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三百三十九章深入探幽

第三百三十九章深入探幽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12:15  字數:0

第三百三十九章深入探幽

劉易忽然的想到,甘倩的這種特殊的體質,估計是一種具有自動回復功效的體質。贏話費,和自己元陽神功的真氣可能會有點相像,只不過,自己的是一種功法,而她的身體只是一種天生的特殊的形體。

劉易也知道甘倩的確不是一個練武之人,如果她真的是一個練武的人又怎麼可能在劉家任由劉母所虐待呢?

這個世界,其實還真的是無奇不有,見識過鄒玉的玄陰之體以及易姬的異香之體,就算是再有甘倩的這個有自動回復功能的身體也就不奇怪了。所謂的凝脂白玉,恐怕所說的就是自動回復功能,只不過是把這個說法直接表象化罷了。

「喔……你在做什麼?」甘倩因為自己肌膚細膩的問題,所以就顯得特別的敏感了,被劉易這看那看的,又時不時的撫在她的身,讓她忍不住就渾身都有點發酸麻,像不堪劉易的挑逗。

劉易乾脆把自己身的所有武裝都除下,然後才再爬甘倩的身體面,居高臨下的和甘倩四目相對。

「姐,你真是太美了,愛死你了!」

看著甘倩朱紅濕潤又誘人的小嘴,劉易毫不客氣的堵了去。

甘倩也反應熱烈,雙手緊緊的纏了劉易,把劉易緊緊的拉壓在自己的身。

甘倩雖然很莫明其妙的,居然和劉備成親了兩三年之後還是一個處子,說出去恐怕還真的沒有人相信。但是劉易卻相信,因為問題可能是出在劉備的身。畢竟,如果對一個正常的男人來說,有了老婆二十多年了才生了一個兒子,這種現象本身就是非常不正常的。說這個男人沒有問題恐怕都沒有人相信,還有,他成了親二十多年後才生的兒子,嘿嘿,這個倒底是不是他的種都很難說呢。

對於這個,劉易也不去研究太多了。

不過,甘倩雖然還是一個處子,但並不代表她就什麼也不知道也不懂。實際,任何一個女人,成了親後在民間勞作生活一段時間之後,她恐怕都會明白了許多事兒。

男女間的這種事兒,是民間百姓勞作的時候,討論八封得最多的問題。一起勞作的人,不管喜不喜歡說,想不想聽,但他必然會聽到,這個聽得多了,那麼她就明了。

甘倩,其實也是明了的。她知道一個女人和一個男人,在一起的時候,那是要「坦蕩」相對的,兩人要親嘴兒,要互相撫摸,還要讓男人用他的子孫根來搗弄自己,也只有這樣,才可以懷孩子。反正,這些都是甘倩聽回來的。這些都不算什麼,甘倩聽到和這些,都已經是非常正常的民間生肓衛生傳統罷了。

偶爾,甘倩從一些地頭田尾的勞作人員口中聽到一些比較另類的名詞,如用嘴來啦,又什麼的後庭花啦,菊花大棒啦,大炮打芝麻什麼的,這些名詞似乎太高深了一點同,實在是搞不明了,所以,還得留待以後有機會再去弄明白。

當然,甘倩曾經還得過村中六姨奶的指點,指點過和男人在一起的時候,要如何才可以取悅男人。甘倩現在決定從了劉易,那麼就自然想取悅劉易,只好惜,她都還沒有正式經過堂堂正正的戰鬥,沒有真正的實戰經驗,平時只是聽別人說一些理論性的東西,到真正戰場的時候,那就都派不用場了。

這不,甘倩被劉易一親,再被劉易一撫摸,這甘倩頓時就如三魂不見了七魂,腦里一片空白,完全癱軟在小床,像再也提不起力氣來的樣子。

劉易趁甘倩癱軟得都有點不太清楚的時候,把她身早已經有點寬鬆了的衣裙給裉去。

好一對大白免啊,圓滿而白潔無暇,頭頂尖尖的兩粒絕對讓人一見就噴血的狀如中原一點紅的雪峰。

潔白和圓滿中一點嫣紅,這種美物往往能給人一種震憾人心和觀感。

還有,甘倩身最最神秘的地方,那地方,終於讓劉易再次證實了,這甘倩的確就是傳說中的那種凝脂白玉的美人兒,因為,她的下面,還真的是白虎。她的下面,在小腹之下的一片平原,從那兒一直延展到最下面的一道幽谷之處,全是一覽無遺的光潔,有如嬰兒那般的光潔,一毛不長。

由於甘倩全身下的肌膚,都是那麼的潔潤如玉,如此一來,她胸脯的兩點嫣紅就特別的吸引人的目光了,另外,還有下面幽谷的一裂嫣紅,那兒卻是一個真正可以讓人消魂蝕骨的地方啊。

未曾開始已消魂,不要說跟著又要怎麼樣了,劉易就光是欣賞、觸摸把玩,就已經覺得有一種魂兮飄兮的感覺。

不過,甘倩也更加的不堪,在劉易的手口並用之下,甘倩早就已經失去了自我控制的自制力,就只懂微閉著美眸,不停的扭動著腰肢,用鼻孔哼出一聲聲的嬌嗯。

那幽谷裂紅之處,早就已經一片泛濫。由於她的下面是特別的光潔的,所以,也非常的吸引,使得光線反射的時候,那一片泥糊的光潔小丘就顯得特別的醒眼。

劉易的長槍早已經高挺,那沒遮沒掩的幽谷之處,被劉易輕易的就尋到了,接下來,就是毒龍鑽井的時候。

槍頭勝似金剛鑽,破開了一切企圖阻截的障礙物,在甘倩似哀似歡,又顯得有點像一般的無助嗚咽之中,終於深深的探進了幽谷油井的深處。

甘倩此刻,就有如八爪之魚,有點痙攣似的緊緊纏著劉易,氣若遊絲的微微喘著氣,也不知道她現在是痛苦還是快樂。

但,凝脂白玉果然就是凝脂白玉,當初不管是鄒玉,還是益陽公主或是長社公主,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