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四百章大陰謀

第四百章大陰謀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12:15  字數:0

第四百章大yīn謀

在洛陽,無論是袁家的人或者是張讓這些宦官,都不會擺在明面上對付自己,只會遮遮掩掩的來進行,可是,如果在那偏遠的dòng庭湖呢?

特別是在誰都知道盜賊叢生的地方,那兒又山高皇帝遠,在基地沒有正式建起來之前,這些宦官及袁家會不會幹脆發動兵馬來攻擊自己所建的基地呢?

這些宦官,還有袁家的人,已經三翻四次的對自己展開多次的襲殺,這一次,更是出動了七千多人馬,幾乎就要到一萬人了。首發種種的跡象表明,不管是宦官十常shì也好,還是袁家兄弟也好,他們是非要殺了自己不可了。而且,隨著自己的聲名鶴起,特別是做了太子太傅,和皇上結拜成了皇上義弟之後,自己的存在,已經嚴重的影響到了他們的利益。

劉易知道,對於他們來說,自己就是他們的銀中釘,ròu中刺,yù除之而後快。

在這樣的情況之下,他們想必也絕對不會放任自己的坐大,放任自己的發展了。明眼的人,都可以看得出,經自己之手所建立起來的流民聚居地,其實就等於是自己的地盤,別人根本就沒有辦法手進去,這些,都成了自己隱的實力在所。

所以,劉易越想,就越覺得這袁家和宦官他們絕對不會就如此善罷干休,一定會有隨之而來的行動要打擊自己。

就在劉易擔心著這些事情的時候,果然,那袁隗便走出列班,嗯,其實也就是上前一步,因為,他作為太尉,是三公之首,他的上首,就是皇座了。

這袁隗,頗有富態,但並不胖,應有五十來歲,但保養得很好,頭髮鬍子還是烏黑光亮的。他的面容飽滿,可能是重返朝堂,並更進一步的關係,怎麼看,他的臉都像隱發紅光,jīng神抖擻。不過,這袁隗,向來都非常謹慎沉穩,沒有表現出太過得意忘形,站出去的時候,還是一副沉穩老道的樣子,有幾分道貌岸然的神韻。

「皇上,太子太傅為了洛陽流民的事,真的是勞心勞力,勞苦功高啊,現在,洛陽內外,流民銳減,幾乎不可再見那些終日在城內流làng乞討的百姓,使得城內的治安秩序頓好,市容市貌也清整了許多。要說治理流民的功勞,非太子太傅最大不可。」袁隗語言誠懇的跪拜道。

「哦?太尉也覺得太子太傅勞苦勞高?」皇上劉宏對劉易雖然已經沒有了那種一心想收為心腹,借劉易之手剷除宮內宦官的心思,但劉易畢竟也是他的義弟,怎麼說,都是他一手促成了劉易做振災糧官,讓劉易治理洛陽流民。如今,這舊臣,新晉的太尉居然在朝堂上當眾如此誠摯的稱讚劉易,這也讓劉宏的心裡感到有點高興。因為這樣,也可以從側面向文武百官表明他這個皇上也是一個慧眼識人的皇帝。這不,連和劉易不太對路的太尉袁隗,都稱讚劉易,這還不能證明自己的聖明?

「嗯,太子太傅的確是一個不可多得的人才,所以微臣覺得,不應該只把太子太傅用到這個僅僅是治理十來萬流民的事上,這樣,臣覺得太過大材小用了。」袁隗轉頭看了一眼劉易,再轉向皇上道:「其實不只是臣覺得太子太傅有點大材小用,恐怕連朝中也有不少朝官也有這樣的感覺。」

「哦?是嗎?」皇上聽聞,不禁又覺得有點奇了,還有誰覺得自己用劉易用得好的?

「皇上,太尉說的極是,現在,我們大漢天災連連,到處都有惡賊作,nòng得大漢民不聊生。此時,正是大漢需要良才的時候,而太子太傅,現在正是我們大漢所急需的良才啊。」

讓所有人的都奇怪的是,那十常shì之首張讓,居然也站出來說劉易的好話。「域名請大家熟知」

劉易自然知道他們這麼說不會安什麼的好心,剛才那袁隗轉頭看一眼自己的時候,劉易分明是看到了他眼中的嘲nòng及寒意,現在,這袁隗和張讓一起說自己的好話,一定是有什麼更大的yīn謀。只是,劉易一時也猜不透這些傢伙想怎麼樣,只好裝作沒聽見一樣,靜靜的等著他們的後著。

「連張愛卿也這麼認為?」皇上劉宏驚訝得瞪大了眼睛,作為皇上,本應該要時刻都保持著一種淡定的,可是,這個和劉易一直都是老冤家的張讓,居然也會說劉易的好話?莫非,這些閹官,還真的已經洗心革面,如像自己早前所想要做一個明君那樣,他們也想做忠臣好官?

「是的,臣等都有這樣的感覺,試問當今朝中,誰有太子太傅那樣的本領,可是讓一個幾可說是死城的巨鹿郡在短短半年多的時間就回復元氣?試問有誰可以在短短的時間之內,把流落到洛陽十萬多的百姓治理得整整有條?太子太傅,的確是良才,皇上慧眼識珠,聖明,聖明啊!我們大漢有皇上,想必不久必可以大漢中興!」張讓不吝高帽,猛往皇上劉宏的頭上戴。

「哈哈……呵呵。」皇上劉宏忽然覺得,這個劉易恐怕還真的是自己的福星,這不,這次離開洛陽十來天,這一回京是朝,就可以讓這臣和臣之間,君臣之間,顯得一團和氣,像袁隗和張讓這些本來就不太對路的人,如今都可以因為劉易,而說出了幾乎同樣意思的話,這種情況,在朝堂上,劉宏可以說幾乎是沒有見過的。以前,都是一方支持一方反對的,難得看到整個朝堂都如此和諧,讓劉宏的龍心大悅。

「皇上,臣何進也有話想說。論治理才能,太子太傅在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