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三百四十二章奸佞逼罪

第三百四十二章奸佞逼罪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12:15  字數:0

3∴35686688第三百四十二章jiān佞bī罪

大半年不見,張讓似乎又胖了不少,臉部féi得幾乎看不見脖子,說話的時候,全身的féiròu一抖一抖的,嗯……有點噁心!.贏話費

劉易最討厭的就是這種把自己的位置擺放得太高,而又拿著一些所謂的規矩來害人壓人看一眼就是無禮就是罪過?就要受什麼的剜眼之刑?我呸

劉易的心裡知道,這只不過是張讓故意有事沒事的給自己麻煩,想置自己於死地卑劣手法而已劉易和張讓本來就有仇怨,所以知道張讓要害自己,會抓住所有一切是機會或者不是機會的機會,時刻都想著要搞死自己所以,對於張讓馬上借什麼的無禮來參自己一本,劉易也沒有話可說

這就好比後世的官員,自己包了二nǎi三nǎi,卻拿著一夫一妻的制度抓犯了重婚重的人又或者,他的二nǎi三nǎi都生了兒子,他卻去抓別人的計劃生肓

這張讓本就不是好貨,天下人人皆知但是因為他的身份,所以他說誰無禮誰就無禮只不過,他在控訴著劉易無禮的時候,他自己卻一眼、二眼、三眼,一眼又一眼的瞟向皇上,似在向情人打眼sè的樣子,很明顯是想給皇上壓力,讓皇上處理了劉易

皇上劉宏召見劉易,是皇上他自己的意思,召見劉易是為了什麼事,也沒有和別人說所以,張讓並不知道皇上召劉易來是為了獎賞劉易,並不是為了問罪

不過,張讓在不知情的情況之下,還不待皇上反應過來,就借題發揮,真的想給劉易一點苦頭吃

張讓認為,以前劉易只是一個小兵,一個亡命之徒,自己才會對他有點顧忌,特別是在自己派人去沒能滅了劉易,連袁家兄弟派出了那麼多家丁家將也沒能滅了劉易,這讓就張讓對劉易加的忌憚

不過,那只是以前,現在嘛,張讓反而有點不怕劉易了這是他近段時間才想通的一個問題那就是一個人如果什麼也沒有,從頭到尾都是一個亡命之徒,那麼,這個人是很可怕的,是人見到這樣的一個人都可能會退避三舍,不敢招惹

但現在嘛,這劉易也是官了,既然是官嘛,那就得要按照做官的規矩做事我打你不過,殺不死你,如果你始終都逍遙於江湖,那麼也拿你沒有辦法但,如果你一旦進入了官場,那麼就必須要按照做官的規矩來辦事,我就用做官的規矩來壓你,整死你……這些,就是張讓的內心想法,而且也是他最拿手的辦法

比如,前不久被免了職的左車騎將軍皇甫嵩,就是張讓等十常shì使的小手段讓這左車騎將軍皇甫嵩被免職的真正原因,是皇甫嵩左中郎將晉陞為左車騎將軍之時,沒有給張讓等人一定的錢物,也沒有設宴宴請他們賀喜所以,張讓等見皇甫嵩升職自己等人卻沒能得到一點好處,從那時就開始恨上皇甫嵩了,正巧,皇甫嵩領軍出征遲遲還沒有打開局面,於是張讓等人便進饞言,皇上聽後便罷了皇甫嵩的左車騎將軍的職務,讓皇甫嵩到長安去守園陵

反正,別的,張讓不在行,但是進饞言、拿著jīmáo當令箭,陷害架禍、北後捅刀等等的伎倆,張讓是很在行的,哪怕是今天一次害你不死,還會有第二次、第三次,反正,只要你入了官場,就得要聽他的,要不然,就算是你放一個屁,可能都會給你整個一個一二三四……的罪名來

「皇上,此乃祖宗律法,正所謂無矩規不成方圓,窺一小就可見全斑,此人就算不懂宮中的規矩,可是非禮莫視,非禮莫聽,以君為尊,以老為敬,不可輕侮的道理應該明白?皇上貴為天子,他豈可狗眼luàn瞄?萬一坐在他前面的人不是皇上,而是皇后或者別的宮中娘娘最穩定,,.是他能luàn看的嗎?」張讓果不愧為張讓,還真的可以把曲的說成直的,把黑的說成白的

他一通振振有詞的直指劉易犯了大錯的話,馬上就引起別人的附議,他的話音剛落,就有不少人跳了出來附參

如同為十常shì的趙忠等等,他十個常shì,同一鼻子出氣的,一人彈劾,九人附議,如果誰犯到了這些人的手上,大多數都難以得到善終,因為就算是皇上,都要在他們的壓力之下,傾向他們一邊,要聽從他們的要求來處理他們所yù害之人

「皇上這劉易也真真的可惡,張常shì才警告他來著,可你看,到現在他還在luàn看,看得人家的心裡都有點慌慌的……」和張讓一左一右站在皇上劉宏前方的趙忠,其語氣和神態,像極了一個nv人的樣子,讓人聽了從心底里真里冷汗

「這……」劉宏他做夢也沒有想得到自己都還沒有開聲,這夥人就已經把劉易定了死罪,遠遠有違了他的初衷,但是卻一時語塞,因為竟然是十常shì一起共同說要治劉易的罪啊,這讓他不禁有點難做

「皇上,張常shì及趙常shì說得有道理,不處置這劉易,恐怕哪以正視聽啊」

在皇上劉宏一個猶豫之間,馬上又有一些官員跳了出來參奏,就好像不處決了劉易就是對不起天下萬民似的

劉易此時心裡那個氣啊,這不是什麼冤不冤的問題,而是對這個如此糜爛,如此兒戲,如此毫無原則毫無底線的所謂朝堂給氣切底的憤怒了

這可是一個國家最高的政令發出的地方,在這裡的每一個人,都關乎到天下千千萬萬的大漢百姓的身家xìng命,幾乎到無數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