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三百一十六章大局分析

第三百一十六章大局分析 (1/1)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12:15  字數:2561

劉易在此時真的非常還真的很希望像戲志才這樣的大能人在身邊為自己出謀劃策。不過,劉易也知道,大澤坡的事務眾多,千頭萬緒,沒有田豐在主理是不行的。而組建軍隊,沒有戲志才調度恐怕也不行,沒有一個謀士協助,單憑高順、顏良這樣的武將怕也理不清一個頭緒來。

沒有辦法,身邊的謀士還是太少了,有機緣還得要多招攬幾個帶在身邊才行。

現在,身邊沒有真正的謀士,劉易也得要學著謀劃,自己也得要表現出有獨擋一面的才能,日後才可更讓人心服。

現在,許多因素都已經擺在明面,劉易覺得,綜合種種因素,想出一個相當穩妥,又能讓公孫瓚接納的辦法也不是沒有可能的。

他聽公孫瓚說了後,陷入了一陣沉思當中。

雅座內的人也都安靜了下來,連貪杯的典韋、文丑、張飛等都自主的停住了吃喝,獃獃的看著公孫瓚及劉易、劉備三人,靜待他們的決策。對於他們來說,只管衝鋒陷陣,奮力殺敵就是,要動腦筋的事,還是留給別人。

「不行!這樣應對不行!」劉易想了一會,重重的一拳砸在矮几上,使得桌面上的酒杯都跳了起來又傾側在一旁。

「哦?如此不行?哪裡不行?哪又要如何?莫非劉易兄弟你有更好的辦法?」公孫瓚愕然,對於劉易的反應感到有點意外,一連問了好幾個問題。

事實上,公孫瓚也好,劉備也罷,他們並不會認為劉易會有什麼更好的對敵辦法,或者說,他們的心裡根本就不會太重視劉易的意見。

劉備自是不必說了,劉易曾是他手下的一個小兵,心底里對劉易這種與自己平起平坐的態度不怎麼待見,所以他只是冷冷的瞅了一眼劉易,靜待劉易有什麼的說詞,並不急著出言詢問。

而公孫瓚也一樣,心底里其實也並不是怎麼看得起這個年紀還不到二十的少年,出言問劉易也只是出於一種下意識的反應,並不是說他就如何緊張劉易的意見。

公孫瓚隨劉備尋到這裡來見劉易,主要是劉易一進城的時候就挑明了身份說要見他,而對於劉易的這個官職身份,他雖然不會太過在意,但劉易既然來了,那麼自然是要見的。所以,公孫瓚就乾脆放開一點胸懷,隨劉備前來見一見劉易,看看劉易有何事要來找自己。如此,在表面上也可給人一種對劉易的重視的表象。不過話說回來,公孫瓚現在的確需要一些外來的助力,在他的頂頭上司劉虞還在打著對烏桓族人採取懷柔政策的時候,不會對自己有半點援助支持的情況之下,有人主動前來助陣,焉有拒絕之理?就看劉易能夠帶給自己多大的助力了。

而公孫瓚把自己的對敵方案說出來,這只是讓別人願意給他助力的基本,別人來到要幫助自己,如果什麼都不說給劉易知道,劉易還會和自己衷誠合作么?這些道理公孫瓚的心裡很清楚明白,如此,公孫瓚才會把對敵方案對主易說出來。這些方案,是公孫瓚和手下的謀士幕僚商議過覺得可行的,可以說是比較適合他現時的實力所能做出來的相應對敵辦法。

劉易理清了一下頭緒,說道:「陳兵關外,伺機尋敵決戰,很明顯,我們的兵力不足,而且騎兵太少,我們的軍隊,都是步騎混合,行軍的速度太慢。而烏桓大軍,他們都是游騎,都是弓馬嫻熟的騎兵,哪怕真的擺開來決戰,我們也未必可以打得敗他們,弄不好,反而會被他們包圍擊殺。」

在公孫瓚要再出言問話之時,劉易接著道:「第二個方案更加不行,據城而守,節節抵抗,太過於被動了,而且,異族入關帶給我們幽州百姓的禍害是極大的,以異族人的殘虐心性,到時候整個幽州必然是哀鴻遍野,我們傷不起啊!」

「呃,這不行,那也不行,可劉易小兄弟你可有更好的辦法?眼下發兵在即,怕也拿不出更好的辦法來吧?」公孫瓚何嘗不明白劉易所說的這些?忍不住打斷劉易的說話道。

「呵呵,公孫將軍別急,我正在一點一點理清我們的優缺點,相信總會有更好的辦法的。」劉易此時的心裡已經基本有了一個比較完整解決這次烏桓大軍的方法了,所以也不急了,扶起了倒側的酒杯,自斟自飲了一杯,清了清喉嚨道:「再說,如果採取公孫將軍你所說的第二個方案,那麼你們肯定是認為那烏桓人只是進關來搶掠一翻,之後不管我們能不能打敗他們,他們也都會撤走的是吧?」

「嗯?難道不是?匈奴也好,鮮卑也好,烏桓族人也一樣,這些年來,對我們大漢表面上是俯首稱臣,可暗地裡,哪一年不是時不時進偷偷的進來我們的國境搶掠一把就走?」公孫瓚理所當然的道。

「呵呵,西涼氐、羌等族,他們起兵反漢,攻城掠地,現在都還在和我們大漢的大軍對持著。西北河套之外的匈奴,時不時都想反漢入侵,只是迫於我們大漢對他們的鐵蹄餘威,一時半刻沒敢動手罷了。不過,不管是西涼或西北河套之地,都和我們大漢的京都洛陽有著直接的關係,不用有失,朝廷比較重視,也常駐有大軍一直對這些異族人進行鎮壓。」劉易搖了搖頭,先從整個大漢的大局上說起道:「然而,我們的幽州之地,遠離大漢中心,所以,朝廷似乎一直來都不那麼重視,也可以說,是我們大漢兵力比較薄弱之處,我就怕,這次烏桓族搞出這麼大的動作來,未必就是進來搶掠一把就走,就怕他們進來了就不想走了。」

這一點,是劉易剛才靈光一閃而想到的,因為如果單純是來搶掠的話,烏桓族人的大王丘力居何必要如此勞師動眾?還要聯繫上別的小數游牧民族一起來搶掠?以異族人的狼性貪性,又豈會願意和別人分享掠奪到的東西?這次的進犯,恐怕就不會那麼的簡單。

聽劉易這麼一說,公孫瓚還真的猛然一驚,這是他或者他手下的那些謀士都沒有想到的地方。

「劉易兄弟,快,把你的想法跟我們說說。」公孫瓚首次正視劉易的分析,坐正了身體道。

「西涼氐、羌等族造反作亂,匈奴人的蠢蠢欲動,那麼北方的異族人又豈會安份?再說,公孫將軍不要忘了,年前反漢的賊首張純,此時正是烏桓族大王丘力居王帳里的坐上客,哪怕丘力居原本沒有攻城掠地的想法,在張純的遊說之下也會產生這樣的念頭。就怕他們進關來之後,不分兵搶掠,合兵一座一座的城池打下來,到時候,我們所有的應對方案都派不上用場!」

劉易說破了公孫瓚第二種對敵方案不可行的地方,公孫瓚開始坐不住了,神色也凝重起來,不知不覺之間,額上也冒出了點點的汗珠。哪怕是劉備,此刻也有點正襟危坐。

從大局來看,烏桓族人估計還真的有進佔幽州,進據不走的可能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