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三百零一章鬱悶的孫輕

第三百零一章鬱悶的孫輕 (1/1)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12:15  字數:2457

燦爛耀眼的陽光從路旁高大的樹丫之間傾泄下來,一道道的光線之中可見那滾滾翻動的塵埃。

「吁吁……」

劉易率先勒住了戰馬,再抱著易姬跳下馬來,再對紛紛勒馬停住的黃巾騎兵道:「好了,趕了差不多一個時辰的路,我娘子累了,大家都停下來休息一下。」

「四弟,不是說好訓練大家的騎術么?這樣一路急馳有什麼用?要不先跟大家說說如何掌控戰馬作戰的要領吧,剛才一路馳來,不少兄弟不懂騎術,都摔傷了好幾個。」孫輕勒停了戰馬,慢慢的策騎走到了劉易的一旁道。

孫輕看似語帶商量的和劉易說著話,但他的心裡去對劉易有點不滿。因為他覺得大當家對這個劉天太過厚愛了,才認識不久,一到黑山就讓他做了四當家,居然還讓他統領了騎兵,說實話,如果不是這劉天在擂台上展現出不俗的武力,孫輕肯定會出言勸大當家不要和這劉天結拜,不要輕易讓劉天做黑山的四當家。他現在,就是想故意出點難題,看看這個年紀輕輕的小子有什麼的本事訓練騎兵。

「呵呵,也好,那就讓大家下馬來,集中到這跟大家說說騎術的要領。」劉易淡淡的應了一聲道。

劉易和這黑山二當家沒有怎麼說過話,不熟,也不打算和他再做太多的糾纏,如今到了這裡,也是和張寧分道揚鑣的時候了。

劉易拿出水袋及乾糧給易姬,讓她坐在一棵大樹下歇息,然後對隱在騎兵中的張寧打了一個眼色。

不一會,騎兵們把戰馬栓在路邊的樹桿上,集中到了一起來。不過,並不是全部,沒有集中過來的黃巾騎兵在裝模作樣的悄悄在外圍把集中過來的人圍了起來。

呵呵,直到此時,孫輕都還沒有醒覺到發生了什麼事,他見到還有差不多大半人沒有集中過來,不禁喝道:「還沒有集中過來的速度一點,把戰馬栓好,說你們呢,還坐在戰馬上幹什麼?」

由於大當家張燕早在暗裡有過命令,出於監視劉天的原因,騎隊真正的統領是孫輕。所以,孫輕看到還有騎兵不聽自己的命令,沒有下馬集中過來,他的心裡的點火大。

「好了,孫二當家,那些人不集中過來就算了。」劉易在這個時候也不想再和孫輕裝了,因為他心裡知道那些悄悄圍在外圍的騎兵都是張寧的人,現在也是時候解決孫輕這些人了。

「不集中過來又怎麼向他們傳授騎術要領呢?我也很想聽聽四弟你的訓練騎兵的高見哈。」孫輕還沒有回過神來,還一心的想著讓劉易出出洋相,看劉易能否說得出一個初一十五來,就等著劉易說得不對的時候,自己再站出來糾正,如此也可落落劉易的面子,在騎兵面前樹立自己的威信。

「嘿,我說的意思是他們不用再練習什麼的騎術了,還是憑自己的兩條腿跑路回來更加安全一點,這樣就不用摔下馬下摔傷了。」劉易說完,轉頭對騎兵中的張寧笑了笑道:「聖女你說是不是這個道理?」

「聖女?」孫輕一聽,有點聽不明白,但隨著劉易的目光一看,臉色一下子就變得慘白。

「別動!全都別動!」

外圍的騎兵剎時一下子動了起來,明晃晃的刀槍劍戟齊出,齊齊的指著集中在一起的那些黃巾騎兵。

突然出現如此的變故,被圍的騎兵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驚亂的東張西望,不知道要作何反應才好。

「沒錯,孫二當家不用再送了,看在大家都是黃巾軍的份上,我也不為難你,帶著你的這些人回去吧。」張寧策馬從騎兵中出來,冷眼看著孫輕道:「你回去告訴張燕,如果他還眷念著太平道的信仰,尊重大賢良師的遺命,那麼就請他好好檢討自己的行為,謹慎選擇今後的出路,否則,他在黑山上如何對我,本聖女來日必會加倍奉還,到時候,相信天下之大,再也沒有他的安身立命之地。哼,別以為占著黑山險要地位,手下有十來萬嘍羅我就拿他沒辦法!」

張寧被大當家軟禁索要黃巾力士訓練秘法之事孫輕當然知道,這事除了張燕的真正心腹,別的人都不知道實情,一般的黃巾士兵,他們只知道聖女被大當家供奉在後山觀道,實情是如何的,誰也不清楚。所以,現在張寧居然突然出現在這裡,的確讓孫輕大吃了一驚。

黑山黃巾軍說明了就是山賊,官兵鎮壓,百姓仇恨。如果若讓太平道的人知道了黑山軍在大賢良師屍骨未寒的時候居然囚禁聖女張寧,恐怕整個黑山軍都會被天下所有的太平道黃巾軍仇恨。到哪時,黑山軍可能就真的到了世界未日。這個道理孫輕也是明白的。如果有可能,孫輕絕對會想把張寧再捉回去,但現在的形勢卻不讓孫輕有半點想法。

到現在,他也終於知道了原來這個劉天是和張寧是一夥的。

「孫輕拜見聖女,哈,大家都是兄弟,怎麼要刀槍相向啊?孫某不太明白了。」孫輕的心裡雖然已經明白,但又不太甘心自己被灰溜溜的趕走,想留下一些場面話。

「滾!記住把本聖女的話帶到,再哆嗦,就要連你也留下了。」張寧玉臉一寒,不想和孫輕多說。孫輕這些人始終都還有著黃巾軍的名頭,張寧也不忍把他們斬殺在這裡,只好趕他們走。

「戰馬留下,滾!」張寧的那些手下挺著刀槍向孫輕逼去。

孫輕的心裡鬱悶無比,今天無端端的被人耍了,不過,他也知道多說無益,只好一低頭,對被圍的人一揮手,灰溜溜的往來路跑回去。他看了一眼情況,知道這騎隊里有大半人都是張寧的手下,自己若反抗必討不了好處,更何況張寧的護衛隨士都可變黃巾力士?更有一個武力不在自己之下的劉易在?所以,他不敢和張寧翻臉。

可憐孫輕這一群人來時策馬,回去時卻要憑雙腳跑路,不過還好,不用怕從馬上摔下了。

孫輕帶著他的人一起,劉易馬上就動了起來,三兩步走到了易姬的身邊,抱起他一下子躍上了自己戰馬的馬背。

劉易知道,自己和張寧並不是一夥的,孫輕雖然帶走了差不多一半人,但還剩下一大半騎兵,誰知道這張寧會不會過河拆橋?誰知道她會不會馬上和自己翻臉?再說,劉易這次和張寧見面的時候,很清楚的感覺到張寧對自己的恨意。

所以,不管怎麼樣,還是先做好準備再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