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三百五十三章箭襲

第三百五十三章箭襲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12:15  字數:0

黃正和武陽終於也有了準確的消息,他們沉入洛陽城內三教九流的混混團伙之中總算也沒有白費功夫。!贏話費

張讓等宮中宦官,他們在宮外的府落所招養回來的所謂死士,其實就是一些社會當中無家可歸、為了一頓飽飯而投入他們家門的流民。當然,這些流民可不是一般的平民百姓,而是一些心狠手辣的混混或強盜,他們走投無路,才投入到這些宦中的家中做護院家丁。

正確來說,這些宦官的護院家丁,其實就是一些無惡不作,沒有是非觀念,有奶便是娘的惡棍。

這個世,無家可歸的流民多得海里去。但流民和流民之中,也有很大分別的,大多數的流民,他們都知道宮中的這些宦官都不是好東西,他們都心知膽明,大部份的人之所以流離失所,都是拜之些宦官所賜。所以,其中大部份的流民,他們寧可挨飢餓,也不願意投入宦官之家做奴僕家丁。

而那些投入宦官之家的流民,必會被人所唾罵,罵其助紂為虐,為虎作倀。當然,這些投入了宦官之家的不良流民,他們本來就不是什麼的好東西,說不准他們本來就是地方惡霸、山賊強盜,所以,對於別的人唾罵,他們自然是不在乎的,平日里,這些宦官府的家丁,比那些社會的混混還要可惡,在城裡持著宦官主人的權勢,橫行霸道,欺男搶女。

通過黃正、武陽的彙報,劉易才知道宮中的宦官竟然聯合了起來,要對自己動手,而在自己住處四周隱伏著的,就是那些宦官的真正爪牙。

而據黃正、武陽的情報顯示,這次張讓等人為了殺自己,總共出動了兩千來人,可算是落足了血本。

這次是張讓等十常侍的聯合行動,袁家那方面沒有一點聲氣,估計袁家此刻正在潛伏當中,不會那麼隨便冒頭出來了。劉易的記億當中,現在的袁家家主袁隗,他前段時間被免了司徒一職,但估計不用多久,他又被任命為當朝太尉。相對於原來的司徒一職,雖然同為三公,但太尉的排名卻是三公之,也算真正意義的官進一階了。

此時朝中,三公的司職各有不同。太尉管軍事,司徒管民政,司空管監察。這袁隗從管民政到管軍事,是名副其實的軍方頭頭,到時候,估計也就是袁家人開始高調的時候。不過,歷史,這袁隗還會再晉陞一級,成為公,也就是三公之的太傅,只不過,現在被劉易捷足先登,先做了太子太傅,搶了袁隗的太傅一職。如果讓袁隗知道其中的原由的話,恐怕現在不只是袁紹、袁術兩兄弟痛恨劉易了,連他也恨不能馬弄死劉易。

這袁家的人,在洛陽之中應該還有三、四年的風光,直到皇駕崩董卓進京之後,袁家才被董卓打壓得厲害。他們袁家的人自然不甘心處處受制於董卓,於是就密謀刺殺董卓,結果事情敗露,袁家下除了袁紹、袁術兄弟之外,全家幾百口人被董卓斬殺始盡。經此一禍,也暗示袁氏一族開始走向衰落滅亡。

當然,還有袁紹及袁術兩兄弟折騰蹦達了好一段時間,袁術更是從孫權的手中奪得傳國玉璽在揚州稱帝,袁紹又從冀州牧韓馥的手奪得冀州,自領冀州牧,此後又先後奪得青州、并州。這袁氏兄弟在那一段時間裡,可謂一時風頭無兩。但這一切,都只是袁氏一族最後的瘋狂,經過歇斯底里的瘋狂之後,袁氏一族終於完全消亡在歷史長河之中。

現在沒有袁家的參與那就更好了,如此劉易更有把握對付張讓的難。

振災糧官府外面的街道,行人已絕。

就是振災糧官府附近的一片民房宅院,似乎也察覺到將會有什麼大事要生,早早就已經熄燈,使得除了振災糧官府之外,這一片街道的民房宅院都沒有了一點火光。

這個劉易倒可以理解,以張讓等人的手段,絕對可以做得到讓附近民房的居民悄悄躲到別外,然後把房屋空出來供張讓等人藏兵。次劉易在郎中張底不遠的長街就是這樣的情況,那片房屋之中,百姓早就被趕走,空無一人,如此,才好讓他們方便行事。

劉易把張鈞請到自己的振災糧官府來,就在大廳內設宴夜飲。

酒過多巡,張鈞已經呵欠連了,勉強還能撐著眼皮陪劉易在東扯西談。不過,他看劉易並沒有一點撤宴散會的樣子,他也不好就此告退休息。

不知不覺,天南地北的胡聊著,居然差不多到了子夜的時分。張鈞再也煞不住眼困了,舉手投降道:「劉易賢侄,老夫真的不行了,咱們爺倆明天再喝,明天再繼續,真的要去睡一會了。」

劉易之所以把張鈞請來喝酒,就是想讓他看看張讓等人的手段,讓他清楚,在洛陽城內,這些宦官是如何的喪心病狂。只有讓張鈞看到了張讓這些宦官的瘋狂,才可以讓他明白,如果他再像以往那樣,明著去跟張讓等人死瞌,那麼他的下場就可以預見,必是被張讓等人取了性命的下場。

在某些事,已經不是說不怕死,用死諫就以為可以達到除去這些宦官的目的。劉易就是想讓張鈞看到,如果他再有幻想,想著自己向皇死諫彈劾就可以除去十常侍,那麼怕就是死是死了,但連諫都沒能送到皇的面前。

通過這樣的事情,讓張鈞明白什麼是事不可為,如此才可以讓他打消固執衝動,讓他另想他法。這個其實也很簡單了,劉易就如當初對田豐所說的那樣,告訴他要想除去十常侍、清君側,那就必須要先保住自己的性命,再到一個這些宦官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