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三百二十一章兵權在手

第三百二十一章兵權在手 (1/2)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12:15  字數:0

第三百二十一章兵權在手

據劉易所知的歷史上,烏桓一族的確曾大舉入侵幽州、冀州境地,甚至青州也遭受到這些異族人的洗掠。「域名請大家熟知」**因為這次的洗掠,使得三大州的百姓遭受到慘重的損失,nòng得三州百姓妻離子散,遍地狼煙,民不聊生。

不過,劉易也,這些烏桓族人最終還是沒能在漢地立穩腳跟,被趕出關外去的。而他們這次的進犯,似乎正是烏桓一族走向沒落滅亡的起始。不久之後,約十來年之後,他們又被曹cào遠征擊敗,他們當時繼丘力居之後頗有武勇的烏桓大王蹋頓及名王以下皆被斬殺,降漢者達二十餘萬口。

此一戰給予烏桓族沉重的打擊,使得後來的五胡luàn華期中,他們再也沒有了乘勢掘起的本錢,只淪為了別族的附屬,慢慢的走向沒落,最終得以生存下來的族人,都同化於漢族。

不過,劉易可不管烏桓人最終的下場,眼下他們要進犯大漢,劉易就不能夠坐視,對於這些對漢人不利的事,以及即將發生的歷史慘劇,只要還沒有發生的,劉易覺得就應該盡最大的能力去避免。不為,就因為也是一個漢人。更加主要的,這些烏桓人一旦對幽州進行洗掠,就必然會對劉易正在興建的大澤坡產生極大的威脅,會使劉易之前所有的努力都付之流水。

所以,劉易一定要奪取劉虞的兵權,最少要調動得了幽州境內的官兵,讓他們聽從命令參加對烏桓兩萬jīng騎伏擊的戰爭。

奪取官兵的指揮權並沒有如劉易所想像般的那麼難。

這和劉虞的xìng情有關,他注重的,是他的想法政策如何才能得到推行,對於官兵的掌握,卻沒有像公孫瓚這樣的梟雄那麼的強勢。說白了,劉虞只是一個遵從儒家思想的儒士,給人的印象就如一個和浠泥的老好人一樣,沒有的威勢,甚至可以說,這人還有點軟弱。

說真的,歷史上劉虞就對公孫瓚多次忍讓,如此才會坐視公孫瓚的強大。如果不是公孫瓚把他bī得急了,他恐怕也不會真的和公孫瓚產生直接的衝突,也不至於落得一個被公孫瓚所殺的下場。**但實質上,他的被殺是遲早的事,因為他的政策和公孫瓚的主張嚴重相左,公孫瓚又能讓一個和政見不合的頂頭上司壓著呢?如果不是公孫瓚要忍隱發展實力,否則,公孫瓚早就幹掉了劉虞。

這樣xìng子的一個人,劉易在長社公主面前直接向劉虞索要兵權的時候,呃,是以借兵的名義,在長社公主也順口說了一句就讓振災糧官劉易領幾天兵看看的話中,劉虞就訕訕然的把兵權乖乖的jiāo了出來。

論關係,劉虞也是漢室宗親,論輩份是長社公主的堂哥,但論地位,劉虞是無論如何也不及長社公主這個先帝直系親生nv兒更有地位,哪怕長社公主是一個已經外嫁出去的人。先帝的舊臣還有許多,他劉虞也算是,所以,長社公主開到金口,劉虞也不便拒絕,就算不管先帝,拿當今皇上來說,皇上和先帝幾個公主的關係還是比較密切的,劉虞他惹不起。更何況,這只是要他jiāo出兵權幾天的,也不是永遠的剝奪他的兵權,劉虞的心裡也,劉易也不會真的要了他的兵權的。

這個也自然,劉易只要借兵用幾天,待打敗了烏桓大軍之後,這些兵馬就歸還。畢竟,劉易還不想做出頭鳥,不想因為手上的兵權而和劉虞、公孫瓚產生直接的衝突,再說了,就算要了兵權,那些官兵也不一定會聽的,官兵絕不會膽敢隨擁兵自重,做出如同造反一般的事。

就在遠在關外的烏桓大軍向山海關外方向開撥進軍之時,劉易也在作著大軍進發的動員。

時下,大地上的薄霧還沒有散盡,飄飄渺渺的把三萬大軍籠罩在內。

除了三萬大軍,還有許多百姓也早起來旁觀,和烏桓大軍打仗的事,已經不是的秘密。官兵,百姓也都。不過,不管是軍隊或是百姓,他們此時都很安靜,沒有喧嘩,現場就只聽得到風吹旗杆的獵獵響聲,以及戰馬不時發出來的呼嚕嚕的噴氣聲。

劉易一身亮銀甲,腰掛長劍,大步踏上了臨時搭建起來的點將台。

亮銀甲是長社公主在十來天前聽回到大澤坡的戲志才說要組建軍隊和烏桓大軍作戰的時候,為劉易作造出來的。而且還是她親手把銀甲的銀鐵片一片一片的縫上去的,她把對劉易的擔心的心思,完全傾注在劉易這一身的亮銀甲上。當然,她是不懂這些nv紅活計的,還得甘倩在旁指點幫忙。實際上,劉易的護身亮銀甲,是長社公主和甘倩兩nv共同合力完成的作品。

亮銀甲穿在劉易身上,頓時讓人覺得本就已經俊秀bī人的傢伙多了一種英氣威武、活力無限、俊朗mí人的觀感,看得為劉易穿上這身衣甲的兩nv四目異彩連連。特別是長社公主,簡直就痴mí,這麼一個英俊不凡的男人,誰能不愛煞?長社公主甚至還決定,待劉易得勝歸來之後,一定要這傢伙穿著這身英氣的盔甲來和歡好,她特愛劉易這種英tǐng的樣子。

至於甘倩,因為劉易近段極少在大澤坡,所以,和她見面的機會也不多,劉易都還沒有機會向她展開攻勢。不過,倒是甘倩她,不從何時起,心裡開始特關心起劉易來,也有可能是聽長社公主嘮叨得多了的原因,她的心裡對劉易的印象也越來越清晰,有時候也會不自覺的想起劉易,每當想起的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