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三百四十章再到洛陽

第三百四十章再到洛陽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12:15  字數:0

第三百四十章再到洛陽

這次劉易護長社公主返回洛陽,輕車從簡,並沒有弄出太大的陣仗。!贏話費都是大澤坡的人,劉易的人,說走就可以走了。

隨劉易一起回洛陽的有典韋、文丑兩將,以及各人的親隨,另外,還有三百騎兵,原來的運糧隊現在已經成了正式官兵的幾百人。原來的護糧官兵只有兩百人,但後來又把另外作運輸的那些人整訓了,又招了一些,所以,現在可是足足八百人了。

高順、顏良、田豐等留在大澤坡,戲志才也暫留在大澤坡。

甘倩被劉易勸下,不讓她隨行到洛陽去了,她去了也沒有用,難不成長社公主還真的能要她侍候?現在大家都是劉易的女人了,長社公主可不敢如此而惹劉易不高興。

再說,在京城要比在這大澤坡還在兇險,因為劉易所得罪的人都是當今天下最有權勢的那幾個人,誰知道這次回洛陽會碰到什麼樣的兇險?所以,不想讓甘倩及易姬一起到洛陽去就是出於這個原因,讓她們留在這大澤坡的基地,暫時是不會有人來挑畔的,相當來說,也是比較安全的地方。

劉易當初離開洛陽的時候,袁紹幾乎派出了他的全部班底來想要自己的命,這次回去也不能不提防。

當然,由於劉易回去的時間及路線都還沒有定下來,因此並不用擔心會被袁紹在半路派人對自己不利。劉易擔心的是回到洛陽之後,張讓、袁紹等等這些人會想盡辦法的來對付自己,畢竟自己都是他們恨之入骨的眼中釘肉中刺。

長社公主坐著當初耿家送來的馬車,由她的兩個貼身侍女侍候著。另外,當初從皇宮隨嫁到耿家的十多個公主護衛。

劉易自然是策著馬在長社公主的座駕旁守護著。

一行人由七月初出發,差不多花了二十來天才回到洛陽。

由於劉易並沒有派出快馬先一步告知別人自己回來了,所以,回到洛陽里,並沒有人前來相迎。

呵呵,腦袋被夾了才把自己回到洛陽的事大肆宣傳呢,不說張讓、袁紹會準備如何對付自己,就算是益陽公主前來迎接長社公主,兩女碰在一起,自己在中間都難做啊。

所以,劉易就準備偷偷的回到洛陽,然後再偷偷的帶長社公主去見皇。

不過,回到城牆雄壯的洛陽城門前,卻不能再偷偷的進城去了。

報了長社公主的名號,還要把三百騎兵說是長社公主的護衛才可以進城,另外,劉易也要遞了官名貼,確認了另外八百軍隊的身份,其中兩百是護糧官兵,另外的五百人要說成是搬運糧食的雜工。如此,劉易才能引人進城。

既然要公開了身份進城,那麼長社公主自然是不能夠跟自己回振災糧官府,也就是針刺醫館了。劉易想了想,就乾脆讓三百騎兵護著長社公主先回屬於長社公主在洛陽的公主府。這些公主的府落相當大,安置下三百騎兵在公主府住下絕對不會有問題,如此,也可以讓騎兵護衛著長社公主的安全。儘管應該不會有人敢害長社公主,但還是小心一點,留多一個心眼為好。

至於兩百護糧官兵以及振災糧官運糧隨行雜勤工,一共八百人,劉易讓他們去找官衙驛站,在官衙驛站先安置了下來。這幾百人,都有官府造名冊的,可以公開活動,所以,劉易也不用自己掏腰包去給這幾百人找地方落腳了。當然,可是讓他們進入城西外的西山皇陵躲著也可以,但是如此一來,就必須要把這八百人變成自己真正的人,真正的死士才可以,要不然,有一個人將西山皇陵的事說出。贏話費,大家恐怕都難逃一死了。

再說了,既然這些人都有一個正正噹噹的身份,可以用公開的身份哪又何要再去弄多一層麻煩呢?

劉易、典韋、文丑,以及二虎等十八親衛再加典韋、文丑每人各五人的親隨。一共三十一個人,這三十來個人,住進針刺醫館裡也不過是四、五十個人,能住得下。

劉易當先踏進既是醫館又是振災糧官府的宅院門口,剛巧,黃正和武陽都在,他們看到劉易也是一臉驚喜激動。他們一個往裡走一個前來喊道:「劉易兄弟,你終於回來了!」

而長相有點猥瑣的武陽卻是往裡面跑,一邊跑一邊喊道:「劉易兄弟回來了。」

哄的一聲,整個院宅一下子熱鬧了起來,在家裡的兄弟全都出來和劉易相見。

「劉易!我恨死你了!」

劉易在和留守在針刺醫館的一眾兄弟見面時候,從側旁開劈出來做醫館的偏廳呼的衝出了一道人影,一下子撲入了劉易的懷內。

「嘿嘿,張芍姐姐,是恨我還是想我呢?」劉易毫不客氣的擁著撲進自己懷內的張芍,笑道。

「憎死你,一去要這麼久。」張芍的嘴裡雖說著憎恨劉易,但是卻用力的擁緊劉易,就像怕劉易一下子就又走了似的。

「我這不就回來了么?我不在家裡,你還天天來這為那些來求醫的人看病?」劉易把張芍擁進了作為醫館的偏廳。

而別的人,側在各自互說分別後的種種宜兒。沒有人會過多注意劉易和張芍的事,反正,這點事兒誰還不知道?誰沒有那麼的一點事兒?其實,這些義兵也不是那麼老實的傢伙,大部份的,他們都在外面有女人,就算沒有,他們也會去青樓解決。所以,他們雖然有點羨慕劉易的艷福,但也早見慣不怪了。

「嗯,這裡是你的家,我天天來這,就是希望你會快點回來,人家天天盼天天望的,可是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