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三百六十章用什麼打動劉易的心?

第三百六十章用什麼打動劉易的心?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12:15  字數:0

第三百六十章用什麼打動劉易的心?

「祁連綠『玉』,就是祁連山『玉』石,亦稱南山綠個大臣不知道是不是想向殿內的人展示一下他對『玉』器的識見,還是想藉機向皇套近乎,他為殿一臉不解的人解說道:「這祁連山在大西北,匈奴人的勢力之內。有一次,匈奴當時的大王冒頓單于,在祁連山裡狩獵,檢到了一塊通體透著明綠的石頭,這匈奴王不識貨,把這綠『玉』當成是墊桌石一樣留在帳內。」

這大臣說到這,便住了嘴,先用徵求的眼光看了看皇劉宏,他見劉宏點了點頭,才繼續的說道:「昔年,高祖皇帝經白登之圍脫困之後,回到京都,馬就斬殺了十多個說匈奴可以戰的大臣。高祖皇帝見匈奴強大暫不可敵,但匈奴人又屢屢犯我邊塞,掠我大漢子民,奪我大漢財物。為了休養生息,高祖只好採用和親之策,希望通過和親使得匈奴人消停一點,不再侵犯我大漢邊境。不過,呂后不同意高祖『欲』嫁長公主,便挑選了一個宗室之『女』代公主出嫁冒頓單于。但冒頓單于也不傻,居然知道了嫁給他的所謂公主並不是真正的公主,一怒之下,便隨便拿了那塊墊台腳的明綠的石頭說是返還給高祖的賀禮。這冒頓單于的目的,是想藉此來羞辱一下高祖,想對高祖說,你所送來和親的所謂『女』兒,只不過是和我的一塊墊台石一樣的價值,只是一塊好看一點的石頭的價值,不值一提。呵呵,誰不知,他所送來的卻是一塊珍貴無比的蛇紋綠『玉』,幾乎比得傳國『玉』璽的罕見,高祖喜愛不已……」

「呃,好了,這只是這塊綠『玉』的來歷,不說也罷,你接著說後面的。」劉宏不想這大臣說太多先帝高祖的秘辛,所以打斷了他的說話道。

「是是……」這大臣點頭應道:「後來,高祖就把那塊明綠的『玉』石命人分割打磨,做成了五塊明綠的『玉』佩,分別送給了最寵愛的妃子。高祖駕崩之後,呂后……」

這些又是牽涉到皇室的宮廷秘辛,這大臣又小心的看了一眼皇劉宏,見皇劉宏臉並無不喜之『色』,便壯著膽子說下去道:「呂后專政,就想把那些『玉』佩給全收回來據為己有,不過,高祖早就看出呂后野心勃勃,早就命人把他生前所寵的幾個妃子娘娘送往別處,當然,也包括了幾位娘娘所出的王子。大家可能不知道,後來光武皇帝,他就有像皇這樣的一塊『玉』佩,證明他就是當年高祖其中的一位娘娘的後人,也就是高祖皇帝的嫡系後人了。」

「哦……」

朝中的文武百官一聽這大臣的解釋,頓時就明白了這其中的故事,原來,這一塊明綠的『玉』佩還有這樣的一個故事,而且,這塊『玉』佩就是漢室宗親的信物。

「呵呵,不止如此。」劉宏見朝中大臣似乎都明白了的樣子,便笑著拿出了一把鋒利的小刀,對一眾大臣說道:「這『玉』佩的裡面,其實還暗藏乾坤,大家看。」

劉宏說著,用鋒利的小刀在明綠的『玉』佩邊緣輕輕划了一下,他手的『玉』佩竟然一分為二,從中裂開。他收起了小刀,從裂開之處拿出了一張小小的帛布,是用絲織成的一塊帛布。

不過,劉宏卻沒有再把這帛布拿給群臣看了,他只是像對著帛布念了一下,原來帛布竟然記載著從高祖下來的十多代劉家後人的分支名字,不過,後面的卻沒有了。因為帛布就這麼大的一塊,這一分支的劉姓子弟也很多了,記不下那麼多,只是所記錄的,都是有資格留傳下祁連綠『玉』的嫡親長子一系的嫡系名字,有許多的分支旁系,可能早已經不知道他們就是正宗的漢室劉家的血統了。

劉宏念了一部份名字,然後又把帛布『弄』好,藏回『玉』佩里,把『玉』又合成一塊完整的『玉』佩,『交』回到劉易的手道:「義弟,這次要把這『玉』佩收好嘍,你那長社皇姐並不是真的看你的『玉』佩好看想要了你的,而是她知道皇宮裡也有一塊像你這一樣的『玉』佩,一時好奇才向你要來的。」

劉宏對劉易眨了眨眼,然後像珍之又珍像的把『玉』佩『交』到了劉易的手。然後他自己又從懷裡拿出了一塊『玉』佩,舉了起來對群臣揚了揚道:「朕也有一塊,不過卻不是朕祖親傳下來的,而是朕進宮來的時候,竇太后傳給朕的,這塊,應該就是先帝桓帝的遺物,竇太后可能也知道這『玉』佩的來歷典故,才傳給朕的。因為,除了傳國『玉』璽之外,身沒有這明綠蛇紋『玉』質的『玉』佩,也難說是漢室正統傳承。」

「恭喜皇!恭喜太子太傅!」

「恭喜劉易認祖歸宗!」

這一下,殿中的文武百官再也無話可說了,原來鬧了半天,就算是沒有皇和劉易結拜,這劉易原也是漢室宗親的後人啊。這樣一來,眾大臣除了恭喜皇和劉易結成兄弟之外,還要恭喜劉易終於認祖歸宗。

這時候,早有宮內的人設置好一切察拜天地的東西,三牲酒禮也準備好了,就在殿堂之前的大『門』口擺著。

皇不容分說的拉著劉易,領著朝中的一眾文武大臣,出到了殿堂之外。

焚香祭告,斬『雞』頭,燒黃紙,一翻宣誓之後,劉易感到有點糊裡糊塗的就和皇結拜成義兄義弟了。也那麼糊裡糊塗的就成了正正式式的漢室宗親了,這一切,都讓劉易感到有點不太真實,有如在夢裡霧中一樣。

劉易雖然似乎佔了一個天大的便宜,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