵馬之外,別的人都很少和他接近。但是,這些閹人還真的臭名昭著,隨便進宛城一趟,都可以收穫得到大量的錢財,他所享受著的huā茶,正是進宛城裡向那些什麼的皇親國戚索要來的。

張合也看蹇碩不太順眼,所以,平時沒時也沒有去管他,只要他聽從自己的調令就是。

張合現在很苦悶,別的人怎麼樣他不想去多管,就如,樂就那傢伙,居然不知道從何nòng來了一個村fù,正在營帳里行樂呢。看著和自己一起的眾將,他們各有各的樂趣,可是,張合現在的心裡,就只有鬱悶,可是卻又沒有一個人可以和他相解的。

他投入袁家,就是看到袁家財雄勢大,袁mén四世三公,投入袁家,跟著袁紹,也好奔一個好前程。張合的理想,就是做一個統兵作戰的主帥,嗯,貌似現在他已經達到了自己的理想,現在就是一軍的主帥,統軍七千。可是,這才又是讓張合更加鬱悶的原因,他理想中的統軍,並不是統領著這一些烏合之眾,也不是統領著這麼多的軍隊去截殺一個人。呵,就是要對付一個人而已,可是,竟然卻連那人的影子都沒有看到,原本覺得有點大材小用的張合,現在卻真的只有鬱悶。

張合現在,也不知道是對袁家不滿,還是要對自己不滿,和劉易的jiāo手,已經多次了,可是,每一次都要吃了一肚子悶氣。e^看像這次,如果殺不了劉易,便不讓自己等人回京?張合的心裡苦啊,自己才納的小妾,都還沒有怎麼的親熱,自己這些年跟隨袁紹,為袁紹辦了不少事,自己也nòng到了不少的錢財,一切,都在洛陽啊,如果自己永遠殺不了劉易呢?那就永遠不要回京了嗎?那自己的家人財產怎麼算?

再說,要殺劉易也得要知道劉易在哪裡啊,他們在這處由洛陽到宛城的必經之路隱伏了三天了,可是,卻還沒有劉易的下落。

而到了江陵去的那五千官兵,他們也傳來信報說,在江陵也沒有尋到劉易的下落消息。哼,張合相信,只是要從洛陽方向往宛城的所有通道,張合都派人在盯著了,他的心裡,相信劉易一定還沒有經過洛陽,一定是在某處地方躲著,那些官兵到了江陵去,又如何能夠有劉易的消息呢?

今天是第四天了,那該死的閹官,鬧意見說如果再也等到不到劉易,沒有劉易的消息的話,那就要儘快到江陵去。對於他們這些宮內的人,他們每一趟出宮,都是一個撈油水的好機會,宮內的人,平時要說到派人到外面的去欽差宣讀聖旨,或者到外面去做督察什麼的,都會爭槍著要去。他們每一次出宮,都可以滿載而歸。這個蹇碩,在宛城得到了不少好處,估計現在又把主意放到江陵一帶的各大城池中去了。

張合正在為如何殺了劉易能夠快點回京,但是這個該死的閹官卻只想著如何到處去搜刮民脂民膏,收受賄賂,索要好處。這讓張合有點痛恨鄙夷他之外,內心裡卻又有點羨慕,畢竟,這些閹人可以每到一次地方便大肆搜掠,向當地的官府或富豪之家索要好處,但是他自己卻不能像蹇碩那樣做。一來,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