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三百零三章想嫁人來找我

第三百零三章想嫁人來找我 (1/1)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12:15  字數:3116

張寧對劉易之恨,有如殺父之仇。如果不是想著借劉易這個新晉四當家的身份便利為自己保存一點心腹手下,讓自己能夠帶著多少人馬離開黑山的話,她在黑山道觀里就當場揭穿劉易的真正身份,讓同樣對劉易恨之入骨的張燕殺了劉易。

一切都按著張寧的計劃進展得非常順利,張寧利用張燕送劉易下山之機,命自己的心腹在前山放火,然後她自己領著黃巾力士斬殺了監守著她的黃巾士兵,悄然的離開了道觀。接著就是化成黃巾小兵的模樣,和借上山察看火情實是來接應的手下匯合,再混入了騎兵隊之中。

兵不血刃的迫走了孫輕及他的人,就到了解決劉易的時候。

張寧以為自己有三百多人,還有十多個黃巾力士,要解決劉易是很輕鬆的事,可是,當要發難的時候,她才發覺這個劉易還真的不簡單。反而被劉易搶先攻擊,並不費吹灰之力就斬殺了自己不少手下,從而突出了自己的騎兵包圍。

張寧現在還有十多個黃巾力士,這些死士可是自己爹爹留給自己最忠誠的護衛了,也是最珍貴的一筆遺產。可惜,這十多個忠誠的護衛若真正的激發他們的潛力,讓他們變成黃巾力士的話,十有八九都難以回復正常,也就是說,一旦讓他們變成黃巾力士,他們在狂暴過後要不是直接死去便是成了一個沒有思想靈魂的廢人,只有極個別的,精神意志特別頑強的人才可以回復正常。基於這樣的一個缺點,在黃巾力士又剩下不多的時候,用一個就少一個的時候,張寧還真的不太想把他們變成黃巾力士。

特別是現在,劉易是在戰馬上,把他們變成黃巾力士的話,也追不上劉易,所以,張寧忍住了衝動,沒有動用黃巾力士。

當劉易已經突了出去,卻又殺了一個回頭,看著劉易大開殺戒一連擊殺了自己十多個手下之時,張寧看得眼都發紅了。可是,劉易的強橫,自己的手下沒有一個可以與之相敵,那些黃巾力士在沒有變身之前,最多只能算是三流武將。所以,張寧一氣憤激動之下,自己親自挺劍上前阻擊劉易。

可是,張寧才和劉易一照臉,就發現劉易的槍鋒已經快速的擊正自己的面門,一道凌厲無匹的殺氣似要把自己的頭部擊爆一樣,強橫的氣息,讓張寧面對劉易的槍尖,竟然難以閃避,眼睜睜的看著陰寒的槍尖擊來。

「我命休矣……」張寧奮力的揮了一下手中的青鋒劍,但心裡卻無力的嘆了一聲,第一次,讓張寧感到自己在劉易這壓倒一切的武力之下,死神離自己是這麼的近。

「聖女小心!」

左右湧來的護衛看到這個情況,全都驚得魂飛天外,齊齊的驚叫一聲。

對於這些黃巾士兵來說,張寧就是他們的主心骨就是他們的信仰,如果張寧發生了意外的話,他們還真的失去了活在這個世上的意義,所以,幾乎所有的人都被劉易的這一槍嚇呆了。

無可否認,張寧的確是一個非常難得的美女,她的姿色和劉易懷內的易姬幾乎是春蘭秋菊,各勝擅長,嬌俏絕美的臉龐,自有一股不容人侵犯的聖潔感。劉易憑心而論,若單以姿色來說,這張寧要比長社公主及益陽公主還要俏麗多一分,只可惜,她的腦子有問題,總是一心想著什麼推翻漢廷,奉行那太平道的一套。

劉易的心裡的確已經對張寧產生了一種反感,可是美女就是美女,哪怕是一個毒婦,劉易可能都難以真的下手殺了她,更何況是這個只是被洗了腦的張寧?

所以,一念之間,劉易的槍尖一側,並沒有真正的洞空張寧的面門,而是從她的臉龐一刺而過。

唰的一聲,槍尖帶起的強勁氣流在張寧的側臉帶出一道淺淺的血痕,再哧的一聲擊破了她的黃色頭巾。

盤在張寧頭上的秀髮如瀑布一般撒了下來,一篷秀髮被劉易的殺氣撕斷,飄灑在空中。

「哼!憑你們就是殺我?看在你是女流之輩的份上,今天本公子就饒你一命,再敢說半個不字,我劉易發誓把你們這裡的人全部斬殺!」劉易收槍立馬,停在了張寧的面前冷哼了一聲道。

「你……愛殺就殺,我們太平道的人從來都不怕死!」自問必死的張寧見劉易卻不殺自己,這讓她錯愕之餘,又感到有點難堪,有點使性子的嗔道。

「嘿嘿,還別說,我這個人最懂得憐香惜玉了,如此嬌滴滴的女孩子還真的下不了手。」劉易舉槍環指了一下四周還在發獃的黃巾騎兵道:「給我留下一半的戰馬,說出太平道的藏寶之地,走吧。」

「聖女……」幾個黃巾騎兵怕張寧再說什麼,趕緊提醒的叫道。

張寧還在劉易的長槍攻擊範圍,而劉易的強橫從眼所見,這些人怕張寧一時想不開激怒了劉易,怕劉易真的會擊殺了她。

張寧此刻的心裡有如打翻了五味瓶,五味交雜,她想不到劉易真的放過自己,自己可是太平道的聖女,在可以擊殺自己的時候竟然會放過自己?要知道,如果拿著自己的人頭去向朝廷領功,那是一件多大的功勞啊,他竟然說放就放自己走?

張寧自己的心裡可以當劉易是大仇人的啊,再說劉易是官自己是賊,本就是死敵,可是,這傢伙竟然肯放自己走?

劉易見張寧的臉色時白時紅,沒好氣的再說道:「一個女兒家,別再想著那些打打殺殺的事了,什麼的太平道、黃巾軍什麼的,都是扯淡,朝廷腐敗什麼的,又於你何干?難不成你還真的想反了漢你自己做皇帝?做女皇?你隨便去問一個百姓,問問他們可不可以接受你一個女人來掌治國家?所以,你的那一套,根本就是行不通的,只是一些愚弄百姓的口號,按你太平道的那一套,基本就不可能打得下江山,基本就治不了天下,呵呵,還是找個好人家嫁了,生兒育女才是你的本分。」

「我要怎麼關你什麼事?」張寧一咬牙,俏臉一揚道:「我們太平道的事輪不到你來管。」

「得,算我多嘴,當我沒說過。」劉易知道自己一時半刻是難以改變張寧心中的信仰的,策馬走近了一點,也不怕張寧會突然對自己發難,和她的戰馬交錯過而,在交錯而過之時,劉易頭一伸,在她的耳旁快速的說道:「如果有一天你想通了記得來找我,想嫁人的時候別嫁給別人,我等你。」

劉易嘴裡的熱氣噴在張寧的耳垂上,讓張寧的臉蛋一熱,心裡不覺顫了一下,下意識的崔馬向前,離開了劉易的掌控範圍。

這時候,張寧的心裡不自禁的一陣慌亂,不自主的想起在耿家第一次見到劉易時的樣子,不知道為何,心裡頓時覺得劉易這傢伙雖然有點色色的,但似乎也不是那麼的可恨。

「巨鹿太平道祭壇地下。」張寧咬了咬牙,還是告訴了劉易太平道的藏寶之地,她說完跟著又嬌喝一聲:「我們走,去泰山找管亥大哥!」

對劉易雖說有恨,可是助她從黑山帶了這麼多心腹手下出來,在自己翻臉要殺劉易時,劉易又饒過了她一命。張寧現在無論如果也難以再厚著麵皮命令手下對劉易攻擊了,更何況,如再起爭端,損失的可能只會是自己的人馬。這件事,似乎還真的是自己過河拆橋,做得有點不太地道,張寧現在也有一種無顏再和劉易面對面的感覺。

所以,她下令之後,頭也不回的策馬消失在林間深處。

她的手下,自然也呼啦一聲跟著離去,當然,也把那些被劉易擊殺的黃巾士兵的屍體也一起帶走了。

看著慢慢消失在林間的騎兵,劉易又想起了點什麼,對著張寧消失的方向大聲道:「管亥未必可靠,小心他是第二個張燕!真到了無路可走的時候,記得來找我劉易!」

劉易的聲音在林間回蕩,卻沒有人回應。

噗哧……

在劉易懷內的易姬卻突然的笑了一聲,危機解除,她也不驚了,她忍不住在劉易的大腿上狠狠的捏了一把道:「看到那張寧漂亮又想打她的主意?」

「呃,哪有?」劉易被易姬捏得吸了一口冷氣,趕緊否認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