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三百五十六章敗敵

第三百五十六章敗敵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12:15  字數:0

第三百五十六章敗敵

一般來說,攻擊兇猛的戰將,其力氣也消耗也得大,別看他們大開大合的殺得痛快,但絕對不能持久保持其強盛氣勢。

一如既往保持著強盛凌厲氣勢,這個世除了猛張飛之外,怕是沒有幾個人可以做得到了。歷史,張飛在虎牢關和呂布大戰一百來會合,招招搶攻,盛氣凌人,但也就百來招,之後便被呂布殺得幾乎沒有還手之力,險象環生,不得已,關羽才會加入戰團,如此才可敵得住呂布。

當然,若論各方面的綜合,怕是呂布才是當今世的第一人。

劉易見徐晃開始力弱,他的開山大斧不再像初時幾招的那麼凌厲了,當下舌綻春雷,手有點彎曲了的亮銀槍一挺,搶著徐晃喝道:「徐晃也不過如此,再來!」

徐晃被劉易如此一激,哇哇的大叫一聲,開山大斧輪圓了再往劉易攻來。

劉易見徐晃受激,再次奮起攻來,當下雙眼一寒,大吸了一口氣,使得體內的元陽真氣也同時被劉易給提了一大部份來,然後運轉元陽神功口訣,哄的一下子,勁氣從劉易的體內爆了出來。

剎那間,劉易就突然像變了一個人似的,站在那兒,就像他處在一個吹風口一樣,身的衣袂頭被他自身的勁氣鼓動得亂飄亂舞,連帶他身旁地的沙塵雜物都被激了起來,圍繞著劉易的身體亂飛。

與此同時,劉易扎了一個穩定如山的馬步,手的亮銀槍突然收回再向前猛的一個平刺,就這麼的一個平平實實的槍招,毫無花假的一槍擊正了徐晃斜劈過來的開山大斧。

噼啪!

轟的一聲,劉易平平實實的一槍擊到了徐晃的大斧。

隨著兵鋒的接觸,劉易體內爆的勁力如巨潮一般透過亮銀槍,磅礴的一下子迸了出去。

「啊……」

徐晃被劉易的霸道爆力擊得碰的一聲如風箏一般倒飛了回去,在空中忍不住吐出了一口鮮血慘叫一聲。

這一次,輪到劉易凜然不動了。

咣哐……

徐晃好運的摔出了黃敘重新調整好了的木盾陣,摔出到陣外去,與此同時,衝殺過來的宦官死士下意識的護在了徐晃的身前,為徐晃格檔去木盾陣內隨之而來的一輪箭雨。而徐晃也趁此機會爬起身,檢起掉到地的開山大斧,蹌踉的退了回去。

劉易見狀,一時追擊不及,心裡暗叫了一聲可惜。原來剛才劉易的爆力並沒有盡全力,而且,爆出去的勁道並沒有擊實徐晃,而是被徐晃御去了大部份的力量,又借力倒飛了回去。

呵呵,徐晃本來每擊出一斧,都是氣勢十足,一往無前。但是他在一連攻擊了劉易十多二十招之後,他的銳氣也被一點點的消磨掉。以往沒有人能夠在自己的手走出三個會合的,可是這個年紀輕輕的劉易居然能夠在自己的手下走十多二十招?實際的情況,使得本來以為可以輕鬆擊殺劉易的徐晃心裡的信心多少都有了點動搖,最少,他也明白了想擊殺劉易不是那麼的容易了。

因為心裡有了想法,所以,徐晃就自然的想保持多一點內力,先和劉易戰多幾個會合,待找到了劉易的弱點再給予致命一擊。這樣一來,其氣勢自然就弱了下來,給別人一種他氣力不繼的假象。

也正是徐晃的心裡起了變化,再出招攻擊劉易的時候,他就自然的暗留了一分力氣。如此,雖然給人一種凌厲不再的感覺,但卻實實在在的讓他檢回了一條命。

在徐晃見到劉易突然散出一股讓人不敢忽視的強盛勁氣之時,他的心裡一驚而遲疑了一下,及時的收回了一部份力道,沒敢盡全力的一擊。要不然,以劉易這樣不是人力可敵的爆力,以徐晃之強,也得被劉易的勁氣震蕩得五臟六腑碎裂而亡。

徐晃一退,圍攻黃敘布下的戰陣的死士便士氣一降,沒有剛才那般的強盛了,反而被黃敘指揮著戰陣往大街的敵兵迫擊去。

而這個時候,典韋和文丑各領著的一百人,也把散布在街的宦官死士殺破了膽,整個氣勢頓時為之一消。特別是典韋、文丑所過之處,幾乎就沒有一個活人。

現在的情況,別說想圍殺劉易了,倒有點像是劉易的一方才是主動進攻的一方,犀利的攻擊,讓人數多達兩千來人的一方都感到膽氣為之一消。

與此同時,大街的一端,突然蹄聲震天的即出了一支騎兵,當先的一人正是手持長柄大刀的黃忠。原來黃忠已經和騎兵匯合,便領著騎兵先一步衝殺,另外五百步兵則在後跟緊著殺來。

大街的宦官死士,差不多人人都配帶著弓箭,還沒有接戰的人,都還在後面有一箭沒一箭的射出。這主要是因為振災糧官府裡面衝殺出來的人已經和他們的人交戰在一起,所以,投鼠忌器,怕傷及自己人的情況之下,箭術不過關的人拿著弓箭也沒有用,只能幹瞪著眼。

再加,黃敘利用木盾做掩護,步步往前逼殺,使得宦官死士的弓箭一時半刻也拿從振災糧官府正門出來的黃敘等人沒有一點有效的辦法。至於典韋和文丑領著的這兩支人馬,弓箭拿他們沒有辦法了,因為,他們已經完全混入了大街的宦官死士當中。

而黃忠領著兩百騎兵突然從他們的身後殺出,頓時讓宦官的這些死士開始慌亂了。

只見黃忠飛騎沖前,只是眨眼之間便殺了一時都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敵兵陣中,他手的長柄金光大刀,每一下揮出,都有一顆頭顱被砍得衝天離體,逢的出一千篷篷鮮艷的血花。

一時間,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