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三百四十八章王越的感悟

第三百四十八章王越的感悟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12:15  字數:0

首發第三百四十八章王越的感悟

權勢權勢,權力勢力,兩者是密不可分的,缺一便稱不上是真正的權勢最穩定,,.

皇帝是一個帝國擁有最高權勢的人,他就代表著權勢,他的一句話,便可定天下千千萬萬人的生死榮辱正常來說,他站在金字塔的最頂端,俯視天下蒼生,高高在上

不過,金字塔可是架起來的,站在金字塔最頂端的人,的確有著無上的權力可是,如果他的勢力不夠強大的時候,那麼就沒法行駛他的權力,他得到的只是表面上的虛幻權力

權力在前,勢力在後,沒有勢力的支撐,那麼權力就沒有辦法得到體現有時候,劉易覺得,沒有權力沒有太大的關係,最關鍵的,就是要有勢力而勢力,是實力的體現,有了實力,又何嘗不會有權力呢?所以,竊以為,想要有權,那就必須要先有勢

劉易很清楚,當今的皇上劉宏,他就是那種被架在金字塔頂端,沒有勢力支撐,只得到那種虛幻權力的人他的話,或許可以定天下千千萬萬人的生死,但他因為沒有勢,所以,他自己卻又受制於人,他的生死自由,也只能受掌控了那個勢的人來定奪這樣的皇帝,活著還真的憋屈,如果是劉易,劉易寧願不要這樣的權力,也要自己能掌控自己的生死自由

毫無疑問,張讓等一眾宦官,就是在某個特定範圍之內,掌握了決定金字塔最頂端那人生死自由的勢的那些人他們掌握了那個勢力,再架空了金字塔最頂端的那人,利用勢,便得到了真正的權用這個時代的人的眼光來看,張讓等一眾宦官,他們才是真正掌握了大漢權勢的人

並且,他們也的確把這種權勢運用得淋漓盡致,天衣無縫被他們利用這個權勢所霍取的利益數不勝數,被他們利用這個權勢所犯下的罪行,罄竹難

袁氏一家世三公,若以名來算,袁家的權力,可謂是除了金字塔最頂端的那個人之外,無人能及同樣,他們家也一樣掌握了一定的勢力,所以,才會被世人所忌憚,也算是一個真正有權有勢的家族

何進,作為手掌天下兵馬的大將軍,其勢力可謂已經達到了一個他所能達到的一個巔峰,自然,因為如此,權力自然就有了

與眾等等,一個一個的朝臣權官,他們都分別掌握著大大小小的權或勢

如果是一般的人,抑或是單純是此時代的人而不是穿越而來的劉易,恐怕任何一個人得罪了張讓,開罪了袁家他們自己可能怕都要怕死了,又或者,在頃刻之間,就會被如此的寵然大物一下子碾壓而亡

然而,劉易絕對不是一個懦弱害怕權勢的人,就算他不是穿越而來,沒有那後世的識見,他也絕對不會甘心受到這些所謂權勢人物的迫害,他絕對會奮而tǐng起反抗到底

何況,劉易可是一個多了兩千多年識見的人?劉易很清楚,不管怎麼樣,特別是在這將luàn未luàn的luàn世三國時代,想好的活下去,那麼就必須要有勢

然而,別人的權或勢,都是處在這個政權中心的權勢,是這個政權中心的真正之勢這些,劉易卻不大可能去掌控,去掌握,加不太可能去爭取,或者從他們的手裡去搶奪因此,劉易的勢,就只能夠另闢蹊徑,要脫胎於這個政權中心的框架之中,如此,劉易才有可能真正的得到勢

換句話說,劉易要自己創造出自己的勢,一個和這個政權中心所有的勢都沒有關係,卻又可以和這個政權中心的勢力抗衡的勢力,也就是劉易要自己建立自己的勢力

實際上,在冥冥之中,劉易就是這樣做了

現在所謂的振災糧官府,就是劉易自己的勢力所在

有了幾個一流一流的武將,以及幾百jīng悍的士兵,劉易就有了勢力,也就有了在這洛陽生存下去的實力

如今的劉易,已經非是昔日的吳下阿méng,不再是當日那個像個愣頭小子無權無勢的小兵劉易了

由於劉易有了自己的勢,所以他又有了一定的權有了太子太傅的這個虛名,那就等於有了某種權力,而這種本來只是如虛名一般虛幻的權力,在劉易有了勢力的支撐之下,那就變成了可以正常行駛的權力了

現在,劉易反而有點希望張讓或袁家,可是在這個時候來招惹自己,因為,只要通過這樣的方式挫敗他們的迫害,那就可以向世人展現自己的勢力,讓洛陽城內,所有的人都看到,自己有了足可以和張讓、袁家叫板的實力現在,也不再是當初那個被他們壓迫著要打要殺的劉易了

當展現出自己的勢力之後,那麼,自己以這個太子太傅的名義,在洛陽說話,誰還敢小看?誰還敢得罪?若要命令他們,誰又敢抗令?

呵呵,劉易決定把實力擺出在明面上了,就看張讓及袁紹兄弟會不會來觸這個霉頭

不過,明面是和張讓及袁家叫板的實力,似乎是差不多了,但暗裡和他們對抗的手段,劉易還真的費煞思量

自己的勢力沒有辦法從這個政權中心去搶奪爭取,但是權名卻可以借用的,這個太子太傅的名頭,劉易覺得還是不能丟再說,現在想丟也丟不了,那可是皇上親口封賜的名義啊如果自己不做這個太子太傅,那就是明著違抗君令聖旨了

皇上雖然被架空,但是在虛幻權力上,行駛個別不影響到那些宦官的權力,還是可以的並且,聖旨一出,便是天下皆知,不管皇上本身是不是被架空,但是這道聖旨的效力卻是實實在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