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三百九十三章知心愛人

第三百九十三章知心愛人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12:15  字數:0

第三百九十三章知心愛人

「你真懂得吹笛?」

「那當然,不過,那是小時候的事了,既然如煙小姐你想聽,那我就獻醜了。**」劉易拿起青竹所做的笛子,橫在嘴邊吹了一下,吹出一聲悠長的笛聲。

好笛!不是說這笛子的材質,而是說其製作的jīng巧,特別是吹出來的笛音音質,清脆圓潤,笛聲很飽滿。劉易再試了一下音調,發現和後世的笛聲音調差不多,很符合音符的標準。

一支好笛,最主要的就是講究其開孔jīng不jīng准,開孔jīng准了,那麼它的音調便jīng確,吹奏出來的樂曲才會更好聽。所以,音調開孔,直接影響到音質和音調。

「這是你自己做的?」劉易一邊回想著以前小時候貪玩而吹奏過的曲子音調,一邊盯著司馬如煙問。

「嗯,別人想吹我的笛子我還不給呢,你真懂,就吹一曲讓本姑娘聽聽,如果吹得好的話,那我也給你吹一曲,不過,也是笛子,可不是簫。笛是橫吹,簫是堅吹,你不會不懂吧?再說現在哪有簫?」司馬如煙自然不會明白劉易說讓她吹簫的真正含義,反而覺得這傢伙有點奇怪,吹笛便吹笛唄,怎麼說到吹簫去了?

「嘿嘿……笛好簫更好……自然是有的……呃,你聽好了,今晚在這黑夜風高,不,是在這月sè朦朧,幽美清涼的肓水河邊,本公子就為一個孤清美人嘔心瀝血,清吹一首絕世名曲,以換美人一嘗本公子親手燒烤出來的河魚……」

「打住,吹就吹好了,哆嗦!」司馬如煙似乎受不了劉易的chā科打諢,對劉易反了反白眼道。

劉易在nv人的面前,自然不能說自己不行的。再說,吹笛還真的不是什麼太技術xìng的事,小時候,讀初中的時候,上音樂課的時候就曾經練過。當然,這主要是笛子的成本太過低廉了,就用一根竹子便可以做得出來,誰都可以玩得起。嗯,笛子和口琴都是一樣,吹奏出來的音樂又好聽,又容易上手。劉易記得,以前讀初中的時候,曾經一度很普及,學校里的學生,幾乎人人都可以吹上一兩首曲調。不要說劉易後現代的那時候了,就說現在,哪怕是一般的放牛童子,怕自己也會用竹子製作出一根笛子來,吹得上幾首曲調。

劉易相信,這應該也是司馬如煙突然要讓自己吹吹笛子的原因。

所以,劉易還真的受不了這司馬如煙的一jī。當然,劉易也想看看,如果這個司馬如煙要吃烤魚或者吹笛的時候是不是要摘下面紗來呢?如果要的話,也正好可以看看她的容貌。說實話,像司馬如煙這樣的一個婷婷yù立,身材高挑,氣質又優雅出塵的nv人,對劉易的吸引力是異常的大的。特別是像她現在,猶抱琵琶半遮面,面容輪廓yù隱yù現,更讓劉易有一種一探廬山直面目的衝動。

大好風光夜sè,人家一個nv兒家主動前來和自己說話,劉易自然也不能拂了她的雅興。不過,吹一首什麼樂曲好呢?劉易小時候雖然也偶爾練過,可是都是塵封已久的事了,完整的曲子還真的想不起幾首來。

劉易想了想,眼睛一亮,暗道有了。

「咳咳……」劉易清了清喉嚨道:「我吹的曲子是……」

「你快點行不?又不是讓你唱歌,這還要清嗓子?」司馬如煙似乎對劉易有點不耐煩的樣子,非常不客氣的道。

不過,據劉易的經驗,一個nv子,越是對你不客氣,要麼就表示她很看不起你、很討厭你,要麼就是對你在潛意識之中有一股親近之意,在她下意識之間,就對你當作是她很親近的人來對待。當然,如果是很看不起劉易的話,這個司馬如煙便不可能會主動前來和劉易搭話了,所以,劉易相信,這個司馬如煙應該是對自己有一種親近之意。

劉易的估計是沒錯,nv人嘛,不會無緣無故的討厭一個人,也不會無緣無故的喜歡上一個人。這司馬如煙,她雖然並沒有和劉易見過面,也沒有過一點的接觸。可是,她對劉易還真的是相當的熟悉。

嗯,她的這種熟悉。並不是說和劉易有過來往很熟絡了的意思。這個就有點像後現代的時候,那些追星族,他們常常都會說對某個明星很熟悉的這種熟悉,他們,根本就沒有見過某個明星的真人,但是卻有一種和這個明星很熟悉的感覺。司馬如煙的熟悉,就等於是這種。

她在穎川書院,受其母管教得很嚴,除了識字練劍,平時根本就沒有什麼的娛樂,古板嚴刻的日子,讓她這麼一個骨子裡非常好動的少nv都快要被憋瘋了。還好,書院里來了不少風趣不羈的學生,偶爾也可以和他們一起玩耍談天,緩解一下她心裡的鬱悶。

不過儘管如此,這司馬如煙大多數的時候,都要在別人的面前保持著一種冷傲的神情,不敢讓她的娘親知道自己和戲志才及荀彧等一眾來求學的學子走得太近。nv人舉止,應當端莊、穩重、大方,這是她娘親一而再的教訓她的,長此如往,就讓她成了一個面冷心熱的nv人了。

她外表冷傲,但是內心裡卻非常嚮往外面的世界,喜歡聽別人說一些外面世界的秩事趣事,所以,為了不讓自己在書院里的日子太過單調,她便讓分別離開書院的戲志才等人,要經常保持書信來往,多點給她說說外面世界裡的秩事。

而近大半年來,和她jiāo情還算不錯的一些學子都經常有書信給她,和她說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