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三百五十八章劉宏的計劃

第三百五十八章劉宏的計劃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12:15  字數:0

第三百五十八章劉宏的計劃

「皇!微臣和張常大人一起管理內宮大小事務,勤勤懇懇,一心本著候好皇及宮裡的娘娘,從來都沒有任何的心,並且,也從來沒有犯下任何的大錯,如果說偶爾有些疏忽之處,做的不是那麼周到的話,可能還是有的。更新免費小說請牢記」趙忠也恬不知恥的,順著張讓的口風道:「如果說我們等如此的話,都犯了皇口中所說的誅滅九族之罪,那臣等也無話可說。常言道,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皇是君,我們是臣,非得要我等死,那麼我們就只能死了!」

趙忠在宮中的勢力稍為有點不及張讓,平時也偶有點小磨擦,畢竟同行是冤家,何況他們倆人都是貪得無厭之輩,有時候會因為一些利益的分配而爭一個面紅耳赤。

不過,在對外的時候,他們都是會不約而同的一致的。因為他們各自的心裡都明白,他們其實都是同一類人,是一類被世人所憎惡、所厭棄、所鄙視的一類不正常人。閹人的心理是變態的,不是世人所能理解的。他們自卑自苦,又自憐自棄,他們很懦弱,懦弱到他們的自尊心被一碰即碎,他們很羨慕別人的正常,羨慕別人作為一個正常男人的幸福,但同時,他們又極端的痛恨別人比他們幸福。所以,見不得別人幸福,他們壞事做盡,破壞一切他們所能夠見得到的幸福,包括皇在內,他們都見不得皇和他身邊妃子的美滿。凡是和皇恩愛甜蜜的妃子貴人,他們都會想盡辦法去破壞掉,甚至不惜死那個妃子貴人,讓皇默默痛苦,然後,他們寧願讓一些不是皇喜歡的類型的人去候皇,他們在暗裡在偷看著劉宏的不甘痛苦而各自心裡高興。

呃,其實,這些閹人,他們的所作所為,其質就是一種反人類的質。因為他們的潛意識裡,但凡是正常的男人,都是應該去死的,他們巴不得全世界都只剩下閹人,如此,他們才會不因為自己是閹人而感到自卑。

但實際,正常人多,閹人少。這天下除了皇宮,世間怕是沒有幾個人像他們這樣的。所以,皇宮,自然就是他們這些閹人的一個小天地,在皇宮裡面,與世隔絕,在皇宮裡面,他們這些閹人自然不會各自嘲笑對方的無能。所以,皇宮裡面的閹人,不管是高高在的常抑或是雜役小斯,從凈身進入了皇宮的那一刻起,他們都會下意識的有一種想法。那就是維護皇宮的這一個小天地,因為,他們從今以後,也就只有這皇宮才是他們的一方樂土,也就只有在這皇宮裡,他們才不會受到別人的嘲笑嘲諷。

所以,皇宮裡的太監,不管他們在下里是怎麼的爭權奪利,但是在面對危機的時候,便會不約而同的站在同一陣線,互相扶持、互相包庇。

「可臣和張大人真的不知道什麼的兩千兵馬,什麼的襲擊振災糧官府。」趙忠說到最後,也像張讓一樣,來了一個一概不知道。

「你也不知道?哼!你們真的什麼都不知道?」劉宏再問道:「朕知道,你們和太子太傅劉易有點怨,所以,那天在朝你們就想給劉易一點顏看看,可那劉易的確是有功之臣,而且,他也才是第一次踏進這朝堂嘛,有懂朝的禮義規矩也是難免的,所以,朕才沒有依你們的建議,沒有拿劉易治罪。至於劉易跟著發愣,打了你們,應該也是一時的憤行為,他是年輕人,有時候衝動一點是難免的,而是,朕也正要用人之際,所以才沒有立刻責罰他,不過,朕已經記在心,如果他以後再犯事的話,就數罪併罰!可是……爾等下調動了那麼多兵馬去襲殺他,這就不應該了。」

「皇!冤枉啊,臣等這段時間都在宮裡靜心養傷,又哪裡有害人之心?臣等連宮都沒有踏出過一步,而且,臣等思量過了,皇想要重用劉易,那肯定會有皇的道理,臣等不敢有不滿之心,正在反思我們的錯誤呢。襲殺劉易之事,臣等的確不知。」張讓和趙忠大聲喊冤,為自己為辯道。

當然,他們的心裡卻恨死了劉易,也恨了皇劉宏,他們的心裡都在暗暗的想著,以後有你劉宏苦頭吃的地方!

「真的不是你們所為?」皇口風一轉,裝出有點遲疑的樣子道。

劉宏龍顏大怒,一朝便拍案而起,咄咄人的責問張讓、趙忠這些宦官,讓朝中群臣看到了一個不一樣的皇。這只是劉宏聽了母親太后的話之後,心裡有了多少底氣,在眾臣的面前做出一個態勢罷了。實際,他當然並不是真的想拿張讓這些宦官問罪。

不是不想,而是不能,有些事,要適可而止,如果再下去,那就有可能會得狗急跳牆了。

劉宏只是想套他們的話,達到如何使劉易位的目的罷了。

「稟皇,真的不是臣等所為!」張讓暗地瞟了一眼劉宏,心裡暗笑,道:「再說,抓賊拿贓,捉在。臣不知道是誰向皇進的饞言,如果真的是臣等所為,不知道皇又有何證據可以證明?如果沒有的話,那就是擺明的有人想藉此事來陷害微臣,莫須有的事,如果真要就此認定是臣等所為,要治臣等的死罪,那恐怕也難以服眾啊,臣雖然不敢相辯,但心裡難免會不服啊。」

張讓的這翻話,其實就有點暗挾劉宏的味道了,一來是說,就算是我做的又如何?能拿出證據來證明么?二來,則是說,是我做的又如何?要治我的罪,我不服,那麼,我不服的時候,誰又能真正的治我的罪?

不過,劉宏也不知道是不是突然有了底氣的問題,並不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