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二百九十六章張寧的恨

第二百九十六章張寧的恨 (1/1)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12:15  字數:2308

劉易發現,自己眼下已經陷入了一個進退兩難的局面。

丫的,劉易的心裡不禁恨恨的想,這張燕無端端的搞什麼結拜啊?還要到後山的那個什麼道觀去請聖女張寧來做主持見證?要知道,自己和張寧是見過面的,和張寧見面的話,身份馬上就暴露了,到時候還談什麼的結拜?估計張燕馬上就和自己反目成仇,自己也馬上陷入萬劫不復的境地。

事實,不說去見到張寧會不會被其識穿自己真實身份的事,哪怕是和張燕結拜這事也不行啊。哪怕只是用劉天這個假名字,但要真的去和張燕這個山賊結拜,就算是假的,劉易的心裡也不會願意。這張燕算什麼東西?值得自己去和他結拜么?就算是假的,今後傳出去都會污了自己的名聲。

如果不是有上千成萬的黃巾兵,劉易現在還真的想把這山賊頭頭張燕幹掉,然後帶易姬下山了事。可是,劉易發現自己自從碰上了張燕這些黃巾軍開始,一直到現在自己都很被動,許多事都不是自己說了算,一切都只能順勢而為。

「怎麼?兄弟還有什麼疑問?咱們黑山軍,乾的都是大事業,如今朝廷無道,我們就要反了他的。呵呵,咱們兄弟一見如故,結拜為兄弟,同生共死,今後有福共享有難同當。走走,兄弟們,去後山!」張燕不容分說的拉著劉易便走。

張燕自然看得出劉易似乎並不是太願意和他結拜,不過,張燕的心裡鬼精鬼精的,他知道唯有通過這樣的方式,才可以真正的把劉易栓住。只要結拜,那麼自己就是大哥,以後劉天就必須要聽自己的,否則,這劉天就算有再強再大的本事也難以在黑山上混下去。

呵,古時候的人注重忠義,特別是在漢代的時候,忠義的名聲很重要,一般的情況之下,沒有人敢輕易做出違背忠義的事來。像那關羽,他就把古時候的忠義兩字演澤到了極處,也因此而讓後世的人稱關羽為關公武聖,受到無數人的尊崇敬仰。現在,是劉易的武藝讓張燕感到有點害怕了,所以,只能用結拜為兄弟這個事兒來管束住劉易,利用忠義的名聲來栓住劉易,想劉易為其所用。

而劉易被張燕拉著,只好無奈的跟著他被一眾黃巾頭目簇擁著往後山走去。

當然,劉易現在隨時都做好了和張燕馬上反目的準備,經過擂台兵器架的時候,順手拿了一把朴刀掛在腰間。沒有辦法了,被張寧認出自己的真正身份的話,也就只能冒險一博,擒賊先擒王,把張燕制住,拿他來交換易姬以及讓他護送自己下山。

早知道上了黑山也難以避免身份被識破而陷入危機,在被黃巾軍圍住的時候就應該不顧一切帶著易姬衝殺出去算了,免得現在的局面更加不受自己控制。最少,當初還和易姬同騎在一馬之上,現在,恐怕易姬也在那張燕的監控之下,如果不把張燕制住,恐難以把易姬也帶走了。

不過,現在也不是劉易自怨自艾的時候,昨天劉易沒有帶著易姬逃走,那是因為劉易被公孫瓚的騎兵追趕了一天,體內的元陽真氣不足以支持他作持久的戰鬥,那是沒有辦法才會順勢隨張燕上黑山的。

經過一晚的回復,劉易的元陽真氣已經回復得差不多,那太陽能手機也自動充了不少電能,只要元陽真氣足夠,哪怕是身陷千軍萬馬之中,劉易有把握突圍出去。畢竟,暴發出來的殺氣無堅不摧,劉易相信,就算是張燕也難以抵擋得了自己的一道劍氣。

既然劉易打定了大不了就翻臉的想法,心裡反而安定了下來,並沒有馬上就對張燕發難。沒到最後時刻,也沒有必要馬上動手,等和張寧見面,看看她是否認出自己再說吧。

說實話,和張寧正式見面就只有一次,也差不多相隔了好幾個月,說不定張寧已經認不出自己也說不定。

自然,這只是劉易一廂情願的想法,張寧又怎麼可能認不出他來呢?事實上劉易現在就算是化成了灰,張寧也能一眼認出劉易來。

張寧現在可以說是已經把劉易恨之入骨了。她覺得,自己如今所有的一切,都是拜劉易所賜。

如果劉易沒有到耿家裡把那長社公主救走,那麼她就不用離開耿家,依然可以在耿家穩坐釣魚台,慢慢實行自己重新佔據巨鹿,從容布置太平道東山再起的計劃。可正因為劉易,讓她不得不離開耿家,離巨鹿,迫不得以的要去尋求黑山張燕幫助。也正因為她主動找上了黑山張燕,才使她失去了所有的主動權,最終受到了張燕的軟禁制協。

如果沒有劉易,張寧相信,只要自己還在耿家、還在巨鹿,那麼就可以掌控整個大局。就算張燕不出兵到巨鹿來,她也相信只要自己登高一呼,憑著自己是張角的女兒,憑自己是太平道的聖女,絕對可以在短時間之內拉起一支大軍,穩據巨鹿。她相信,只要她在巨鹿立穩腳根,那麼天下的黃巾舊部就會聞風而動,紛紛來投,到那時,大事可圖。

可是,因為劉易,她的所有一切計劃都付之流水,她能不恨劉易么?

還有,縱是被劉易救走了長社公主讓她不得不離開耿家離開巨鹿,還不至於讓她恨劉易到入骨的地步。讓張寧對劉易更痛恨的是,劉易在盤蛇谷將她打得極慘,那一戰,把讓她所有希望都破滅了。

她當時在杜長的軍中,雖然沒有取得那五萬黃巾軍的絕對控制權,但也憑自己的影響力掌握了大半的黃巾軍。事實上,當時杜長雖然看似已經把她監控了起來,但她隨時都可以發難一舉奪取杜長的統軍權。只不過,她不想一下子和張燕撕破臉皮,想著憑藉大半的黃巾軍,也可以殺回巨鹿,重撐巨鹿郡。可惜,劉易的阻擊,讓她所依杖的所有希望都破滅了。她所能掌控的黃巾舊部,竟然被劉易的布置殺得大敗。

也正因為如此,讓她在黑山軍里再也沒有一點話事權,現在也完全淪為了張燕所控制的一個傀儡,她能不恨劉易么?

所以,當張燕帶著劉易到了她的道觀時,她一眼就認出了劉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