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三百六十八章文人氣節

第三百六十八章文人氣節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12:15  字數:0

第三百六十八章文人氣節

為賈母治病是小,收服賈詡為自己所用是大。e^看<好看

既然賈詡是個孝子,那麼,和賈母搞好點關係是必須的。只要讓賈母覺得自己是一個好人,又是她的大恩人,那麼,只要自己稍為透『『lù』』一點要賈詡幫忙的意思……嘿嘿,到時候,哪怕賈詡自己不願意,這賈母都會『『bī』』著賈詡為自己辦事效命。

當然,最主要的,劉易要想辦法讓賈母在病沒好之前不能離開,而病好了之後,她自己卻又不想離開。如此,才有可能長期讓賈詡為自己辦事效命。

不過,劉易也很放心,相信賈詡在自己的身邊呆一段時間之後,讓他見識到跟著自己的好處,那麼以後拿棍『『bāng』』趕他走,他可能都不願意走了。

劉易打蛇隨棍上的摟著賈詡的肩膀,對賈母道「對,我和賈大哥可是很要好的朋友,以後呢,為了能更好的為伯母你治病,伯母你可能得要住在我這裡一段時間了,所以,你就把這裡當成是你的家,你就是這個家裡的一份子,不用跟我客氣的。」

賈母是什麼病,能不能治劉易先不說,得先定下一個基調,那就是想治病,賈母就得住在這振災糧官府上,而賈母若在這裡住著,那麼賈詡也必定要在這裡住下了。只要人在這裡,劉易還怕沒有機會折服賈詡為自己所用?

「啊,我、我這病很難治么?我、我還要住在這醫治?詡兒……要不,我們還是走吧。」賈母一聽劉易的話,非但沒有收起她見面大官時的惶恐,反而是擔心的看了看賈詡道。

「這……」賈詡此時不知何故,臉『『sè』』一紅,似是非常為難的樣子,吶吶的移開了身體,轉臉對劉易施了一禮道「這個……劉易兄弟,我母親的病能不能治好呢?是不是一定要留在振災糧官府里住下醫治呢?」

「這個當然,留在這裡,才方便我時刻都能關注到伯母的病情如何,吃了我開了『『yào』』後又會有什麼的反應,要不要更換『『yào』』方什麼的,住在我這,那麼就方便了,早晚的時間,也可以放便我給伯母施針。」劉易一時也沒有想太多,根據這賈母的情況,劉易估『『mō』』著說道「互於伯母親的病,應該是一種重度的風寒症,你說伯母她骨頭都刺痛,一痛連『『chuáng』』都起不了……嗯,這應該還有重度的風濕關節炎。」

「施針?早晚都要?這風寒症我知道,可是這重度的風濕關節炎是什麼?」賈詡有點不太明白的問。

風寒症在這個古時候就是一個比較流行的說法,可是風濕關節炎也早有了這個說法的啊,可能是賈詡對這方面的不熟悉吧。

劉易想了想,說道「我這裡本來就叫做針刺醫館,所以當然要施針,用針灸配合『『yào』』物來醫治伯母了,賈大哥你不會不知道嗎?莫非你們是新近才到洛陽的?至於這風濕關節炎,其實和風寒也有一點關係。在《黃帝內經》里已經有說過,風寒濕三氣合稱為痹,而風濕病大多累及關節而引起疼痛,所以早就有了風濕『『xìng』』關節炎的說法了。人體感受風、寒、濕邪而致身痛或身重、關節疼痛,屈伸不利的疾病,就是風濕關節炎,伯母的癥狀,我雖然未曾細看,但我想**不離十了,要不,把伯母的『『kù』』管擼起來看看,看看她的膝部關節是否有些紅斑或紅腫。這種病,只要經過我的施針,再喝『『yào』』療一段時間,我劉易敢說,必定能讓伯母安好如初,下地幹活也沒有問題的。」

賈詡聽劉易這麼一說,眼睛不禁一亮,母親的病,他可是走遍了西北、關中,遍訪尋醫,可是,沒有一個醫生郎中敢說可以治得好的,現在劉易都還沒有正式細看自己母親的病症,便如此有信心一定會治好,這怎麼能不讓他感到驚喜?

要知道,賈詡為了醫治母親,放棄自己的事業,說是因病辭官,而正是辭官歸家的路上,遇見叛『『luàn』』的氐人,被抓去的,這才有賈詡光憑一張嘴便從氐人的手裡逃生的故事。「域名請大家熟知」{小說排行榜}而實際上,這個因病卻不是賈詡的病,而是他母親的病,如果病的當真是賈詡,那麼他病得要死的時候,又哪裡有『『jīng』』力和氐人周旋?又哪裡可以有『『jīng』』力騙得氐人恭送他回家?

賈詡,本就出身於寒『『mén』』,而自幼喪父,其母親一個人獨自含辛茹苦把他養大。一個『『fù』』人,拉扯大一個孩兒,在這個兵荒馬『『luàn』』又天災連連的世道上,已經尤其的不容易了。可是賈母非但把賈詡扶養大『成』人,還能夠供其讀書識字,把賈詡培養成後來名傳天下的一代超級謀士,成為一個名流千古的人,這是多麼的不容易啊。

而賈詡,他非常感『『jī』』自己母親為自己所做的一切,沒有自己的母親,又何來他今天的學識?沒有學識,又如何能得到上官的賞識,自己也做了官?所以,得知母親病倒的消息,賈詡便寧可不做官,也要歸家照顧母親,為了給母親治病,他『『huā』』盡了自己所有的積蓄,不懼勞苦,背著行動不便的母親轉轉千里救醫,好不容易,終於找到了一個說可以治好自己母親之病的人,這叫賈詡如何不驚喜莫名?

事實上,賈詡和他母親還真的是才到洛陽不久,但是,他所求醫的,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