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三百四十九章宦官密議

第三百四十九章宦官密議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12:15  字數:0

器:無廣告、全文字、更第三百四十九章宦官密議

「哦?有什麼事?」王越聽劉易說來找自己還真的有事,不由正了正身問!.贏q幣

正如王越自己所說的,劉易剛才的一翻話,無論怎麼說都等於是指點了他的武道,讓他有了的感悟這種感悟,他困huò了許久,如果不是劉易,他怕是今生都難以領悟得到,也不可能再讓自己在武道上再進一步了所以,劉易的話,也就等同對他有了師傳之實,情感至聖的王越,對劉易自然是視劉易之事為自己之事,得要認真對待

「是這樣的,你知道我已經被皇上封為太子太傅的事了?」

「嗯聽說了」連史阿都知道了,王越自然是知道的

「那麼也聽說我在朝堂上痛打張讓等十常shì的事了?」

王越點頭道:「打得好,這種閹人,殺了才最好」

劉易對王越反了反白眼,心裡想丫的以你之能,要刺殺他們早就殺了,你怎麼不殺?自己打了他們一頓,現在就隱已經陷入了一種危機四伏的境地,若真的在朝堂殺了他們,都還不知道自己還能不能再有命從皇宮裡出來呢

「呵呵,可不能小看了這些宦官的能量,在他們手上翻船的人還少嗎?我雖不怕他們,可是我孤身一人進出皇宮為太子、王子啟méng教學,難免會有些疏忽的時候,就怕他們給我來yīn的」劉易笑了笑,才一臉心有餘悸的道:「在我沒有離開洛陽去巨鹿郡振災之前,張讓就派人襲擊了一次我,能在幾個高手及幾百的禁軍中脫身也有點饒幸我怕在宮中……」

「有這樣的事?」王越愕然

這事他還真的不知道,劉易連顏良、文丑他們都沒有說,袁家兄弟及張讓他們自己也當然不會說,所以,這事雖然發生在洛陽城內,王越也還真的不清楚

「一般人,可不能隨便進出皇宮,我身邊雖有典韋、文丑兩個猛將,可也不能帶進皇宮裡去做護衛」劉易聳聳肩道

「你的意思是……」王越有點明白劉易的意思了

「對,大師你是皇上御封的御前大劍師,擁有自由進出皇宮的權利,所以我想,如果我進出皇宮的話,有你大劍師一起,就不用擔心張讓他們暗中的刺殺了」劉易怕王越不答應,又說道:「再說,武道上的事,並不是一定要閉關才能領悟,有時候,靈感來自於生活,入世,可能會加有利於武道上的領悟」

「行了,你的意思我明白,你什麼時候進宮,派人來知會王某一聲,王越必定會隨時準備著效命」王越爽快的對劉易抱拳道

「哈哈,那就謝謝大師了」劉易非常喜歡王越說這個效命的兩個字,想了想又壓低聲音對王越道:「其實,大師你有沒有想過?皇上其實也tǐng看重你的,不能讓你進入朝堂,恐怕也是那些宦官的從中作梗」

「呵呵,算了,王某已經看開了,如今只想專註於武道」王越有點索然無味的搖頭道

「大師正值壯年,若在仕途上,或也還有大作為」劉易大有深意的對王越道:「如今,劉易已經和張讓等宦官勢同水火,而我現在的身份卻又是太子太傅,假以時日……」

說到這,劉易再壓低一點聲調,輕聲道:「到時太子登基,我就是真正的太傅,和這些宦官必定魚死網破,如得除宦官,那麼本人在太子的面前應該也能說得上幾句話,到時大師你想進朝堂……嘿嘿,那還不是一句話的事?」

劉易赤果luǒ的引yòu的話,的確讓王越一陣意動,他的臉頰似也在不自覺的跳動了幾下贏q幣,不過,他的意動一閃而逝,稍次在劉易的面前流lù出一種失意的神情,嘆了一口氣道:「劉兄弟的美意,我王某心領了,只是如今太子年幼,皇上也正值壯年,等到太子登基,那時怕我也是五十知天命,年近古稀了,那還有心思鑽營仕途?你放心,只要有我王某在,那些宦官耐何不了你,再說了,現在恐怕連王某也難以刺殺得了你,那區區的宦官,又怎麼能難得到你?」

王越無心仕途安心做自己的護衛那也好,說實在,劉易發覺王越除了劍術高之外,似乎沒有看出他有什麼的做官潛質他所暗中運作的一個殺手組織,那也只是一個小小的組織,不成規模,最說真正管理的又不是他本人,如果讓他做官,能不能做好還真的兩說

不過,劉易還是故作神秘的道:「當初教我識字練武的那個老神仙,他天文地理無所不通,某天他在觀天象的時候,就跟我說過,天現luàn象,帝星暗弱,其光華暗淡,怕是難以恆久,星損象滅啊」

「哦?奇人果然而奇人,真是學究天人啊不僅是武功理道jīng辟,連天文地理都懂,深不可測啊,劉兄弟,得遇這樣的老神仙,你還真的福緣深厚,王某持劍闖dàng天下,還真的沒有機會碰上這等的人物呢」王越眼帶羨慕的看著劉易

世上有神仙的傳說,王越自然也聽說過不少,什麼的南華仙翁、左慈大仙、于吉老道,這些他也都聽說過當年年少的時候,聽到某人說某某仙人在某某仙山出現的時候,他還專程的跑去尋找,可是始終都沒能見其一面

不過,王越不yù再和劉易非議這些什麼天象帝星什麼的了,這些牽涉到皇室的話題,王越也不好多加湍測

他像才想起的樣子,揮手示意道:「哈,你看我,都沒讓你進去坐坐,來,以前你讓人送過來的懷chūn美酒還有,進去喝兩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