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三百八十一章歸還皇權?

第三百八十一章歸還皇權?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12:15  字數:0

e^看第三百八十一章歸還皇權?

陽安公主在御房見到了皇上

她揮退了所有的內shì之後,才對興緻不是很高的皇上劉宏道:「皇上,益陽公主及長社公主說了,劉易的確是一個重情重義的人,他既然已經和皇上你結拜,你又封他為安民候,他雖然沒有表示什麼,但是皇上對她的皇恩,會記在心裡的如果皇上你有用到他的地方,只要一句話,劉易肯定會赴湯蹈火,就算是要他上刀山下火海,他也不會推辭所以,我覺得皇上你應該信任他就目前來說,除了他,恐怕就沒有人能真正為皇上你辦事了」

「哦?益陽和長社真的是這麼說的?」皇上劉宏極力的想表lù出訝異的神sè,但是他的語氣卻讓人聽出有幾分不以為然的意味來

「是的,我跟她們談過了,讓她們為了皇室劉家著想,讓她們務必要牢牢的抓住劉易其實,兩位皇妹之所以要和劉易好,也正是因為劉易的這種待人真誠直率的xìng格,要不然,以她們那驕傲的xìng格,怎以可能看得上劉易呢?」陽安公主也聽出了皇上語氣中的不以為然的意味,但她裝作聽不懂的道:「劉易為大漢做了那麼多事,這些都不是在為皇上效力嗎?試問這天下誰還有劉易這樣純粹的人?肯為了大漢百姓著想的?皇上封他官,認他做了義弟,這些表面上,上皇上對他的優渥,可是,皇上你有沒有想過,其實這些都是劉易不太在乎的,所以,想讓劉易能真正的為皇上你效忠,還得要有些實質xìng的東西給他」

「實質xìng的東西?呵,聯有什麼實質xìng的東西可以給他?」皇上劉宏有點嘲笑的說道

皇上劉宏現在的心情,的確是非常的不爽他自問,自己自從登基做了皇上之後,還真的從來沒有對一個人這麼好過劉易,只不過是一個一文不值的小小義兵,不管他有什麼的本事,但是如果沒有自己封他做振災糧官,沒有自己刻意的去認他做義弟,安排他成了皇室宗親的人,又封他做了太子太傅自己對他做了那麼多,可是劉易又為自己做了什麼事?連一句宣誓效忠於自己的話都不肯說,這算什麼?還說什麼的赴湯蹈火?枉自己還如此的刻意的向他示好,連口頭效忠的話都沒有,要自己如何去信任他?

給他錢糧?命他在暗中成軍?皇上劉宏此刻真的是絕對不會這樣做的錢糧都是一些實實在在的實質xìng的東西,放在自己的手上,那才叫是實在,看著也舒心,但是,如果jiāo給了劉易之後,誰知道他會不會拿著自己的錢糧跑了人?組建了軍隊之後,誰知道他今後會不會聽從自己的命令?沒有辦法掌握的東西劉宏多得海里去了,唯一讓他覺得能夠掌握的,就是放在自己sī庫里的財物,在他覺得自己沒有辦法掌握劉易的時候,他是絕對不會真正的動用自己的sī產的

「皇上你讓劉易治理流落到洛陽來的流民,聽說他在洛南小鎮的流民營里,差不多有十來萬流民了,這麼多人,吃喝都會成一個問題,皇上是不是要給劉易撥一些錢糧去支援一下,讓劉易能明明白白的感受到皇上對他的好?」陽安公主試探的道

陽安公主這次進宮來見皇上,是來為劉易做說客的,自從和劉易一夜情愛之後,她也算是完全放開xiōng懷了看通透一些事情的實質之後,此次來看到皇上,她沒有了以往的那種親近感,覺得和皇上生疏了許多,並且,也能夠感受得到,這皇上對自己,似乎也並沒有自己一向來認為的那種親情尊崇,不管怎麼看,她都覺得這個皇上總有點假,嗯,是假惺惺的假

「撥錢糧?朕哪有那麼多閑糧去養一些流民?他劉易不是有很大的能耐么?他不是老說什麼的散盡家財去救濟流民么?再說,朕在他回京的時候,不是已經賞了他五萬銀兩了么?這些都不是實實在在的東西?」劉宏一口咬定沒有錢糧,並且,話語中盡顯對劉易的不滿

賞劉易五萬兩?劉易從那鄒家的狐狸jīng鄒氏的夫君那兒就一口氣huā了十萬兩來購買糧食救濟災民,五萬兩算得了什麼?

「可是……那一筆錢是劉易救回長社皇妹及振濟巨鹿十萬災民的賞錢……」

「好了,不用多說了,朕真的沒有,再說了,朕讓他去巨鹿救濟的時候,不也是撥了不少錢糧給他么?哼,可是,他救活了那巨鹿的百姓,於朕又有何好處?」劉宏並不知道陽安公主的心境變化,有點不吐不快的說道:「還有,益陽、長社兩人的話,也不能盡信,朕估計,她們現在都被劉易哄騙了,被劉易méng了眼睛,她們兩個身為公主,對他那麼好,他又給了益陽、長社什麼好處?」

陽安公主聽劉宏張口閉口說什麼的好處好處,讓她的心裡一陣陣的發涼呵呵,原來他的心裡就只有好處啊,他對劉易示以優渥,只是想從劉易的身上得到好處,他只是一心想劉易為他效死命,卻從來都不肯真正的付出感情不肯付出,連一些錢財身外之物的東西,他也不肯付出他還以為人與人之間,除了互相得到好處之外,就再沒有別的東西了么?他還以為,許以一個人高官,那就是他給予別人的最大優渥,就要別人對他效死命了么?

呵呵,陽安公主的心裡一陣苦笑如果真是如此簡單的話,那麼朝中那麼多的朝官大臣,怎麼都不向他表示真正的臣服向他表示可以效死命?呃,或者說,那些朝官大臣,在表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