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四百零一章釡底抽薪

第四百零一章釡底抽薪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12:15  字數:0

劉易在此時,也基本nòng明白了這些宦官和袁隗、何進等人要對付自己的整個計劃。本章由為您提供

如果他們的計劃一旦成功實行,那麼對劉易來說,將會是一個非常沉重的打擊。這個計策,或者可以說是釡底chōu薪之計。

或許,和劉易打過這麼多次jiāo道之後,張讓等十常shì以及袁家的人都已經對劉易有了相當的了解。所以,才會想出一個完全是針對劉易弱點的計劃來。現在,劉易唯一還有一點不太明白的是為什麼這何進也已經和他們沉淪一氣。難道,自己對他們的威脅真的已經大到要他們聯手對付自己了嗎?

劉易自己或許還不知道,又或者他自己還沒有這樣的覺悟,這主要是他在近段時間表現得太過搶眼了。木秀於木,風必摧之,這個道理,放在朝堂之上也一樣適用。

中國官場,古往今來都是一樣,這也可以說是中國官場流傳了幾千年的傳統了,或者說,中國國情就是如此。官場上的人,也就是說這大漢朝堂中的官員,幾乎每一個朝官,他們都要面臨一個站隊的問題。說白了,就是朝堂之中,他們會有著幾個派系,比如,宦官一黨,就是一個派系。然後,外戚一黨,權官一黨,還有另外一個所謂的清流一黨。

總的來說,朝中的派系,就是這麼三、四個。而所有的朝官,都必須要在這幾個黨派之中,選擇一個黨派站隊。

如凈身進宮的人,基本沒有選擇。要麼就是拜認張讓等十常shì,這些宮內的宦官為主,要麼就是被這些宦官趕出皇宮或者nòng死的下場。而一般的朝官,特別是那些新晉入朝堂的朝官,他們也必須要作出選擇,選擇自己要站立的隊伍。

就有如現在的司徒崔烈,他以前只是民間的一個名士。他huā錢買了這個官職,正式踏入朝堂。位列三公;可是,別看他是三公之一,可是,他卻沒有一點實權,甚至乎。在朝堂上說句話都不會有人聽他的。如果他想真真正正的擁有司徒之官職的職權,履行自己的職責,那麼他就是先站好隊,在朝中的幾大派系之中選擇一個黨派站隊,獲得這個黨派官員的贊同扶持,如此。才可以算在朝堂中真真正正的站穩了腳。要不然,他怕在朝中沒做幾天司徒,便會被人一抓抓出一大堆máo病,硬生生的彈劾擺免了他的這個司徒。讓他竹籃打水一場空,huā了錢買了一個官職,沒做幾天便被趕出朝堂去。

當然,新晉的朝官選擇站隊的問題,也是很講究的,你想要站隊,人家還未必會接受你呢。這崔烈,目前就處在一個相當尷尬的境地上。

怎麼說呢。是這樣的,這崔烈。他本來就是一個民間名士,在民間也有著一定的聲望名氣。可是,當他huā錢買了一個官職之後,他在民間的聲望可以說是一下子便完全被破壞掉。呵呵,民間的百姓又怎麼會喜歡一個huā錢買官的所謂名士呢?他只會被在人背後指著他的背脊罵他是一個偽君子,平時還表現得似乎很高風亮節的樣子,誰知道還不是和一般人一個貨sè?如此,他本來應該是清流一黨派的人士,卻因為名聲敗壞,清流一黨派的朝官,自然不會再和他走在一起,不屑再與之為伍。像他這樣的一個靠huā錢買來的官職,像荀文若、張鈞或者是盧植等人,豈會用正眼來看他?

這是其一,其二嘛,他本來是通過張讓等十常shì牽的線才買到的官職,可是,他自己本身卻不是閹人。呵呵,這個物以類聚,人以群分。不管他如何的討好張讓等宦官,人家都不可能真正的信任他這麼一個人的,除非,他也閹了,如此,張讓等人才會視他為自己人。

再一個,他能夠站隊的,就只有外戚一黨以及權臣一黨了,可是,外戚一黨和宦官一黨,本就是死對頭,而崔烈卻是通過張讓等宦官的關係而買來的官職。首發這中間,自然是沒有一點好處落在外戚一黨的手裡,人家憑什麼要接納他這麼一個外人?權臣一黨就更不用說了,人家全都是世族豪mén,歷代來,都有族人在朝中為高官,他就一個寒士出身,人家看得起他么?

如此,這個崔烈雖然在名義上,是朝中顯赫的大臣,三公之一,但是他卻沒有一點實權,是一個完全被孤立,被排除在外的一個無關重要的朝官。說不定,什麼時候人家看他不順眼的時候,他便會被人使點手段,給趕出朝堂中去。

崔烈這個像一個哈巴狗一般,拚命的巴結奉承的傢伙,都難以在朝堂之中有一席之地。而劉易,從一開始便和他們勢成水火,如果劉易真的想要在朝中站穩腳,想有自己的一席之地,怕會是更加的艱難。

還好,劉易本來就無心要在朝堂上怎麼樣,因此,根本就無需看任何的人的眼sè過活。

不過,也因為劉易這種態度,過於的自行獨立的關係,讓朝中的所有派系,幾乎都看劉易不太順眼。

劉易被封為什麼的振災糧官,這個只是一個無足輕重的官職,根本就不納入正式朝中編製的官職,自然不會有人會對劉易有什麼的想法。再說,劉易受封之後,不久便離開了洛陽,一去就是大半年,可以說,劉易幾乎就快淡出了所有朝官的視線。

可是,劉易突然歸來,而且,一回來便被皇上認為義弟,封為太子太傅又封候。呵呵,這個一下子掘起得太快了,這些朝官,在朝中顫顫赫赫一輩子了,都沒有那麼容易受封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