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三百五十一章未來老丈人

第三百五十一章未來老丈人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12:15  字數:0

第三百五十一章未來老丈人

見到張鈞之時,他一面憔悴,鬍子拉渣,頭髮篷luàn,雙目低垂,沒有一點jīng神贏q幣,

他獨坐在廳中的案桌後,一手執筆,一手握著一隻酒杯,luàn胡的寫寫劃劃,突的一下子把紙抓成一團,隨手扔到了地上

旁邊,張芍一臉痛惜,卻又像很無奈的樣子,待張鈞喝了酒杯的酒後,便無言的主動再為他斟上張芍本來很擔心爹爹的身體,平時都不讓他多喝的,可是,如今她反倒希望爹爹可以喝醉,醉倒了反而省事許多但,可能是喝多了劉易釀出來的高純度的懷chūn美酒之後,盧植的酒量提高了許多,早上喝到了現在,居然還沒有一點醉意

「張大人,真是好興緻啊,當酒行文,疾笑而,瀟洒瀟洒」劉易自己已經進入了廳堂,但這父nv兩竟然還沒有所覺,只好故意像不知道張鈞的真實情況,用自己碰巧而至的語氣道

「咦?劉易」張鈞抬頭瞥了一眼,發現是劉易,不覺驚咦了一聲,隨即扔下手上的筆,站了起來道:「哎呀,你來得正好……家裡的人怎麼會事?劉易來了怎麼沒有人來通報的」

張鈞對劉易說完,又大聲的向外面責備

「呵呵,是我不讓他們通報的,貿然來打攪,冒味了」劉易裝模作樣的對張鈞施了一禮,再向臉上帶著喜sè張芍眨了眨眼,也向她施了一禮道:「張芍姐姐也在啊,姐姐可安好?」

張芍見到劉易終於來了,心裡頓覺一輕,自然間,她就已經習慣了只要有劉易,那就什麼事情都可以完滿解決,有劉易在,就可以勸阻得住爹爹,不讓爹爹常常跑到皇宮前鬧不過,看到劉易十足獃子假惺惺的故作雅態,不由沒好氣反了反白眼,懶得管他,側過身去

「去去去才半年多不見,你就跟我客氣起來了?」張鈞揮手作怒道:「別跟我打馬虎,你當初說好了的,我讓芍兒到你的那什麼的……對,針刺醫館裡幫忙,那懷chūn美酒就管我這一輩子喝的,可是你看現在,早就沒有了,現在喝這些都不知道是什麼酒,淡得出鳥來」

「什麼?不對?我離開洛陽的時候,不是留了不少酒給你了嗎?而且,我醫館裡還特意留下不少,讓張芍姐姐看情況拿給你喝的」

張鈞喝完了自己給他的懷chūn美酒之事,劉易還真的不知道,因為當初看在張芍的份上,劉易對這個未來的老丈人可是真心的要討好他的,按他的酒量給他送了足夠他喝半年的酒,另外還jiāo待張芍照看放在醫館內的酒

「哦?有這樣的事?」張鈞瞪大眼,看了看張芍

「我、我……」張芍被爹爹看得似乎有點心虛,秀美綽約的身姿一扭,轉過身背對著張鈞和劉易,像有點撒嬌的樣子道:「什麼嘛,都怪爹爹啦,劉易好心送了那麼多美酒給你,可你倒好,幾乎天天都拿出來和你的那些朋友喝,喝了也不算,還送就好像這些酒是水似的」

「呃,嘿嘿,好nv兒,這人情往來嘛,別人上mén來作客,總得拿最好的東西出來待客嘛,還有,往一些老朋友,他們要出遠mén了,有些要歸田還鄉,你也知道你爹爹沒有什麼值錢的東西,只好送些酒給他們,讓他們好歹都有一個念想,一喝我送的懷chūn美酒,就想起你爹爹我來哈」

也不知道是不是見到了劉易讓張鈞感到開心,頓時就沒有了剛才那心事重重的樣子了,居然還和nv兒開了開玩笑贏q幣,

「反正……反正,就是你不對」張芍轉移話題,轉頭對劉易猛打眼sè,希望劉易快點勸說她爹爹,不要讓她爹爹再揪著她的懷chūn美酒不放,提醒劉易道:「對了,劉易,你今天來我們家有事么?有事就快說」

不過,張鈞可不上當,緊追著問道:「好nv兒,是爹爹不對,你是不是藏了酒,快,快去把酒拿出來,今天見到劉易你爹我高興,得要和劉易喝一個痛快」

「好,應該的,張芍姐姐,把酒拿出來,讓我和張大人喝一個痛快」劉易見張鈞對自己所釀的懷chūn美酒居然如此有愛,一見到自己就提這懷chūn美酒,似乎有了懷chūn美酒他就什麼都忘記了,似乎也忘記了那些讓他執拗困惱的事

至此,劉易倒有了一個讓張鈞暫時不會去皇宮求見皇上,奏斬十常shì的拖延之計就是讓他鐘情於自己所釀的美酒,讓他暫時忘卻這些事情有時候,人在困huò的時候,是特別需要酒jīng來刺jī的,這張鈞時刻都想自己懷chūn美酒怕也是這個原因,正所謂何以解憂?唯有杜糠不過,要想讓張鈞主動的辭官歸田,那還得要另外再想勸詞

「哎呀沒有了,真的沒有了」張芍見劉易居然也和她爹爹一起來跟她要酒,不禁跺了一下腳道:「你放在針刺醫館裡的酒,我都賣了,賣給了怡紅樓的那個魏采一壇懷chūn美酒得值多少錢啊?都讓你們喝光了多làng費?所以,我就賣了,換了錢了」

「啊?真賣了?那錢呢?」張鈞一臉痛惜的樣子

「爹你好久沒有拿到朝廷的奉祿了?家裡吃的穿的,還有用的,要家裡下人的月錢,你也經常設宴宴友,那些飯啊菜的,都要錢的啊,如果……如果不是拿酒換了錢,咱們家早就……」張芍臉上的神情有點委屈,說到這裡卻又偷偷的看了看劉易

那些酒雖說是劉易說好送給她爹爹的,但是她卻拿去了換錢,如此顯得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