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三百九十一章星象巧合

第三百九十一章星象巧合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12:15  字數:0

第三百九十一章星象巧合

司馬徽,字德操,潁川陽翟人。東漢末年一有名隱士,名士龐德公送號「水鏡先生」。由於他從來不說別人的短處,別人跟他說話,不管好事壞事,通通說好。所以後人又稱他為「好好先生」。不過,水鏡先生在三國時期,也只是偶然出場幾次,其才華始終未得施展,一生湮沒不彰。

在東漢未年,三國時期,若論文人謀士輩出,於當代有著極其深遠影響,在三國初期一度成為文人名士言論風向標的,非荊襄高才莫屬。至於近鄰荊襄的穎川地區,雖然也是文人輩出,但卻始終都以荊襄名士的言論為學術中心。不止穎川,甚至是大漢各地,都有無數學士爭相前來荊襄,欲拜在荊襄名士的門下求學。

荊襄最有名的學術領袖是龐德公、宋仲子等人,司馬徽雖為穎川人,但世人,也都把他當作是荊襄名士。因為,司馬徽少時求學,和年長的龐德公過往甚密,他的學術也深受龐德公影響,被人視作和龐德公同出一脈。

由於荊襄相對安寧的環境,也孕育出無數傑出的文人謀士。

和龐德公不出仕不為官以及只結友不授徒不同,司馬徽綜合各人的學術學說,在穎川開了一個穎川書院,廣收徒辯學識,也同樣吸引了無數學子前往求學。

比如,戲志才、荀家荀彧兄弟等著名的三國超級謀士,就曾經在穎川書院求學,還有郭嘉等等,都是出身穎川書院的超級謀臣。

當然,龐德公也不比司馬徽差,像諸葛亮、龐統、徐庶等等,這些名流千古的謀士,雖然說是龐德公之友,但實質卻等於是龐德公之徒。

如此算來,三國期間,真正的超級謀士竟然大多是出於這龐德公及司馬徽兩人的門下。不說不知道,一說出來,還真的讓人驚詫。

所以,面對這傳說中的當世名士水鏡先生,劉易顯得異常的恭敬,以師之禮待之。這沒說的,現在已經拜自己為主的戲志才,以及在為自己為事的荀彧,他們的學識本事,都是出於司馬徽,想來,司馬徽在他們的心目中,也是有著非常重要的地位,劉易就怕,如果自己若惹得這司馬徽不高興,他一封書信,恐怕就可以讓戲志才及荀彧他們離心。

「其實,是老夫聽國丈何真說起太子太傅,特意趕來想和太子太傅一會的。」司馬徽悠然的喝了一杯劉易奉上的酒水,然後長身而起,渡步到了船艙旁的一隻小窗邊上,極目往外看去,臉上似笑非笑的道:「好一個滾滾長江東逝水,流花淘盡英雄。呵呵,太子太傅還不過二十年華,就可以作出如此大氣,又如此洞察人間世情,詩詞之中,還有一種讓人感到唏噓感懷之情,嗯……是非成敗轉頭空。好啊!太子太傅,雖然年少,竟然也有像那些經歷過無數波折老人一樣的感念情懷,著實讓人感覺驚才,水鏡倒也有一點不太明白,不知道太子太傅,為何不是滾滾黃河東逝水?而是長江?莫非,太子太傅對長江還要比黃河更熟悉?據老夫所知,太子太傅是涿郡涿縣人,年前才從軍,應該沒有到過長江吧?」

「啊?」劉易被司馬徽問得一愕,額上忽的冒出了汗水,想不到啊,想不到這個司馬徽居然這麼的心思細膩,一下子便可以從自己當時在洛陽想噁心一下那些所謂文人才子而念出的詩詞當中看出一些不合世事情理的疑點來。

劉易還察覺到,在一旁靜坐的司馬如煙,她也冷冷的看著劉易,像想從劉易的神情當中看出某些端倪來。

不過,劉易雖然有點愕然,但是卻沒有過於慌張,一臉自然的反問道:「哦,原來先生也知道這詩詞啊,不知道是誰告訴先生的?」

「戲志才和荀文若,曾經在老夫的書院里求學,也常常和老夫辯論一些學術上的東西,例如詩詞什麼的,都是常常辯論的課目,他們覺得好的詩詞,自然會通過書信往來,互相觀賞。他們在書信當中,對太子太傅你才學相當推崇,老夫也只因為此,而對太子太傅產生好奇,厚顏前來拜會。」司馬徽伸了伸腰道。

「呵,原來如此,這恐怕是先生誤會了,其實,這也怪劉易沒有說清楚,實際上,這首詩詞並非劉易所作,這只是我小時候聽見那老神仙時常在喝酒之時誦唱出來的詩詞,劉易聽多了,自然就記住了。」劉易倒也光棍,既然這水鏡先生已經看出了有那麼多的疑點,便乾脆自己承認了不是自己所作,免得他又要尋根問底,劉易也不想為了掩飾而要編出更多的謊言。

「哦?」司馬徽轉頭深深的看了一眼劉易,發現劉易的神色並無沒點作偽,一臉坦然。

他不禁點了點頭道:「好,很好,不錯,想不到太子太傅還真有幾分君子之態,如果太子太傅非要說那詩詞是爾所作,怕太子太傅也難以一一為老夫解惑,如此,那就是沽名釣譽水人之輩了。」

凡是有大學問的人,他們一般都會在某些小節細節上非常較真,特別是牽涉到一些原則上的東西。這些人,對於盜取別人的文學成果,卻硬要說是自己的那種人是非常厭惡的。盜版者,本來就是人人惡之,更何況是像司馬徽這樣的大隱士?

劉易幸好沒有死雞撐硬頸,沒有在這個話題多加糾纏。

事實上,這個司馬徽和龐德公都一樣,他們自身雖然學識高絕,但都沒有本點出仕之心。可是,他們不出仕,不代表著他們不關心天下事。事實上,荊襄學術派流,牽涉面很久,天文地理無所不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