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三百零二章過河拆橋

第三百零二章過河拆橋 (1/1)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12:15  字數:2821

事實證明,劉易的小心是沒有錯的,張寧的手下在劉易躍上馬背的時候,幾乎也同時的動了起來,把劉易圍在中間。

「我說張寧小姐,你拆橋都挺快的。」劉易說著的時候一伸手把馬背上掛著的長槍拿到了手上,然後勒馬正對著張寧,沒有因為被人圍困而緊張,反而笑吟吟的對張寧道:「其實我早猜到黑山困不住你的,憑小姐的武藝及你手下的黃巾力士,如果要離開黑山,硬闖也可以離開黑山,你之所以想我幫忙助你離開,只不過是想帶走你的手下,保存一點實力罷了。我說的對不?」

「沒錯!我如果想要離開黑山,早就可以離開了,之所以留在黑山,就是想盡最大的努力勸服張燕,讓他以反漢大業為重,可惜他有野心卻沒有大局觀,以為擁兵自重就可以安於一偶,不知道如果不把這個漢廷推翻,這天下永遠都沒有他安身立命之處!不過也好,讓他在黑山鬧騰,吸引朝廷官府的注意力,而我就可以到別處去活動,相信終會有一天,我一定會推翻這個腐爛了的朝廷,還天下一個朗朗乾坤!到那時,就是黃天當道的時候!」張寧沒有否認劉易的猜測,目光閃閃的盯著劉易說道。

「嗯嗯,有機會的,功夫不負有心人嘛,不過,怕就怕到時候未必是黃天當道哦。」劉易對張寧這種過於執著的思想信仰有點無語。

大漢氣數已盡,有識見的人都可以看得出端倪來,也的確差不多到了改朝換代的時候,可是劉易知道到最後絕對不是張寧的太平道掌管天下。沒有一種中心思想,沒有一種切實可行的改變朝廷政權腐爛的思想做法,單靠喊喊什麼的蒼天已死、黃天當立的口號是成不了大事的。

張寧現在都還沉溺在太平道的一些空泛的宗教思想觀念及口號式的社會政治思想當中,她對於太平道的宗教思想過於的沉迷,已經到了不切實際的地步。她也不想想,不管太平道的宗教思想是否切實可行,單單說她只是一個女人,這就有了許多的局限性。

這個時代,始終都是男尊女卑,女人始終都是一個附屬的地位。張寧的這個太平道聖女的身份,只是這個宗教之中的一個廣告式的標誌,並不是這個教派之中掌握實權的教派象徵。

劉易相信,平時張寧在太平道之中,恐怕最多的就是充當一個宣傳太平道教義的角色,極少參與到太平道的真正管理上去。太平道之中,隨便一個渠帥或者張角身邊的一個親隨將領,恐怕在黃巾軍之中的威信都要比張寧高,權力也比張寧大。現在,張角已死,轟轟烈烈的黃巾起義已經失敗,可以說,太平道早已經名存實亡,天下各地倖存的一些黃巾軍,也都在各自為政,在官府兵鋒不及的地方掙扎求存。

面對這樣的狀況,張寧居然還口口聲聲的說什麼的反漢大業,說什麼的黃天當道,呵呵,這也實在是太扯談,太過痴心妄想了。

張寧對於劉易語中的諷刺不置可否,而是神情一凝,冷冷的道:「想你也是聰明人,現在給你兩個選擇,第一,加入我們太平道,和我們一起共舉大事,這樣的話,本聖女可以對你過往加於我們黃巾軍的傷害過往不究……」

「哦?那麼第二個選擇呢?」劉易打斷了張寧的說話道。

本來劉易還有點欣賞張寧的美色的,但現在,劉易發現這個張寧有點像後世中那些被傳銷洗了腦的無知少女一樣,對於政局一點都看不清,過於迷信太平道的教義,已經到了一種有點腦殘的地步,這讓劉易第一次對美女產生了一點反感。

「第二,就是死!」張寧抬手指了一下四周,道:「你現在已經被我三百多死士圍著,你想如果不答應加入太平道你還能走得了嗎?不過,你放心,我會饒了你娘子一命。」

「哈哈……」劉易聽後不禁大笑起來。

「怎麼?給本聖女一個明確的選擇!」張寧皺了一下秀眉,不悅的道。

「哈哈,還真的有點意思了,聖女?呵呵,難道你忘了我是怎麼上黑山的?那是在公孫瓚的上千上萬的騎兵之中殺出來的,你還想憑你這兩三百騎兵困得住我?醒醒吧,看你還是一個美女的份上,我奉勸你一句,該是醒來的時候了,你的太平道不適合打天下,更不適合治理天下,你們永遠都不會再有機會成事,敢說,你們黃巾軍不會再有年前的規模了,漢廷可能會滅,但坐江山的絕對不會是你們太平道黃巾軍,是張三或者李四,但絕不會是你。」劉易覺得和張寧也說得差不多了,單手舉起長槍,元陽真氣透往槍尖,嗡的發出一聲震響,目光一凜,道:「我也給你兩個選擇,第一,完成我們的協定,告我你們太平道的藏寶之地,然後我們各走各路;第二,我殺光你們,送你們去閻王那報到!」

「找死!」張寧聽劉易如此一說,頓時怒了,剎時間,舊仇新恨湧上心頭,想也不想的撥劍一揮道:「殺了他!」

劉易知道如果不給點厲害張寧看看今天是難以善了,當下雙腳一夾馬腹,長槍一挺,連人帶馬一下子撞入了騎兵之間。

「娘子,閉上眼睛。」劉易不想易姬見到鮮血受驚,交待了她一聲後,長槍才如閃的刺入擋在前面的騎兵胸膛,哧的一聲,隨著劉易的槍尖撥出,鮮血飛灑了出來。

「喳!」劉易馬不停蹄,從騎兵中堪可閃過一馬的空隙中衝過去,碰碰的幾聲,又是幾個騎兵被劉易擊下馬去。

一時間,本想圍殺劉易的騎兵慘叫連連,人仰馬翻,亂成一團。

這些騎兵都是張寧的心腹手下,也算得上是精銳中的精銳了,可是,無論怎麼的精銳,都只是一些普通的士兵,連三流武將都算不上。當然,其中或許有幾十人武力不錯的戰將,但充其量不過是一些三流連二流也算不上的人,怎可能是劉易之敵?或者也有不少人可變成黃巾力士,可是在蒼促之間,也來不及變成黃巾力士,所以,在劉易的衝擊之下,根本就難以攔得住劉易,只一個衝殺,劉易便衝出了騎兵的圍困,馬後倒下七八個人。

不過,劉易並不打算就如此逃離,衝出了包圍之後,劉易勒馬回頭,想也不想的迎著殺過來的騎兵再衝殺回去。

「殺!」劉易下手不留情,勁氣透槍而出,噗噗的幾聲,一道殺氣一連貫穿了幾個騎兵的胸膛,如果殺氣有實質的話,就可以看到幾個人如羊肉串一般被串成一串。

這次和被公孫瓚的騎兵追擊的時候不一樣,和被黃巾騎兵時圍著的時候也不一樣,不是漫山遍野的敵人。現在張寧滿打滿算也不過是三百人,而這三百人也不可能全部都同時圍著劉易來攻擊,更何況劉易還是在活動著的?真正能攻擊到劉易的就只不過是十多騎,所以,劉易一點都不擔心自己會應付不了這幾百人。想想趙雲單人匹馬殺得張燕帶著百多騎都要亡命奔逃,劉易的心裡便更加的有信心面對張寧這三百騎。

「狗賊!休得猖狂!」張寧對劉易的武力還是有點估計不足,還以為自己這麼多人,應可以輕鬆把劉易斬殺的,見劉易一連擊殺了自己十多個手下,頓時紅了眼,策馬揮劍殺了過來。

「來得好!」劉易見張寧居然敢親來和自己對戰,心裡一喜,再次一槍擊出,往張寧的面門發出了一道勁氣。

透槍而出的殺氣,呼的一聲一下子就擊到了張寧的面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