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三百四十六章太后算計(求訂閱)

第三百四十六章太后算計(求訂閱)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12:15  字數:0

器:無廣告、全文字、更3∴35686688第三百四十六章太后算計求訂閱

董太后的手從陽安公主的俏臉上滑下到她的香肩上,憐惜的輕輕拍了拍,語調轉柔道:「這劉易有能力,為人也應當忠直坦dàng,但有一股野xìng子,不好駕馭啊老身從他的眼裡就能看得出,他是一個天不怕地不怕的人,也唯有如此,他才敢和張讓這些閹人以及和袁家叫板.最穩定,他可以讓有如虎狼一般的匈奴左賢王服首,這就暗示他是上天在我們漢室暗弱的時候送來的衛青、李廣我們漢家江山,歷代來,為什麼總會有某些時候,要不是讓宦官就是讓外戚把持朝政?那就是因為我們宗親子弟沒出幾個雄才大略的強勢人物,再者,也缺少像衛青、李廣這樣的忠勇之士,我們劉氏雖貴為帝胄,可如果沒有真正忠勇之士輔助,那也成不了事啊」

董太后老臉忽地有點jī動,就在陽安公主的面前來回渡著步子,繼續說道:「縱觀我們現在的情況,就是這個情況,閹人勢大,皇上處處受制,卻又沒有什麼人可以為他撥luàn反正呵,陽安,你這皇弟xìng子的確有點孱弱,可是你別以為你這個皇弟真的那麼昏庸,真的那麼荒誕不經,真的那麼無一是處正所謂,知子莫若母,他的xìng子,我能不知道?你知道不知道他被bī著叫張讓阿父,叫趙忠為阿母,事後他跑到我這裡來哭得不成樣子,你以為他真的放任自流,坐看朝政**?賣官買官,呵呵……呵呵……」

董太后說著的時候,一臉苦澀,布滿魚紋的眼角大滴大滴的滴下了淚珠

「太后……」陽安公主不禁有點心悸,因為,今天太后所說的事,她還真的不知道啊,在她的心裡,還一直都以為是自己這個皇弟不爭氣呢

「你以為是皇上不爭氣?」董太后像看穿陽安公主的心思,搖搖頭道:「不是啊你也不想想,皇上進宮的時候才多大?我後來進宮來的時候又是什麼樣的情況?其實不管是皇上或者是我……其實都是這些閹人的傀儡,如果他們願意,或者我和你皇弟做得不對,那麼我們母子怎麼死的都不知道啊再說了,滿朝文武,你皇弟他還可以相信誰?還可以信任誰?在迫不得已之下,唯有提撥外戚了,所以,就造成現在何後的大哥何進手掌宮外的兵權,和宮裡的這些宦官抗衡的局面」

「可是……」陽安公主猶豫了一下,終還是直接點出來道:「不管是宦官或者是外戚,都是禍害的根源啊,這樣……」

「這些老身何嘗不知道?皇上又何嘗不知道?可是那又有什麼辦法呢?如果不提撥外戚,讓他們互相明爭暗鬥,老身和皇兒,又哪有生存的空間?」董太后說到這,哼了一聲道:「哼,朝中的確有忠烈忠於漢室的官員,也有敢怒敢言敢做的大臣,可是,我們可以提撥他們么?別說提撥了,就是偶爾任用他們,為他們說一句好話,這恐怕就是老身和皇兒的未日之時這些閹人,今天可以bī皇上叫他們阿父阿母,難保他們也會來bī老身叫他們阿父阿母啊說白了,如果這些所謂的忠良,如果真的可以重用的話,那麼都這麼久了,從先帝一直到現在,怎麼就沒見他們把這些宦官給滅了?為什麼?因為他們根本就奈何不了這些宦官,他們的一舉一動,都在這些宦官的掌握當中比方說盧植中郎將,這些宦官可是讓他領兵打仗,但是也可以隨時削了他的兵權,讓他淪為階下囚,還有皇甫將軍,這也是一樣的道理」

陽安公主不禁一陣默然,心裡無由來的湧起一股絕望和悲哀,以她的眼光,居然還沒有看穿如果大漢王廷的糟粕情況,枉她還一直做著振興漢室的美夢,枉她一直來都以為是劉宏這人皇弟自己不爭氣,枉她還以為只要自己督促著這皇弟,讓他發奮起來,那麼就可以重拾朝綱,就可以重振興大漢了呢

陽安公主如今聽了這董太后的一翻話,她才明白如今的漢室劉家朝廷原來已經到了這麼危險的地步,到了這種動輒就會被宦官毀滅的地步贏話費,

陽安公主不禁感到全身都有點顫悚,她悲哀的發現,原來所謂的漢室劉家,竟然是一個在別人的屠刀之下苟延殘存,掙扎垂死的可憐蟲並且,這種情況並不是目前才這樣的,那是在先帝的時候,就已經存在著的一種現象

呵,陽安公主的心裡在苦笑,因為經董太后這麼一說,她才猛然的驚醒,事實上,當今的皇上似乎非常的不爭氣不上進,但自己的先帝父皇又豈是一個聖明之君?如今漢室劉家的情況,恐怕也正是自己父皇之時就已經種下了的禍根

呼……

陽安公主長長的呼出了一口氣,像從一個漫長的惡夢之中醒了過來其實,她又何嘗不知道如今的漢室劉家的險惡境地?只是她一直來都不想去承認,不想去醒來罷了

她知道,這其實並不是說董太后有著什麼非常獨特的智慧眼光,也不是董太后有著什麼過人的督智看穿了事情的本質其實這些都是一目了然的東西,試想,整個皇宮之中,幾乎全都是這些宦官的人,小太監、小宮nv,這些人,哪個不是通過掌管皇宮內務的十常shì他們挑選進宮來的?甚至連皇上身邊的妃子娘娘,又有哪一個不是這些宦官安排進來的?這些都還是小事,真正讓人感到危如累卵的是,整個皇宮的禁軍,全都掌握在那些宦官的手裡

這些,皇上知道、太后知道,陽安公主也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