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三百八十章卞玉的命運

第三百八十章卞玉的命運 (1/2)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12:15  字數:0

~~->e^看第三百八十章卞yù的命運

魏采有點心戚戚的離開閣樓,前去找一個他自己信任的人jiāo代怡紅樓的管理事務去了這怡紅樓是皇室的產業,不能因為劉易chōu調了魏采及卞yù等一部份小姐而停業它該如何,還得要如何

待魏采離去後,劉易才對卞yù道:「卞yù小姐,從現在開始,你不用再去陪客了,我另外有重要的事要想請你幫忙」

卞yù自從半年多前正式出山,到現在,已經是名副其實的洛陽第一當紅小姐了每天都不知道有多少王公公子、或抑是那些權富子弟前來怡紅樓不昔千金,就為了能聽卞yù的一曲,以及請卞yù陪酒

當然,卞yù作為怡紅樓繼來鶯兒之後的頭牌紅姐,她也有選擇自己歡心的客人陪酒抑或是陪睡的權利不過,聰明的nv人,自然不會那麼容易的就將自己的第一夜送出去,因為她們都明白,越是保持自身的貞節,她們的地位就越高,火紅的時間就越久,如果讓客人都知道她們正式開始接客陪睡了,那麼,她很快便會墮落成一般的庸姿俗粉,和一般的青樓妓nv再沒有任何的分別傳說,那來鶯兒小姐,便是一個自始至終都保持著自身貞潔的頭牌小姐,她之所以突然從怡紅樓消失,有三個傳聞,一個是說她自己經過幾年的積蓄,掙夠了為自己贖身的錢銀,自己為自己贖身走了另外一個傳聞,是傳聞她被一個神秘人那神秘人把她贖走了,她現在正在和那個神秘人雙宿雙棲呢再一個傳聞是說,她被當今皇上召進了後宮,現在怕已經是皇上的妃嬪之一

不管怎麼說,作為一個青樓小姐,不管是那一種傳聞,都要比一般的青樓小姐的下場好得多了所以,許多青樓小姐都想仿效來鶯兒的經歷

但,並不是所有的青樓小姐都可以像來鶯兒那樣,可以出於污泥而不染的如果這怡紅樓的背後不是皇室的話,一般的青樓,那些權貴只要說一句話,他們便要乖乖的把自己青樓的當紅小姐乖乖的送上mén去

卞yù,自然也是一個冰雪聰明的nv人,她知道自己的價值所在,所以,她就一直以來鶯兒為榜樣,在仿效著走來鶯兒所走過的路線不過,她和來鶯兒由於出身不同,所以,看事物也有些不同,她不會像來鶯兒那樣,單純的為了貞潔而貞潔,她的內心裡,對於自己的出身命運的安排感到非常的無奈,姬娼家族的nv人,遲早都要真正的接客,淪為一般的妓nv,所以,她之所以要保持貞潔,那是因為她想把自己的第一次jiāo給一個她喜歡的人,而這個人,就是她看得順眼對眼的劉易

可是,現在正是由於劉易的一句話,卻讓她可以改變自己的命運,徹底的改變自己最終要淪為一般的青樓妓nv的命運因為,劉易現在可是貴不可言的當今皇帝的義弟,是皇室宗親,是太子太傅,將來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太傅,皇叔這樣的一個人物,他的一句話,便可改變她一生的命運

呵,別說劉易要請她幫忙什麼的了,哪怕是劉易說,要她做劉易的一個shìnv下人,做劉易的一個妻妾,她都會毫不猶豫的答應

其實,歷史上,卞yù就是不甘心自己的出身命運,而曹cào卻又能做到不計較她的出身,正式把她娶為妻子,她才會跟了曹cào的實際上,從這點可以看得出,那曹cào有時候還是有點真xìng情的,在這個時代里,可沒有幾個人有曹cào這樣的膽魄,敢得娶一個青樓nv子做妻子對於曹cào的這一點,也不管曹cào對卞yù是貪圖美sè也好,是真心對卞yù的也好,劉易都有點佩服的不過,這一世,不用曹cào來打救卞yù了,劉易自己來

卞yù心裡一陣jī動,咣哐的一聲,她站起來的時候,把宴桌上的酒杯碰掉在地上她蹬蹬的幾步,走到了劉易的面前,跪下道:「卞娘感謝太子太傅……」

「呃,別jī動」劉易也知道,雖然自己此舉可能讓卞yù最終避免淪為一般的妓nv,但是,卻不可避免的讓她要繼續拋頭臉,對於這樣的時代來說,讓nv人拋頭lù面,她們自己都不知道願意不願意呢

劉易把話說清楚道:「你先聽我把話說清楚才答應願意不願意是這樣的,我要把你包裝成真正的藝人,嗯,就是真正的只賣藝不賣身的意思我會給你作很多很多的歌曲,讓你在一個特定的地方表演,唱歌給一些權貴聽,或者,以後,你還要到大漢各地去唱歌,在一個搭起來的檯子上唱歌,當然,可能還要跳舞反正,以後你會因為你的歌曲,成為天下萬民都知道的歌星,受到萬人崇拜,風靡全民……」

「啊,等等,卞娘不明白歌星是什麼意思,還有,為什麼要唱給那些權貴聽?其實,卞娘在怡紅樓里,唱曲不也是唱給那些權貴聽嗎?這有什麼分別?又為什麼要唱給天下萬民聽?」卞yù一時還真的不太明白劉易所說的是什麼意思

不說是她,連益陽公主也不太明白劉易所說的歌星是什麼的意思,難道唱歌也能讓萬人崇拜,風靡全民?

「呃,反正,就是唱歌,除了唱歌,你什麼都不用管至於唱給權貴聽,和在怡紅樓里的xìng質是不一樣的,如果不是怡紅樓,你在別的青樓里,恐怕難以像你現在這樣,還能保住清白之軀?但是,如果在我的包裝之下,我讓你怎麼去做的話,那我就會永遠保護著你,那些權貴,他們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