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三百六十七章一龍戰二鳳

第三百六十七章一龍戰二鳳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12:15  字數:0

第三百六十七章一龍戰二鳳

「格格……鄒『yù』姐姐……別、別蟄了,人家想……人家想就是了……」

在『chuáng』上摟成一團在互相蟄癢的兩『nv』竟然還沒有發覺劉易已經輕輕的推開『mén』走了進來,不堪鄒『yù』狠蟄的張芍首先投降,放棄了抵抗,有氣無力的四肢一躺,成了一個大字仰躺在『chuáng』上,小嘴兒弱弱的求饒道。<好看

「嘿嘿,知道姐姐的厲害了吧?看你還敢嘴硬……」鄒『yù』側坐了起來,一手撐著螓首,一手還撫在張芍的腰間,笑『yín』『yín』的道「嘖嘖,看不出來啊,妹妹還『tǐng』有本錢的啊,不知道是妹妹的大點還是姐姐的大點呢。」

原來剛才在笑鬧的時候,張芍的衣裳已經被『nòng』得凌『luàn』歪扭,開襟的衣領之間,不知道何時已經被『nòng』脫了絲扣,衣裙的領口被拉扯到她的香肩兩邊上去,而裡面粉紅『sè』的抹『xiōng』也被開脫了絲帶,一隻半雪白的大白兔在她不知不覺之間便偷偷的溜了出來。

何謂一隻半?那是一隻已經完全偷跑了出來,巔巍巍的在探頭探腦,而別一隻,則還被她的粉『sè』抹『xiōng』給掩住一大半,還不算完全暴『lù』出來。

張芍的酥『xiōng』和鄒『yù』的酥『xiōng』白兔有不少分別,鄒『yù』的,是純正的半圓球狀,雪白無暇,『yù』峰頂上中原一點紅,焉紅鮮嫩,有如一粒紅櫻桃,異常的『yòu』人心癢,劉易每次見到,都想一口把其含著吞下去。

而張芍的雪山風竟,卻又是另一般光景模樣,正所謂橫看成嶺側成峰,遠近高低各不同。這兩句詩,用來描述不同的『nv』人『xiōng』前雪峰也極為『jīng』辟。

張芍的,就像是一個大圓饅頭,和鄒『yù』的也差不多大小,一樣的圓滿,只不過,她的『yù』峰之頂,似被削尖,異堂的尖出,而尖頂的顆粒,不及鄒『yù』的大,但是連著尖粒之處,是一片有如巴掌心大小的『yàn』紅,而那一點顆粒,就有如點綴在一片『yàn』紅之上的一點新芽,『huā』生米大小的朱紅,讓人看了,會有一種異常驚『yàn』的衝擊美感。

「咦?很可愛哦。」鄒『yù』看得也雙眼一眯,一手就要撫上去,像一個貪玩的小孩子,突然看到一件非常新鮮事物的時候似的,玩心大起。

「啊,姐……你、你欺負人家……」張芍也發覺了自己現在的形態不雅,趕緊想要拉攏衣襟把自己的『yù』兔給掩住。

「嘿嘿,你們在玩什麼?真的好可愛哦。」劉易終於是忍不住了,見兩『nv』居然還沒有發現站在『chuáng』前的自己,只好一邊爬上『chuáng』,一邊不懷好意的嘿笑了一聲提醒她們自己來了。

「啊……」

張芍和鄒『yù』都一下子驚醒,各自驚呼了一聲,而張芍,她騰的一下羞得臉『sè』通紅,手忙腳『luàn』的拉著自己的衣裙,想把自己的『yù』兔給遮蔽住,而鄒『yù』,在驚呼了一聲後,回頭白了劉易一眼,一隻『yù』手則不停的拍著自己『xiōng』前的豪物,拍得一『dàng』一『dàng』的道「壞蛋!一聲不吭的,神出鬼沒,要嚇死人家啊。」

「哈哈,這麼好看的可愛的咪咪,讓我也看看嘛。」劉易『chā』入鄒『yù』和張芍之間,一手把鄒『yù』壓倒在身下,另一手則抓住了張芍那慌裡慌張『luàn』扯衣裙的『yù』手,讓她沒法掩住自己的酥『xiōng』。

「啊,別、別,我要……我要走了……」張芍見沒法遮住自己『xiōng』前的羞人之物,趕緊想躲開劉易的爬躺,想爬起來逃走。

但劉易又哪裡肯讓她如此逃掉?一伸手,便把想起來的張芍壓住,然後把她和鄒『yù』一起,壓得並排躺在了一起。

「呵呵,剛才誰說想的?想什麼?」劉易很不厚道的問張芍,如此等於把他剛才偷聽到兩『nv』的說話的事實告訴了她們。

鄒『yù』倒沒有什麼,反而反摟住壓在自己身上的劉易,還探嘴過來有幾分痴『mí』的索『wěn』。小說`不過張芍卻羞得無地自容了,她都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的道「什麼?說什麼,啊,人家什麼也沒說……」

「哼,不老實,不誠實的孩子得要懲罰滴。」劉易側頭親了一口鄒『yù』,才邪邪的笑著轉頭用自己的額頭抵著張芍的秀額道。

「嗯……我、我……」張芍臉蛋幾乎和劉易的臉貼到了一起,被劉易那熱熱的氣息一噴,讓她一時有點『mí』離,說不出話來。

而意『luàn』情『mí』的鄒『yù』,此時卻像故意要作惡作劇似的,偷偷的伸了一隻手過來,一下子便握上了張芍的一隻豐胰『yù』峰。

「喔……」張芍一驚,身子扭動了一下,而她的頭部一抬,正巧和劉易的臉膛緊緊的再貼到了一起,而劉易,也適時的一下子『wěn』到了她的小嘴上。

溫潤的嘴『chún』,讓人感到厚實強勁的男人氣息,那麼親切熱迫的接觸,讓張芍的『xiōng』間就有如一團火騰的一下子被引爆,四肢百骸都有如頓時被一種難以言喻的熱力所焚燒所填滿。

這種感覺,是張芍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