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三百六十二章鄒氏風情

第三百六十二章鄒氏風情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12:15  字數:0

第三百六十二章鄒氏風情

劉易對於自己突如其來的想法覺得有點奇怪,但是細想,覺得也並非不可行。純文字小說

辭別皇上劉宏離開皇宮之後,劉易就一直在思考著這件事。

並且,越想就越覺得有點壓抑不住自己這個再建一個基地的念頭。

心裡想到,如果按照三國歷史的走向,這天下最終可能如以往一樣,終歸要三分。

曹『cào』雄才大略,他現在就已經有了自己雷打不動的班底,有了本族子弟號稱八虎騎的八大戰將,曹仁、曹洪、曹純、夏侯惇、夏侯淵、曹真、曹休、夏侯尚。現在暫時還是濟南相,『hún』得風生水起,刻時的曹『cào』,應該暗中發展了不少的勢力。接歷史的走向,這曹『cào』也很快便會被封為議郎回京,回京這後,他的聲勢更是更隆,不過,他祖上雖然也是宦官,但已經勢弱,是指曹『cào』祖上一脈的宦官勢力已經然哀落,在京沒了太大的權勢。然曹『cào』又和何進、袁紹等過往甚密,因而被張讓等宦官打壓得厲害,最終又忽而隱退了一段時間,再出山時,就已經是西園八校尉之一了。

其實,劉易明白,曹『cào』每一次不在京,他決不是什麼的真正隱退,必是不知道跑去那裡發展實力了。

反正,曹『cào』其人做事滴水不留,劉易也根本難以阻止曹『cào』的掘起,他的掘起是在所難免的。劉易忙自己的事都忙不完,自然也不可能去想法子阻礙曹『cào』的發展,更何況,曹『cào』現在也有一定的聲氣名望,並且還是比較正面的聲望,劉易如果無故的去陷害打擊他,怕那些有識見的人,會對劉易有非議。哪怕像田豐、荀彧這些謀士都會對劉易產生一種離心。

現在,表面上,不管是曹『cào』也好,袁紹、袁術兩兄弟也好,他們在表面上,給世人的印象,都是為著大漢振興而努力著,最起碼的,他們一直都和清流一派的人有著很大的聯繫,所謂清君側的許多事件之中,都有他們的身影,所以,現在劉易對付他們,就等於是幫天下人所唾罵的十常『shì』,等於和天下清流黨派人士站在一個對立的立場上。

自然,劉易和袁家兄弟的衝突,在世人的眼內,只是屬於個人的『sī』怨,不會有人指責袁氏兄弟或者指責劉易,不會影響袁家兄弟或者劉易在民間的聲譽。

曹『cào』的掘起,劉易沒有辦法去阻止,那麼在江東經營的孫堅,劉易也更加是鞭長莫及,只能坐看孫氏一家的掘起了。

至於今後另一個三國之主劉備,劉易也更是毫無辦法,只能看著劉備徒呼奈何。畢竟,劉備也曾經是劉易之主,如果劉易敢在這個時候去暗害了他,事情做得天不知地不覺還可,但只要有一絲風聲泄『lù』了出去,怕劉易馬上就會受到天下人的千夫所指,單單是應付關羽、張飛的追殺,都有劉易頭痛的了。

按劉備的厚麵皮,按劉備那打不死小強的堅韌生存能力,似乎也是不太可能阻止他掘起的。不只是這三個今後三國之主,就算是許多今後曾風光一時的各方霸主,劉易也無力去阻止他們的掘起。

再說,劉易也不至於是那種因為預知歷史,便要去用一些『yīn』暗的手段做一些見不得光事。派人去暗殺他們的事,劉易還真的做不出來,除非他們真的做出了讓劉易非常殺了他們不可的事,否則,劉易還真的沒有理由一定要去暗殺了他們。

說真的,如果暗殺了他們,這天下便是劉易的,那麼,劉易何不直接去尋著那司馬家的人,把他們全都幹掉,如此,今後豈不是沒有了天下歸司馬的事了?

就目前來說,別說要阻止天下各路英雄的掘起了,想完全解決了宮中的宦官也力有不逮。所以,做人還得要腳踏實地,做自己該做的事。一切都還得要先立足於根本,默默發展自己的實力為上策。純文字小說

現在,涿郡涿縣大澤坡的基地似乎太遠離這些政治鬥爭的中心,太過遙遠似乎也不利於劉易今後的發展。

說真的,劉易既然到了這個三國時代,還真的有點不太甘心只安於在北方,然後坐看天下群雄逐鹿而不參與。在涿郡涿縣大澤坡,只要棱堡建成,那麼就會像一塊堅硬的基石,坐鎮在北方,強如公孫瓚抑或是後來的袁紹,恐怕都難以奈何得了。但是,那也僅限於在北方,劉易如果真要發展的話,也一樣會受阻於在北方,最多就是向關向的異族人方向發展,但是,那些冰天雪地的地方,劉易最多就是派軍出去收服那些異族人,把那些地盤或歸自己所有,可是,真正的中原之地,所有的紛爭,似乎都和自己沒有太大的關係。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也太過沒有參與感了。

不說自己是否再要收服三國的文臣武將吧,就說現在手上所擁有的,不管是哪一個,都是有著可以文可治國,武可平天下能力的人。就算劉易自己安心於一隅,怕他們也不甘心。手下的能人越多,那麼走向爭霸天下的趨勢就越不可避免。

這些文人也好,武將也好,他們的心裡裝的可是天下。象趙雲,他就是有著一種心懷天下百姓的國士之心,既然不可避免,那麼何不要及早準備呢?

劉易撫心自問,其實,自己雖然一開始只是想著如何讓自己活下去,如何讓自己有一地安身,可是,實質上,自己所做的一切,似乎就是在冥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