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三百八十三章徹底墮落

第三百八十三章徹底墮落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12:15  字數:0

第三百八十三章徹底墮落

「母后。」皇上劉宏待所有的宦官都離開了太后寢宮,再揮退了所有的宮nv之後,他才上前對董太后行完禮,捧著手裡的傳國yù璽及禁軍兵符道:「你看……這些閹人莫非真的轉了xìng?我們該怎麼辦?那劉易真的要把城外的十多萬流民遷走了,我們是不是……」

「唉……算了,這些閹人,在宮裡呆的時間比我們呆的時間更要長,都是一些滑不溜揪的老狐狸,我們母子始終都棋差一著,鬥不過他們的。」董太后也在這些宦官離開之後,臉sè一下子便yīn沉了下來,一臉頹勢的道:「想不到老身隱忍了這麼多年,才剛剛有點行動,便讓他們一下子破解了,難道皇上還看不出?他們之所以把傳國yù璽及兵符jiāo還給你,只是試探一下皇上你對他們的真正態度罷了,如果皇上你不接,那就表明你對他們已經懷著深深的戒備,表明你已經下決心要真的疏遠他們,或者表明,皇上有了對付他們的決心。如果皇上不接,那就是他們要發難的時候了,這些宦官一旦發難,恐怕我們母子倆就算不被他們nòng死,怕也再也沒有一點行動的自由了。而今,你接過了傳國yù璽及兵符,那就表明,皇上你還沒有下決心,他們這是在bī你下決心啊。」

「朕明白了,這些宦官,和劉易本來就不對付,他們剛才向朕說了不少劉易的饞言,那就是想朕遠劉易而近他們。所以,如果朕還對劉易優渥的話,那就表示朕已經下了決心要和他們決裂?」劉宏若有所思的樣子道。

「對,所以,皇帝你不要再過問劉易的事了,他愛幹嘛就幹嘛,就算我們現在不顧一切的信任劉易,要扶持劉易也來不及了。這些宦官既然已經想到了劉易有可能會利用流民作luàn的可能,那麼就是說,不管他們是否已經猜到我們的意圖,這先機都已經失去了,再讓劉易在洛南小鎮成軍已經變得不太可能。萬一,這些宦官聯合朝中的大臣,拿劉易在城外sī自組軍的事情來說事,要皇上你派人去拿劉易問罪,那皇上你怎麼辦?所以,此事已經不可為了。」董太后有點疲累的蹙著眉道。

「這好吧,那要給他封地的事,也只能拖著了。」皇上劉宏想到了他答應了陽安公主的事,但現在也只好作罷。

「現在也只能這樣了……不過,有時候想想,倒覺得這些閹人說的也有點道理,不管如何,閹人就是閹人,皇上就是皇上,如果我們順著他們,那麼他們也絕對不會拿我們怎麼樣,唉,經過這麼多年,經過這次的衝動,哀家也算是想通透了,皇帝,你也好好想想,我們雖然名義上是漢室宗親,可是我們本來都是一個平常人家的人啊,大漢里,漢室宗親不知有多少?卻讓皇兒你登上了九五之尊,母后也在宮裡享受了不少榮華富貴,這麼多年來,我們也值了。呵呵,這個大漢以後如何,朝廷如何,朝政如何,都不是你我可以能預知改變的。所以,以後咱就不要再多事了。」董太后忽然像老了很多的樣子,眉角的魚紋更深了。

「是,朕謹記母后的教誨。」皇上劉宏聽董太后這麼一說,頓覺也是很有道理,他從一個普通家族的窮小子,搖身一變成為九五之尊,這已經算是很幸運了,這一輩子,坐擁江山,醉卧後宮三千佳麗,想起來,他覺得什麼也值了,甚至,如果他不鬧那麼多事,任由那些宦官群臣要怎麼樣便怎麼樣,自己也還可擁有現在所擁有的一切,人生短短几十年,然已過半,自己又何必再去但憂什麼的朝廷朝政?又何必去想什麼的振漢大漢?何苦去關心什麼的平民百姓?自己獨在皇宮,和天下間的人根本就沒有什麼的關係,他們的死活又與自己有何相干?

劉宏前幾天,本來還有點雄心壯志的,現在,心裡僅剩下的一點點志向抱負也消失無蹤,徹底的走向了另一個極端,xìng情變得更加的頹廢墮落了。**

嗯,聽說怡紅樓又有了不少姿質上佳的紅姐,很久沒有微服出宮去玩樂過了,想起上次,還是劉易在怡紅樓拍賣懷chūn美酒的時候,只是那一次,被劉易認出了自己的身份,已經才沒能再逗留在怡紅樓里玩樂。這次,一定要去玩一個盡興!

對了,先不管選秀的事兒,聽說最近代替之前洛陽第一紅姐來鶯兒地位的紅姐叫卞娘,其姿sè絕對不在來鶯兒之下,此次,無論如何都要讓她shì寢了。想起以前的那個來鶯兒,劉宏的心裡還真的有點可惜,如此一個姿質絕佳的nv子,居然沒有收入後宮。不過,那時候他還沒有和皇后鬧翻,愣是被她阻止自己召來鶯兒進宮shì寢的事,劉宏現在想起來,他不禁都恨得有點牙痒痒的。這個卞yù,決不能再錯過了。

另外,劉宏覺得,後宮似乎也應該要充實了,似乎也有很多年沒有選秀了,是否要讓張讓等人再搞一次選秀?

就在劉宏在想著如何放開了的徹底的享受生活,想著如何充實後宮的時候。

剛剛才離開太后慈清宮的一眾宦官,又聚齊在一個宮殿之內。

皇上劉宏脫口說出劉易在近段時間內會離開洛陽,這對於他們來說是一個絕好的消息。在皇城內,經過一次失敗,他們暫時還不敢再公然的派人去襲殺劉易,而在皇宮內,他們還不敢輕舉妄動。這段時間,劉易出入皇宮,或者離開洛陽到不遠的洛南小鎮,其隨行的都有著不少的人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