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三百七十二章拜師儀式(下)

第三百七十二章拜師儀式(下)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12:15  字數:0

第三百七十二章拜師儀式

殿堂的正中牆上,掛著一副孔子畫像。下面放著一張香案,香案上是一些水果之物,以及一隻香爐。

香案之前,隔著一條人行道大小的距離,放著一張書桌,書桌的兩旁,分別擺著兩張太師椅。

在一個老太監的引領下,由董太后開始,紛紛給上了香。上了香後,董太后、皇上、皇后,幾個公主等等,分左右坐在下首兩旁的椅子上。

「太子、王子沐浴凈身完畢,請太子太傅及太子武師上坐。」老太監面無表情,站在書桌之後道。

看著這老太監的抬手示意,劉易和王越分別坐到了書桌左右的太師椅上。如此,今天似乎還真的是劉易這個先生最大,連董太后及皇上都要坐在下首的座位上去,而王越,這次是沾了劉易的光,也能夠第一次坐在表示最受尊重的上首座位上。

「太子、王子請給孔聖人上香叩首誠心拜入孔聖人門下,從此專心好學,不得任性胡為。成為聖人弟子,當應尊師禮、懂孝道、修其身……」

老太監一翻嘮叨之後,才讓太子劉辯、王子劉協到孔聖人的畫像之下上香,算是正式拜入了聖人門牆,至於萬年公主,她可能早已經拜過孔聖人,所以,她並沒有隨同兩位弟弟一起拜聖人。

劉易知道,古時候的人拜師,是很隆重的,的確要舉行一些什麼的拜師儀式,不像後世,交了學費之後到教室里去聽課直接學習便是,在上課之前,恐怕學生連誰是他們的老師都不認識。

劉易入鄉隨俗,他們要搞什麼的拜師儀式,便由得他們去搞就是,他自己也不懂得這些東西,實際上,劉易連那些什麼的四書五經什麼的,都沒有正式的看過。如果現在有人拿著這個時代的書籍來讓劉易看,可能都認不齊這個時候的那些繁體字。如果現在就要讓劉易教太子、王子學這些古代文言文,劉易怕就會馬上被打回原形,裝出來的大才子形像馬上就會在董太后、皇上等人面前一下子崩壞。

不過,劉易很淡定,他這個太子太傅,是不可能像一般的先生一樣,古板的一板一眼去為太子他們啟蒙。古人所謂的啟蒙,其實就是教小孩子識字練字,讀讀一些詩書,再教懂他們尊師孝道,磨練一下他們的心性,至於更深的學問,還不是這些小孩子學習的時候,那起碼也得過幾年之後的事,所以,要矇混過關,那是很容易的。待再過幾年之後,這世道就全都變了,那個時候,皇上、太后,甚至這些太子、王子這些人,都不知道還能不能倖存於世上,以後的事,誰知道呢?所以,劉易很淡定。

再說,教小孩子讀的詩書又不是那些太過深奧的,劉易打算,就教他們讀讀三字經,再教他們如何從一筆一划練字便可以了。還有,劉易也身為振災糧官,現在更是在處理著洛陽城內那麼多流民的事務,又怎麼可能天天都到皇宮裡來教導太子他們呢?劉易倒覺得,如果真要為太子他們找一個一心一意為他們啟蒙的老師,有一個要比他合適多了,那就是陽安公主,這陽安公主,有威儀,在宮中誰都有點怕她,連皇上都要給她臉色,像太子這樣的小孩,正處在一個非常頑劣的年齡階段,由他們這個威儀的姑姑教導他們也更合適。而且,劉易的心裡也的確有著這麼的一個打算,自己不在的時候,就讓陽安公主教導他們。嘿嘿,相信在陽安公主的管教督促之下,這兩個小子一定會很用心的學習,到時,他們有了成績,自然也會算到自己這個名正言順的太傅頭上來。反之,如果兩個小子不成器,自己也可推說陽安公主監督不力,不關自己的事。反正,劉易這傢伙連退路都想到了。

接下來,又在那老太監的一翻嘮叨之下,反正,就是說一些聖人古訓,要尊師孝道什麼的,長遍大論,聽得劉易頭皮都有點發麻。最後太子劉辯及王子劉協才正正式式的給劉易分別端來了一杯茶水,劉易喝了茶之後,他們又再跪下叩首,如此一翻折騰,才算是正正式式的行了拜師之禮。當然,也同樣要給王越上茶叩首。

兩個小子倒也機靈,行了拜師之禮後,分別一左一右的站到了劉易和王越的身邊,神情乖巧。

最後,輪到了萬年公主了,她一臉不情願,神情戚戚的,仿似這拜師是要她來拜堂成親一般,顯得有幾分懊惱。不過,皇上劉宏親自過問,監督著她按正式的禮節行了禮,在叫了一聲師父的時候,這丫頭差點沒有哭出聲來。

本來,萬年公主的拜師可有可無,可是,皇上劉宏堅決的要讓萬年公主也像兩個小子一般正正式式的拜師,他的心裡是存著一點私心的。他也看出,劉易似乎和益陽公主有點不太正常,如果劉易真的和益陽公主有一腿的話,那麼,他母親董太后所說的,實在是不能真正的拉攏到劉易為漢室劉家出力的時候,必要時,就把萬年公主下嫁給劉易的事,劉宏的心裡總覺得有點不太痛快。這丫的,自己的皇妹已經和這小子有一腿了,而自己又和他結拜了,如果再把萬年公主下嫁給他,那豈不是說全亂了輩份?他母親可以為了保存皇室血脈,不計較這些亂了輩份之事,可是,他可是皇上啊,要面對天下千千萬萬的子民,把女兒許配給自己的義弟?這說出去,豈不是叫天下人誹議么?

這樣的事,劉宏想想都覺得臉紅,所以,他想通過這一個儀式,給劉易及萬年公主都加上一道枷鎖,讓他們要時刻都記住各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