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三百九十二章司馬如煙

第三百九十二章司馬如煙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12:15  字數:0

「興,百姓苦!亡,百姓苦!」

劉易的這一句話一說出口,司馬徽便目放奇光,緊緊的盯著劉易,連帶那想移身出去的司馬如煙,也目泛異彩,重又坐了回去。

這一句話,看似是一句沒頭沒尾的話,可是,卻能一針見血的道出了劉易的見地。並且,又能從劉易的語氣當中,感受得到劉易的那種對百姓苦難感慨嘆喟、憤憤不平的悲痛情懷。

興,百姓苦;亡,百姓苦。同時,也可以從中看出一些更深刻層次的寓意。這八個字,鞭辟入裡,精警異常,恰如黃鐘震鳴,振聾發聵。

劉易見這司馬父女都眼帶異常的看著自己,便接著說道:「其實,小子並無大志,也沒有諸位名士或是清流人士的那種高尚情懷,所以,對劉易來說,根本就沒有那種什麼的清君側、振朝綱的志向情操。說句話不怕先生見笑的話,劉易當初見到戲志才先生的時候,他們幾個大人正在一起談論著這些事,而小子一時忍不住心中的感想,才會大放闕詞。再說一句似乎是有點大逆不道的話,劉易,只是一個流浪兒,根本就不明白他們所說的什麼清君側、振朝綱。小子從小到大,都是在過著有今天沒明天的日子,靠東乞西討過活,對於百姓的苦,劉易有著非常深刻深切的感受。所以,清不清君側,振不振朝綱,與劉易何干?」

司馬徽見劉易的神態由激昂沉痛到現在的自我菲薄,甚至乎有點悲觀。他不由打斷了劉易的說話道:「呵,劉小哥,正因為百姓苦,所以才要立志剷除奸佞。以正君上視聽,讓其行振民之仁政,只有大漢興,百姓才會有好日子過,最少,也總比大漢亡百姓苦來得更好吧?」

劉易點了點頭,表示贊同司馬徽所說的話,因為,除了興百百苦,亡百姓苦這句警世名言之外。還有一句寧作太平犬,莫作亂世人這樣的話。在太平盛世,百姓縱苦。也不及亂世的百姓朝不保夕來得更苦。

劉易說道:「其實我跟先生說這句話,就是想說,正因為我劉易知道百姓的苦,對於百姓的這種苦有著深刻深切的感受。所以,在我劉易沒有能力做到先生以及許多名士所說的清君側、振朝綱的事時,我劉易也僅能在能力所及的份上,儘可能的救助一些困苦的百姓。盡劉易的能力,讓一些百姓可以更好的活下去。這對於劉易來說,可以直接讓百姓能過上好日子,這豈不是比那個清君側振朝綱更有意義嗎?」。

「當然。如今的世道,想讓那些苦難百姓過上好生活可不容易。」劉易不待司馬徽說話,接著道:「就拿現在流落到洛陽的流民來說吧,他們都是一些沒有辦法才流落到洛陽求生計的百姓,他們的家早就毀了,家鄉也回不去了。退一萬步來說,我劉易可以傾盡所有,資助他們各自回自己的家鄉重建家園。讓他們在短期之內可以自力更生,可是。這天災不斷,賊寇叢生的世道。他們又能在各自的家鄉安生幾天?我想。不用多久,他們怕又要流落他鄉。如此,劉易覺得,就有必要把他們集中起來,把這些來自大漢五湖四海的流民集中起來救濟,再集中幫助他們覓地安居,助他們恢復生產。好了,既然是集中起來的,那麼就必須要有管理了。如此一來,就給我們創造了一個機會。就像戲志才先生,他現在雖然並不是真正的朝庭官員,可是他卻能在涿郡涿縣管治上十萬的百姓。而管治這些百姓,那麼就必須要像正常的官府那樣,要有處理一般事務相當於官府衙門的職能機構,同樣,也得要有軍隊來保護這些百姓,保護他們不用再受到那些山賊強盜的迫害,在受到天災之時,也可以有效的統一進行抗災互救。縱上所述,如果做好了,就等於有了一個穩足的先決條件,因為戲志才先生所管治的十萬百姓以及他所轄之下的類同於官府的一個職能機構,卻是一個更純粹清廉的,為了大漢百姓服務的職能機構,和一般的官府有很大的分別,卻又和官府互不統屬,不受官府控制。也就是說,不受朝中的奸佞控制,在這樣的一個情況之下,如果有更多像戲志才先生管治之下的職能機構,如果每一個管治者都是懷著同一個目的,懷著清君側、振興大漢的目的,那麼,到時候就可以互相聯合起來,武將剷除朝中奸佞,清凈皇上視聽,如此,奸佞一除,朝綱便可得到重整,此時,大漢各地腐敗的官員,腐爛的官府,便可撤免並棄,把像戲志才先生這樣的有才華才能又忠直清明這樣的人才正式命名為官員,如果是完全腐爛了的官府,則乾脆讓像戲志才先生治下的職能機構取蒂原來的官府,讓這樣更精練清廉的職能機構代替原來的官府治理地方。這個,就是劉易目前所能夠想到的。如何先穩足,再談清君側,振興大漢的總體計劃。」

還真的是一翻長編大論了,劉易自己說得都有點口乾,連連的喝了幾杯酒潤喉。

劉易說的這一翻話,夠這對父女消化一會了,對於像司馬徽這些的大隱士,他們的學識是相當豐富的,跟他們說一些假大空不切實際的話,他們必然會看不起劉易。看不起劉易,必然就不會輔助劉易。劉易現在不求這個司馬徽本人為自己效力,卻也希望在他的心目中留下一個好一點的印象,以其他今後推薦他的學生來投效自己。

說實在,有這個司馬徽的一句話,只要他一句話,可能就會有許多文人謀士自己找上門來投效。這比自己東尋西找,高呼大喊也難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