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三百一十三章情深義重

第三百一十三章情深義重 (1/1)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12:15  字數:2453

和關張相遇,劉易也不急著馬上去見公孫瓚這麼快,也難得劉備沒有跟在關羽、張飛兩人身邊,這是一個和他們接觸搞好大家關係的好機會。劉易估計,此時劉備可能正在公孫瓚的官衙商議著事情,也唯有如此,關、張兩人才會有機會溜出來看看這右北平的城鎮風貌。

和關羽、張飛邊走邊聊,劉易所猜想的果然沒有錯,此時劉備正在公孫瓚的官衙之處商議事情。而劉備和關羽、張飛等人也是才來了兩天,昨天才剛到,他們帶來了最近才在平原縣招募到的三百士卒,

張飛當先領路,把大夥領到了一間門面還算不錯的酒家來。

劉易一行人並不多,只有三十來人,除了劉易的十八親衛之外,劉易還給典韋、文丑配了幾個親衛,所以才有三十來人。畢竟這兩個大老粗雖然武力超群,可是太過大大咧咧,平時一點都不注意生活細節,有時候隨時隨地都有可能喝醉了倒頭便睡。呵,說是配幾個親衛保護他們,實質上等於給他們配了幾個照顧他們日常生活的保姆。有時候劉易還想,如果自己的基地建成,一切都有了保障的話,還得給自己手下的戰將找個女人讓他們成家立室,如此可以讓他們在生活上有人照顧之餘,也可讓他們更加安心買力為自己辦事。

親衛牽著戰馬交給店家小二去喂草料,然後才在店裡找地方坐下吃食,至於住的地方就不用投店住宿了,一會劉易去見了公孫瓚,自然由公孫瓚解決這方面的問題。

這間酒家,門面是二層的木建樓房,劉易和關羽、張飛及典韋、文丑五人在二層的一個雅座里坐下。

「店家!拿你們這裡最好的酒來!」張飛才盤腿坐下,便迫不及待的一拍矮几,大聲的嚷道,未了又再叫道:「還有菜,牛肉什麼的,能下酒的菜儘管給我上來。」

張飛向來豪爽,今天見到劉易他的心裡特別的高興。說起來,張飛也是涿郡人,近年跟著劉備東征西戰,鞭打督郵之後,又四處躲藏,並沒有歸過家,見到劉易這些曾經的戰友,又是老鄉,張飛就有一種一醉方休的說不清楚的感受。嗯,或者說,張老黑這傢伙因為見到劉易等老鄉,心頭不禁就有點想家的念頭了,只不過,他可不懂把想家的這種心情如何表達出來,如此,就唯有喝酒謀求一醉了。

劉易讓關羽坐了主位,劉易發現剛才和關羽相認之後,這關羽似乎說話不多,變得像總有點心事重重的樣子,劉易不禁對關羽道:「關二哥,怎麼了?見到我們不高興么?」

「哦。哪裡?」關羽似在沉思之中醒了過來,搖了搖頭,想了想又問道:「哦,對了,當初在洛陽,我和大哥三弟走了後,你們怎麼樣?受傷的那些弟兄都沒事吧?」

聽關羽講到當初在洛陽和大家分別時候的事,張飛也不嚷嚷了,也安靜了下來。

「沒事,輕傷的都好了。」劉易本不想再多說這方面的事,也不好在關、張兩人的面前表露出對劉備有不滿的樣子,只好像很輕鬆的道。

「那重傷的呢?」關羽的臉上松馳了一下,但緊接著又問。

「重傷的差不多都沒救回來,最後就剩下我和另外幾個兄弟,另外鄭石大哥一條腿沒能保住。」劉易如實的說道。

「唉,劉易小兄弟,真的對不起,當初……當初我們走得太急了……」關羽的丹鳳眼像被蒙上一層迷霧,切切的看著劉易道。

「嗨!關二哥,別說這樣的話,我們兄弟真的沒有怪過你們,從來都沒有。」劉易此時明白了關羽的意思,原來關羽的內心裡一直都對當初拋下自己等人而感到內疚啊。

武聖關公果然是一個情深義重的人,也難怪他受到後世的萬人景仰,永享人間煙火了。

「話是這麼說,可是畢竟你等都是我們從涿郡帶出來的,說好有福共享,可是……我們卻在你們最需要救治的時候離去,不能把你們帶回家裡去,這……唉,關某心裡有愧,對不起你們啊!」在劉易的面前,關羽覺得自己都難以抬頭正視劉易,心裡愧疚得有點痛。

「嗨!別說二哥了,俺老張想起這件事,想想就越來越不對勁,就好像……就好像我做了什麼錯事似的,一直來都心裡戚戚的,總覺得有點不太踏實。」張飛此時也像沒心沒肺的說道:「嘿!俺今天見到劉易你這小子我才明白過來了,一見到你還活蹦蹦的站在俺面前,俺的心裡一下子就踏實了,哈哈,見到你跟那些兄弟,俺老黑真的打心底感到高興!有句話怎麼說……對!叫做活著就好!」

真情流露啊,關羽、張飛都是性情中人。不過,劉易覺得說到這就差不多了,如果再說下去,恐怕就要說到劉備,說到當時他們為什麼要拋棄大家了。現在關羽、張飛和劉備的親切關係可不是說笑的。這關羽就好幾次都差點說出劉備在這件事做得不夠地道的話來,但他還是忍住了。劉易在他們自己沒有說出來的時候,絕對不會說,免得他們以為自己在挑撥離間。不過,劉易相信,通過今天的相遇,將會在關、張兩人的心裡留下一個非常深刻的印象,將來關、張兩人再看劉備,在劉備滿嘴仁義的時候,恐怕總會想起曾經有發生過的某一件某人做得不夠地道的事來。

「哈哈,張三哥說的對,大家都活著就好,關二哥你也不必再介懷了,來來,不說這些了。咱們喝酒,他鄉遇故知,大家喝個痛快!」劉易趁著店家送來酒食的時機,把話題揭過。

典韋、文丑兩人在劉易的面前不敢太過放肆,沒怎麼哼聲,現在開始喝酒了,酒過三巡之後,他們就放開了,和關、張兩人打成一團。武人間的交往要比文人間的交往簡單多了,幾壺酒下肚,大家就拍著肩膀稱兄道弟了。

趁著張飛和典韋、文丑拼酒之機,關羽舉杯對劉易道:「劉易兄弟,剛才你說是你是官了?」

「對啊,俺家大人是皇上親自封的大官呢。」文丑正要找關羽喝酒,剛好聽到他的問話,代劉易答道。

劉易舉杯和關羽遙敬了一下,一口喝下,拭了拭嘴角的酒漬才道:「振災糧官,其實我來這右北平和你們來的目的都是一樣的,都是來和公孫將軍一起抗擊異族的侵犯,這不,在城門口碰到你們就先到這來了,一會還得要去見見公孫將軍呢。」

「哈哈,誰說要見我啊?」

劉易和關羽說著的時候,廂房雅座的木門被推開,一個白袍大漢笑著走了進來,他的後面還跟著一個身形也比較修長的灰衣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