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三百八十二章奸佞饞言

第三百八十二章奸佞饞言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12:15  字數:0

第三百八十二章佞饞言

張讓等十常,居然會把他們一直把持著的,代表著皇權的傳國璽完全的還給皇帝劉宏?還有,他們居然也同時把可以調動宮中禁軍的兵令虎符還給皇上?

劉宏看到張讓等人跪伏在地上,不太似是作假的樣子。15下載樓.而他也看到,他的母親太后,臉上笑開了的樣子,似乎已經接受了這樣的一個事實。

劉宏看著張讓手上舉高過頭的傳國璽及一枚兵符,他的心裡別提有多高興了,他再看了看太后,見太后笑著對他點了點頭,劉宏才顫著手把傳國璽及兵符拿了過來。他拿上手上的時候,他有一種感覺,感覺到那種手撐天下蒼生的那種皇權權威,終於落到了他們的手上,緊緊的抓在手裡,一切,都是那麼的實在。

不過,事情真的會那麼順利么?

「皇上,其實,臣等追隨候皇上,怕也有二十來年了吧?這麼多年來,請皇上憑本心說一句話,臣等是否有做過對不起皇上的事?或者說,有沒有作過對皇上不利的事?」張讓居然一臉坦然,似是從來都沒有做過什麼的虧心事的樣子,還有點理直氣壯的道:「皇上想要的,我們這些做臣子的,誰不甘心為皇上效命?我們把持著傳國璽,也只是不想看到皇上因為那事政事而太累罷了,所以,才會為皇上分擔分擔,可是,臣等現在發現皇上似乎對我們有所誤會了,所以,臣等不敢偕越,只好把傳國璽奉還,以後,還得皇上親力親為,處理國家大事了。」

「皇上!」跪在張讓一旁的趙忠也跟緊著說道:「你想想,我等只是一個閹人,呵呵,一個閹人,我們能夠做什麼?我們把持著傳國璽到底是為了什麼?還不是想把皇上候得周到一點?難不成,皇上還以為我們想做皇帝,我們拿著傳國璽想自己登基做皇上?」

「那是不可能的。」趙忠身後的宦官也接話道。

「皇上,我們這些都是閹人,我們對權力真的沒有什麼的需求,其實,我等就是有點貪圖安逸,閹人嘛,這輩子還能有什麼的希望?連一個後人也沒有,我們貪圖什麼?最多,不過就是喜歡一點紅白之物,就過就是想吃點香的,喝點甜的,想趁著還有命,享受一下日子而已。我們還能有什麼的追求?」張讓一臉慘然的說道:「再說了,我等大多也是一大把年紀了,恐怕也沒有幾年可以活……臣等現在就大膽說些心裡話,請皇上別見怪。」

張讓抬起頭,還真的流出一種帶著慈善的眼神看著劉宏道:「皇上千萬別把以前臣讓皇上叫我做阿父、叫趙常為阿母的事放在心裡,其實,說真的,在老臣的心裡,皇上的確就如我的親生兒子一般的啊,皇上你想想,你從小就是我們候大的,這不是一天兩天的事啊,而十年二十年的事,誰的心都是長的,誰能無情?臣等就是把皇上當成了自己的後人、親人,才會為皇上處理那些煩人的政事國事,再請皇上想想,我們為皇上掙了多少錢?自然,我等也有不少的錢財,可是,我們臣等的財物,到最後都也不是皇上的?老臣今年五十四歲了,怕沒有幾年可活,待臣那天雙眼一閉,那我張讓的所有財產,都是皇上的。」

「對啊,皇上,你可不能因為對我們有所誤會,不明白我們的苦心而疏遠我們啊。」

「皇上,難道我們二十多年的感情,還不及皇上和劉易這幾天的情份?」

「皇上,與其讓皇上誤會疏遠,那還不如下旨把我們賜死好了。」

「皇上,臣只求一死以表忠心啊。」

……

一眾宦官,七嘴八舌,一個個裝出情感動天的樣子,一邊叩著頭,一邊請罪表忠心。3∴35686688

皇上劉宏在這個時候已經完全明白了,原來這些宦官是來想修復和自己逐漸疏遠的關係的,或許,他們也已經察覺到了什麼。想到這些,讓皇上的心裡一驚。不過,隨即心裡又一定,因為,他的手上拿著傳國璽,拿著調動禁軍的兵符,自己還用得著怕他們么?

「皇帝,你說句話,讓他們起來吧,其實,哀家也覺得,張常他們說的也有點道理,你們君臣關係,的確沒必要搞得那麼緊張,都是幾十年的情的,比哀家進宮的時間還要長。」董太后發話了,勸劉宏道。

「呃,眾卿家平身,即然如此,那……那就一切如常吧,朕……朕以後還有很多要器重你們的地方。」劉宏讓他們平身。

張讓和趙忠等人低頭暗中換了一下眼,各自的一笑,才慢慢的站了起來,各自一臉尊崇的閃到兩旁靜立著。

張讓等十常,的確已經察覺到了皇上近段時間來對他們不對勁的地方,不過,他們也沒有想到皇上劉宏有剷除他們的心。只是,不管如何,他們都不能忍受被這皇上戒備疏遠的情形。他們也都知道,他們有今天的榮華富貴,絕對是要藉助這個皇上之勢才得到的,所以,他們容忍不了大權離他們遠去的情形。

這些佞,都是是些其似鬼的傢伙,他們聚在一起一合計,便想出了這招以退為進的辦法,讓皇上重新器重他們,也只有這樣,才不論事無大小,他們都可以掌握在手中。至於把傳國璽回給皇上自己把持,那又如何?難道皇上可以親自拿著聖旨去宣讀?親自出宮去處理事務嗎?不這如何,這皇上還不是要靠他們才可以把一條條的指令發出去?再說,他們幾乎每一個人,都拿著傳國璽在無數的空白聖旨捲軸上蓋下了璽大印,如果雖然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