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三百七十一章拜師儀式(上)

第三百七十一章拜師儀式(上)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12:15  字數:0

器:無廣告、全文字、更第三百七十一章拜師儀式

劉易等人雖然繃緊著神經,時刻都警惕著宮中宦官的發難,不過,皇宮之中一切都顯得很平靜,就和平時差不多宮內的禁軍,表面上,也對劉易這些人如平時的那般,客氣中帶著一點敬佩,並沒有絲毫的敵意特別是皇宮大前的禁軍,其中不少士兵早和典韋、文丑等人了個臉熟,似乎還有點刻意的巴結典韋、文丑的意思典韋他們一來到,便主動的打招呼,他們的禁軍領隊,還請典韋、文丑等人到他們城的城樓上去,還有好酒候著

呵呵,禁軍可是天子親軍,向來都有幾分驕縱,歷來看不起大漢別的官兵事實上,如果是以前的禁軍,他們的確是無論從訓練或者裝備上來說,都要比一般的官兵要加的悍,他們有值得驕橫的地方但是,現在的禁軍,除了裝備上要比一般的官兵要好之外,其素質已經不能再和以前的禁軍相提關論了論戰力,怕也不及邊軍那麼的能戰

戰鬥力沒有繼承禁軍的傳統,倒是驕縱給繼承了下來

可是,典韋、文丑這些充當劉易親兵的傢伙,卻讓這些驕縱傲氣的禁軍刻意的巴結,這主要是深入他們內心的強者為尊的一種敬畏心態

劉易和典韋這些人,就在這皇宮大、就在他們的眼前,把那些比他們加飛揚跋扈的左賢王和他的親軍打得找不著北,並還敢當場殺人,這種事,可是這些禁軍永遠都不敢做的要說欺負一些軟弱的官兵,他們倒也在行,可真要面對看似兇悍的匈奴人左賢王,他們的心裡便會發怵,如此,作為守衛皇宮的禁軍,居然可以讓那些異族人在他們的面前作威作福,讓這些禁軍士兵噤若寒蟬,人人的心裡都憋了一肚子氣

是劉易等人為他們出了一肚子氣,是劉易等人間接維護了他們幾乎就已經丟棄了的顏面自尊所以,別的禁軍對劉易等人的態度如何就不得而知,可是,這些皇宮大前的禁軍,他們去對劉易等人敬畏有別說張讓等宦官暫時還沒有孤注一擲的動用禁軍來對付劉易,哪怕是他們真的動用禁軍在皇宮裡解決劉易,怕這守衛皇宮大的一小部份禁軍是肯定不敢參與的如果是因為軍令如山,被著要和劉易這些兇悍的傢伙來干,他們怕也只能明裡執行命令,暗裡卻要躲避,陽奉違明知道要和典韋、文丑這些凶將對著是死路一條,他們怎肯真的為那些宦官賣命?

實際上,在大漢朝廷整體的大勢上,張讓等十常,的確是掌握著皇宮禁軍的兵權但是也正如張讓最初派出蹇碩,領著幾百禁軍要對劉易所在的義兵進行殺良冒功的惡事那時差不多皇宮裡的禁軍,他們分別掌握在皇宮裡眾多宦官的手上,並不是張讓一個人便可以隻手遮天的

而皇宮裡的宦官,其實,他們就是以誰能夠掌控得到多的宮中禁軍而決定著他們互相之間的地位高低

這些宦官,他們憑著安各自的心腹親信進入禁軍,然後通過這些心腹親信來掌控著禁軍只不過,他們的這些親信心腹,進入禁軍之後,並不是直接任命為隊長統領什麼的畢竟,軍隊就是軍隊,不像一般的部機構,在軍隊之中,沒有幾分本事,單憑任命是難以服眾的禁軍,終始都是從大漢各軍之中挑選出來的英士兵,他們一開始並不是宮中宦官的人,許多的禁軍士兵,也有可能是朝中的朝官權臣安進禁軍中的親信,其中是派系林立,誰也不會服誰

所以,宦官想掌控禁軍,還得派出有點本領的心腹親信,再利用他們手裡的兵符,通過那些心腹親信的表現,慢慢的提升他們在禁軍的地職位{手、打{{}而那些心腹親信,則在地位提升的過程當中,慢慢的吸收自己的班底,最後可做到,就算沒有兵符的命令,這些宦官親信都可以調動得了禁軍也只有如此,這些禁軍才可以算是真正的掌握在那些宦官的手裡

就如張讓安的親信蹇碩,這蹇碩的確是有點本事的,在禁軍中也了一段不短的時間,慢慢的才被張讓提升為禁軍統領也正是如此,張讓才可以成為眾宦官之首,要不然,哪怕是皇上寵信他,他也未必可坐穩皇宮內廷總管的位置

總的來說,宮中的宦官,在整體上的確可以完全掌拒禁軍,但是並不是說可以讓每一個禁軍士兵心服,也不完全都是他們的人所以,要想在皇宮之中行刺劉易,那也不是說行刺便行刺的,那得要經過周詳的計劃,待確定計劃之後,利用掌握在他們手中的禁軍兵符,把那些不能掌控的禁軍調往他處,再把自己能完全掌控的禁軍調到行刺襲殺的地段,如此,才有可能進行襲擊刺殺

經過上次二千多死士的襲殺失敗,第二天又在朝堂之上受到皇上劉宏的責問,的確讓張讓等宦官的囂張氣焰收斂了不少,沒敢馬上再生事端雖然說他們的確可以掌控著皇宮,但他們和皇上卻是同坐一條船上,皇上沒有憑藉,什麼都由得他們的時候,他們不是皇上卻勝似皇上,但當皇上有了憑藉,脊樑硬起來的時候,不怕和他們撕破臉皮的時候,他們反而就怕了他們到手的榮華富貴來這不易,一旦和皇上真正的翻臉,皇上固然會受他們所害,但是他們怕也會在一眾朝廷文武百官的討伐當中死於非命,他們所擁有的一切,也隨之流水

你好我好,大家好,他們知道和皇上可是互相利用的關係皇上劉宏或者可以缺得了他們,但是,他們卻絕對不可以沒有了皇上哪怕這個皇上只是他們的一個傀儡,但是,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