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四百零六章現身誘敵

第四百零六章現身誘敵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12:15  字數:0

第四百零六章現身yòu敵

「主公,現在我們的兵力,雜七雜八的算起來,有從涿郡涿縣來的八百上千的jīng銳之士,還有護糧官兵,黃忠父子統領的兩百死士及兩百騎兵,這算起來,能戰之jīng兵,有兩千來人。**現在又加上林軍司馬的幾百久經訓練的官兵,另外,還有兩千手持刀槍劍戟的青壯,這兩千來人,就算不及jīng銳之士,但也是可戰之兵。一共有四千來人,我想,就算是和張合那已經不到七千的人馬正面決戰,也有幾分把握可以擊敗他們,更何況,我們還有典壯士、顏良、文丑、黃忠父子以及大人你們這些鈞是絕頂超群的猛將,此仗可打,必勝!」賈詡用肯定的語氣道。

「嗯,我劉易雖然也是膽大包天之人,可是我從來都不打沒有把握的仗。」劉易點頭道。

「張合所領的七千人馬,分別是袁家和張讓這些宦官,也就是十常shì所養的死士。另外還有二千禁軍,他們之間,原本是互不統屬的,因為他們主子的問題,原來還可能會有些過節,想必也肯定不會像我們這麼齊心。說真的,只要我們與之一接戰,只要給他們來幾下狠的,他們怕便會作鳥獸散。」賈詡說到這,道:「主公,那你是想只是把他們擊潰,打敗就算,還是想把他們全都坑殺了呢?」

「能敗則敗,若賈先生有辦法全殲他們,那肯定是最好了。」劉易一聽,知道賈詡已經有了計劃,大喜的問:「先生的心裡有計策了?」

「呵呵,四千多jīng銳,再加上一萬八千的青壯,圍殲他們不到七千人,也不是不可能的。」賈詡笑了笑道。

「不對!四千多jīng銳,加一萬八千青壯士兵,應該再加上兩萬青壯才對。」

賈詡的話音剛落,帳mén外又有人應聲道。

刷的一聲,荀文若居然也mō黑潛進到這西山皇陵里來了。

「哦呵?文若,你怎麼也來了?」劉易起身相迎道。

「我怎麼就不能來?那天顏良兄弟他們帶著兩千多人來到流民營,當晚又把士兵帶走了,我就知道肯定有戰事,我就想著,差不多就是這時候了,如果我不來,那就怕錯過機會了。」荀文若似對劉易有點不滿的道:「難道太子太傅還想拿我當外人?我和志才兄是同窗,雖然我和他是好友,可是,我倆同出一脈,他能夠做到的事,我荀文若也未必做不到。」

劉易一聽,心裡一喜,得!這個荀文若,現在還是年輕氣盛的時候,他恐怕是看到戲志才現在可以為劉易獨檔一面了,在涿郡涿縣大澤坡和田豐一起管治著一個若大的新建城池,十多萬人的基地,他覺得,自己的才華也不比戲志才差,這個新基地,他還真的怕劉易會jiāo給別人去管治,所以,他是來搶表現的。

「呵呵,那文若來了也正好,但你為何多說了兩萬流民青壯?莫非你想把流民營里的青壯也拉出來一起參戰?」劉易讓他坐在自己案桌一旁,和賈詡一左一右。

「自然,流民營的青壯。和被編為官兵的青壯,都是一樣的,為什麼就不能參戰?」

「對!哈哈,以四萬多人合擊張合的不到七千人,哈哈,這絕對是以巨輪碾蟻,無可抵擋啊!」賈詡和荀文若早見過面了,互相有點惺惺相惜。

「剛才文若來到帳外,聽賈先生說已經有了計策,文若不才,也有一個想法,不如,我們倆一同說出來如何?」荀文若對賈詡拱了拱手道。

「哈哈,一個文若,一個文和,你們還真的是天生一對的超級謀士,我劉易有你們兩個輔助,大漢又何愁不興?」劉易見兩人你眼對我眼,似有一種互相競爭的味道,不過,看他們的神色,只是良xìng的競爭,這讓劉易心裡很是欣慰,不用擔心謀士和謀士之間勾心鬥角之事了。15不過,他們歷史上,共同在曹cào手下之時,似乎他們幾個謀士之間的關係tǐng不錯的。

「好,那我們就一起說出來。」賈詡笑著應道。

「慢,慢慢,我們還是寫出來吧。」劉易趕緊止住他們道:「我也來,呃,另外,典韋、顏良、文丑你們也一起來,對,還有孟軻,大家都一起,看看誰的方法更適合這次的戰鬥。」劉易現在可是廣納良言。

不過,劉易說完,又分別對賈詡和荀文若眨了眨眼,示意自己並不是信不過他們,而是在培養這些戰將學會動腦子打仗。

願望是美好的,但是典韋和文丑卻連連搖頭道:「主公,這、這還是算了吧,你們拿主意,我們衝鋒陷陣就是了,讓我去想如何打,我們頭都頭了,還不如直接衝殺過去來得痛快。」

「哼,都是豬頭,盡想著殺得痛快,你們忘了在小狼谷?如果不是勉強堵住了烏桓騎兵的突圍,事後肯定要追究你們兩的責任。光想著自己衝殺,與士兵脫節,未能有效的打luàn烏桓騎兵的突圍衝擊之勢,幾乎陷我們谷口的阻擊兄弟於絕境,你們還好意意說?」劉易藉機板起臉來訓斥一下典韋和文丑兩人,因為當時的確是情況危急,如果不是劉易元陽真氣的強勁爆發力一下子把方圓幾十米的地方一擊擊成真空,震懾住烏桓騎兵,怕當時就被烏桓騎兵打開一個缺口,被谷內的烏桓騎兵從缺口突圍而出。

封堵的缺口,就像是河堤決了一個口,想要再封堵住那就困難了。這還不算,劉易自己也差點名喪當場。

劉易的訓斥,讓典韋和文丑都有點羞愧的低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