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三百五十七章皇上的底氣

第三百五十七章皇上的底氣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12:15  字數:0

第三百五十七章皇上的底氣

張讓這些宦官派出二千多死士襲擊振災糧官府的事,還真的鬧大了,第二天,整個洛陽的人都知道了,互相在猜議紛紛,人心惶惶。

當然,這件事張讓這些宦官做得也算是比較隱晦一點,除了一些知道內情的朝官猜到可能是他們這些宦官所做的好事之外,並沒有什麼直接的證據能夠證明是張讓等宦官做的。

一般的平民百姓也不知道是張讓這些宦官派人做的。但是,無一例外,幾乎所有的人都把矛頭指向了張讓等宮中十常『『shì』』,認為張讓這些宦官實在是太過無法無天了。居然敢在皇城內,天子腳下,動用了兩千多人來襲擊在洛陽城內名聲還算不錯的振災糧官劉易。

兩千多人是什麼的概念?要知道漢軍編製里,兩千人就是一軍了。

每五人為一伍,十人為一什,五十人為一隊,兩隊為一屯,五屯為一個部曲,一個部曲500人,兩個部曲千人設營。營級別的,設騎都尉、軍司馬,統領下面的牙『『mén』』將、屯長、百人將。

其中,一個部曲,在漢軍的編製上來說,都已經是很了不起了。要知道,大漢各地的縣級官衙,他們的官兵也不過是兩三百人,都不滿一個部曲的編製兵馬,設縣尉統領,有戰事才可滿編為500人。這些領軍的騎都、縣尉等等,在平民百姓的眼中,他們就已經是很了不起的將軍,平時見到他們都尊敬恭謹非常。

如黃巾時期的曹『『cào』』,他就是一個騎都尉;還有孫堅、董卓等等,許多後來分割大漢各地,據地為王的豪雄,都是從縣級的將領做起發跡的。

而這時,張讓等十常『『shì』』竟然可隨意出動兩千多的兵馬,這也太讓人感到恐慌了。千人為營,兩千人可成軍,設校尉,兩千多兵馬,足足一軍了。也就是說,張讓這些宦官動輒就可以動用一軍的兵馬來對付任何一個人,他們今天對付的是劉易,但明天呢?後天呢?誰得罪了他們,豈不是也要面臨如劉易一樣的下場?當然,人家劉易有能力,有本事,能打,才不至於讓這些宦官得手,可是,這就不能不引起朝中的權官大臣們的警惕了。

大家都想,如此下去,這大漢還是大漢嗎?朝廷還是朝廷嗎?都成了這些閹官的天下了嗎?日後,這些宦官要做什麼事,誰還敢再提出不同的意見?如此,一時間,人人自危,不少人都紛紛開始準備著參奏一本這些宦官,好讓他們收斂收斂一點這種囂張氣陷。

這天一早,本來三天打魚,四天曬網,沒有什麼事都懶得上朝的皇上劉宏,一早就到了朝堂,神情凝重。他自從那天劉易送長社公主回來之後,在朝堂召見了劉易,近這幾天劉宏都沒有上過早朝,但這次,他的心裡是憋著一團火氣來上朝的。

他知道了昨晚振災糧官府所發生的事,在知道了的第一時間,便龍顏大怒,怒氣興沖沖。這些宦官也實在是太膽大妄為了!

皇上劉宏頭戴珠冠,龍目威嚴的透過從額前垂下的珠簾用森冷目光掃了一下在殿堂上跪拜的文武百官。然後便有點迫不及待的啪的拍了一下龍案,喝道「張卿家,趙卿家!」

「臣在!」

張讓和趙忠對望了一眼,才跪下應道。

張讓及趙忠也早知道自己等人派出的二千多死士並沒能擊殺劉易,反而是被反擊得死傷慘重。出動了這麼多人,竟然還沒能奈何得了劉易,這讓他們還真的氣得不輕,同時也各自暗暗心驚。而張讓派出作為領軍主將的楊奉及他一眾心腹不知道去向,也不知道是戰死了還是逃到別處躲藏起來了。「域名請大家熟知」逃回來的,就只有蹇碩及一小部份死士。

張讓也知道事情鬧大了,特別是沒能擊殺劉易,如此就有可能讓事情變得對他們極為不利。他們都知道劉易可不是一個善良之輩,更不是一個可以隨意欺凌的主,他們就怕劉易會對他們做出反擊。所以,他們連忙暗中調動宮內的禁軍,讓他們做出保護自己的準備,他們可不想再被劉易痛打一頓了。另外,他們也讓那些逃回來的死士躲起來,免得讓人抓住把柄。

『『sī』』自在皇城裡動用了二千多兵馬,哪怕是張讓等掌控著禁軍的宦官,他們也怕別人給他們戴上一頂犯上作『『luàn』』,意同叛逆的罪名。因為這個罪名一旦成立,他們挾持住皇上的事實就等於是變相的讓那些有心人推出到明面上。到時候,他們再想要挾皇上來制拊朝中的文武百官也無濟於事,反而會因此而落人口實,坐實了這個叛逆的罪名。張讓他們怕的,不是皇上,而是怕朝中的文武百官群起而攻之,不再顧忌他們手中所掌控的皇上。

「想必你們都知道了昨晚在振災糧官府的事了吧?對於此事,你們有何解釋?」皇上劉宏寒著聲音對跪伏在龍座之下,面目還有點臃腫的張讓和趙忠,語帶質問的道。

「這……」張讓聽皇上劉宏的語氣,似乎有一種想向自己發難的意思,這讓他感到一愣,心裡想這劉宏小兒何時有這個膽子,敢用質問的語氣對自己說話了?他本來還以為會先是群臣表奏彈劾的,沒有想到會是皇上率先責難。

不過,張讓並沒有因為劉宏的質問而太過緊張害怕,心裡還是很談定,他只是一時想不到這劉宏質問自己的目的罷了。

呵呵,如果是劉易站在他們的面前質問他,他可能還會真的害怕,因為他和劉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