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三百七十五章你準備好了嗎?

第三百七十五章你準備好了嗎?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12:15  字數:0

~~->首發第三百七十五章你準備好了嗎?

在明亮的光映之中,只見陽安公主那一對晶瑩剔透的傲『tǐng』之物在劉易的眼前躍動,似在向劉易示威似的『tǐng』了再『tǐng』

看不出,陽安公主的還『tǐng』有本錢的,或者,她的傲物稍為不及益陽公主的那麼巨然,但是,絕對不並且,異常的『jīng』致,很標準的尖錐形的美『rǔ』

「額……公主,你這是……」劉易的目光被吸引得離不開那雪物,但嘴上卻說道:「有事就說事嘛,何必如此呢?」

「只要你肯救我們漢室劉家,本公主就是你的,你不是喜歡這樣嗎?益陽、長社,如果你答應輔助皇上,我們三姐妹以後都是你的隨你想怎麼樣就怎麼樣……」陽安公主強忍著羞赧,『tǐng』著自己的『xiōng』脯,往劉易再走前了一步,幾乎用自己的『xiōng』脯抵著劉易的『xiōng』膛,仰起英氣的『yù』臉,美眸含水,『yù』臉堅決

實際上,這陽安公主,論姿『sè』,怕要比益陽公主及長社公主還要勝上一分,特別是她那英氣颯爽讓人不敢近瀆的特有的貴氣氣質,那麼讓人一見便會對其產生一種強烈的征服感再加上,陽安公主的年齡,要比益陽公主及長社公主都大上三兩歲,三十來歲的正宗人『fù』熟『fù』,用後世的話來說,這個陽安公主就是通殺少男的熟『nv』貴『fù』人劉易在益陽公主府第一次見到這陽安公主的時候,便有了一種『yù』征服其的強烈『yù』望

此刻的陽安公主,臉似芙蓉『xiōng』似『yù』,紅『chún』微揚,肌膚勝雪,眉間透靈氣,容顏滿光華

「北方有佳人,遺世而獨立,一顧傾人城,再顧傾人國」劉易此刻深深的被陽安公主的風華絕代所吸引,忽然間,他就想到了這些形容『nv』人獨特而絕美的詩句,他忽然間,很想看陽安公主笑一笑,抬手撫上了陽安公主的尖俏下巴,托起她的俏臉道:「笑一個給我看看」

陽安公主愕然,隨即又感到有點羞辱,自己都這樣了,什麼顏臉都不顧了,自己也準備好為了大漢皇室而獻身了,可是這傢伙都還沒有答應自己,卻要輕佻的調『nòng』自己?不過,開弓了便沒有回頭箭,陽安公主覺得,自己無論如何都是讓這傢伙答應自己

她調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緒,對劉易展容一笑

美目盼兮神采飛,淺笑嫣然百媚生

劉易在陽安公主一笑之下,頓覺她有如冰山解凍一般滿室『chūn』意蠱然,很難想像,一個平時英氣威嚴,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nv』人,笑起來會是這麼風情萬種

可惜,她的笑容之中,似有一點勉強

不過,劉易也不管這些了,一手環探,一把將陽安公主擁入懷,另一手托著她的下額,大嘴輕易的便『wěn』到了她的櫻桃小嘴上

叮嚶的一聲,陽安公主無從拒絕,她也極力的控制著自己不讓自己拒絕作為一個天家之『nv』,為了皇室劉家,她為有什麼為可以犧牲的?她當被下嫁伏家,也不就是為了為皇室劉家換取某些利益?

陽安公主對著劉易,已經是抱著一種付死的心態,希望可以用自己的身體來『jiāo』換來皇室劉家的安全及振興以前,陽安公主並沒有看透皇室劉家已經到了一種岌岌可危的地步,被董太后一提醒之後,她就有了一種極度迫切的危機感,她不習慣,本應是高高在上,一呼百應的皇室劉家的存亡掌握在那些閹人的手上而陽安公主,其人也是一個果斷厲雷風行的人,辦事效率絕不亞於一般的男子所以,今天她看到董太后、皇上對劉易一翻的優渥都難以讓劉易真正的效忠皇室劉家,而她又看出,這劉易對皇上的問話,似在敲著邊鼓,許多地方上說得不然不實又想起董太后對她所說的話,劉易好『sè』,必要的時候,那怕是她,也要獻身如此,陽安公主就下了決定,覺得此事宜早不宜遲,能夠讓劉易早一刻歸心,便可早一日解決梗在她心頭的心腹大患

陽安公主本以為,把自己獻身給劉易,就當自己是被蛇咬了一口,自己絕對不可以投入感情可是,當她被劉易『wěn』上之後,她發覺自己就想錯了

她雖然是一個有駙馬的公主,可是,卻從來沒有讓駙馬像劉易這般細緻又細膩親切的親『wěn』過那個駙馬,在她這個公主的威嚴之下,根本就不敢向她索『wěn』,哪怕是房事,也只是例行公事一般,匆匆完事,有時候,在她的威嚴之下,常常有不舉之現象

她現在第一次,第一次被一個男人如此認真細緻的親『wěn』,只覺,劉易的溫厚嘴『chún』,在她的潤滑小嘴上摩擦,讓她感到有一種火熱的熱力從她的雙『chún』之間,絲絲的滲進了她的內心,被男人灼熱的氣息噴在自己的鼻孔之間,讓她竟然有點痴『mí』她感覺到,一種讓人心跳不受控制地加的心顫感覺在她的心中禰漫,這種感覺,讓她感到很美妙

嗯,她在不知不覺之間,被劉易的長舌伸出了嘴腔里,而自己,也不受控制的用香舌和劉易作糾纏頃刻之間,陽安公主似乎忘記了自己要用自己的身體來和劉易作『jiāo』易的事,而是像在和愛人在親『wěn』,慢慢的,她的呼吸便急促了起來,有了『jī』烈的反應

「嗯……」陽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