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三百六十一章再建第二基地?

第三百六十一章再建第二基地?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12:15  字數:0

第三百六十一章再建第二基地?

用什麼來打動劉易的心?

董太后把一切都想得太過理所當然了,也實在是過於『cào』之過急了。書mí群2《搜索看最快的》

她本來看得很透徹,把劉易的為人看得很通透,從劉易的事中,她能夠得出劉易是一個重情重義之人的結論。對於這一點,董太后想的沒有錯,也可以說她也具有一定的識人慧眼。可是,她錯就錯在,她沒有看注意劉易並不是對誰都重情重義,也沒有看真正的體會到劉易並不是那種可以用小恩小惠便收賣了的人。

董太后畢竟是一個『nv』人,她根本就不明白男人心裡的那一種真正的兄弟情義。真正的兄弟情義,並不是說和他結拜成兄弟,互相之間就會有了那一種心心相惜、為兄弟兩肋『chā』力、同生共死的兄弟情義。

有時候,兄弟之間的情義,並不需要用什麼的結拜形式來打上一個枷鎖來維繫,也不是用富貴榮華來拉攏得來的。兄弟就是兄弟,在默默之中為對方付出,在無言之中為對方分擔一切,在兄弟危難的時候,『tǐng』身而出。兄弟之情,哪怕是沒有任何的所謂兄弟的形式,可真正的兄弟之間,都會在兄弟需要的時候,把手伸出來,與兄弟握在一起,和兄弟一起共同面對所有的困難。

還有,董太后她雖看懂了劉易是一個重情重義的人,可是,她卻沒有看清楚自己的兒子,皇帝劉宏是否也同樣是一個重情重義,是否也是一個可以為兄弟兩肋『chā』力的人?她讓皇帝,盡最大的能力扶持劉易,給劉易封官封候,再認劉易為義弟,正正式式的和劉易結拜,再想盡辦法為劉易謀取一個好出身。這些,的確可以讓一般的人都能夠感受得到所謂的皇恩浩『dàng』,也可以說是天恩厚愛,要是一般的人,的確也會對皇上感『jī』涕零。

但這些,卻都不是劉易所看重的,對於劉易來說,這些,也的確是一種小恩小惠,有了這些,也只不過是讓劉易的日子好過一點罷了,沒有,其實也沒有什麼的太大關係。

劉易所看重的,是真正的『jiāo』心兄弟,而皇上劉宏,他卻永遠也不可能會成為劉易的真正兄弟,也就是說,皇上劉宏,在目前來說,並沒有讓劉易可以為他盡兄弟情義為他兩肋『chā』力的那種真正的兄弟之情。所以,單憑是想利用一些恩惠讓劉易為皇上劉宏效死命,那是不太可能的。

當然,話說回來,如果劉宏還真的能做到對劉易『jiāo』心,真正的視劉易為生死兄弟,那麼,劉易也必會視其為兄弟。劉易一旦視其為自己的手足,那麼,劉易可能也真的會放下自己的『sī』心,為他清君側,把那些宦官『jiān』臣全都想辦法剷除,然後也會儘力助他振興大漢。可是,這些是不可能的,劉宏是皇帝,皇帝就是皇帝,怎麼可能真的會有生死與共同富貴的兄弟?哪怕他現在可以做到視劉易為生死兄弟,但將來他獨掌大權的時候,那就是到了鳥盡弓藏兔死狗烹的時候了。

所以,劉易和當今皇上劉宏成為真正意義上的兄弟,這個論點是不可能成立的,對於華夏曆朝歷代皇帝孤寡冷酷的心『xìng』,劉易見識得多了。現時大漢朝廷處於一個搖搖『yù』墜的時勢,皇上劉宏也處於一個處處受到制肋的處境上,所以,他才會如此器重劉易,給予劉易諸多好處,如果他現在真的大權獨攬,在朝中政權上說一不二,有手段的皇帝,那麼他還會如此器重劉易,給劉易封官封候,又結拜兄弟么?

反之,如果劉易是皇帝,那麼,倒可以存在劉易這個皇帝和別人結拜,成為真正意義上的兄弟的可能,因為劉易是一個穿越者,對於是一些真正沒有野心對朝廷發展無害的下臣兄弟,劉易自然不會像歷史上的那些皇帝一樣,到最後終要害死自己的兄弟。本章由為您排行榜}

於劉易這個穿越者來說,只要把握好自己身邊的人的心『xìng』,那麼就絕對給予他們信任,視他們為自己的兄弟。像典韋、文丑這些武將,劉易就有信心他們絕對不會有什麼的野心的,他們,就算是給一個皇帝他們去做,怕他們都會猛搖頭。

在董太宮的滋清宮,在表面上還算親和的氣氛中用完了午膳,劉易便和皇上劉宏謝辭離開。

皇上劉宏邀請劉易到他的御書房去聊了一會,主要是問劉易如何理清聚涌到洛陽京城來的眾多流民之事。然後向劉易較為隱晦的道歉,言語中暗示他其實也明白襲擊劉易的應該是宮中的那些宦官,但現在還不是拿他們問罪的時候。然後鼓勵劉易大膽整頓理清洛陽流民之事,可以根據在巨鹿的經驗,如果某些『hún』入百姓中的黃巾『luàn』黨又或者有某些異族『jiān』細作『luàn』,劉易可根據實際情況,組建流民護衛軍,利用流民百姓的力量,把那些『luàn』黨給肅清出來。再後說以後有重重藉助劉易義弟之處云云。

劉易說劉宏說這麼多,心裡明白了,其實這皇上就是怕自己還沒能領悟他的意思。他的意思是想自己借這個機會,像在巨鹿那樣,利用一般的百姓組成一支軍隊,然後可以為他所用。但這件事,卻又不能做得太過明顯,要暗中來做。因為,畢竟朝廷的律法還在,哪怕他是皇帝,也不可隨意改變一些律令。

再說,在洛陽再成立一軍,真要擺上到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