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二百八十八章黃巾突現

第二百八十八章黃巾突現 (1/1)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12:15  字數:2746

被無數騎兵圍困在山坡丘陵之間,縱是強如劉易也一時難以突得出去,更何況還要保護懷內的易姬?

劉易雖然強自鎮靜,但心裡也有了幾分擔憂,在野外被騎兵圍上可不是說著玩的,尤其是這些騎兵有著一股不要命的狠勁,縱是劉易左衝右突,殺出了一條長長的血路,可是依然還被蜂擁而來的騎兵圍著。

公孫瓚的白馬義從的難纏還真的不是吹出來的,這個時候也恰好是公孫瓚剛成軍不久的時候,士兵的銳氣正盛。再說,易姬在他們的重重看護之下也被劉易救走,這件事在公孫瓚的撩撥之下,人人都當成是一種恥辱,人人恨不能把劉易捉住凌遲致死。

劉易如果不用護著懷內的易姬,那麼大可以不顧一切,憑著自己的爆發力,一鼓作氣衝殺出去,可是,有易姬在懷,劉易有時候還真的放不開手腳去衝殺,哪怕是有些槍術招式,也不好施展開來。

劉易至此還真的有點後悔怎麼不讓一個猛將跟隨著自己了,如果這個時候有一個顏良或文丑他們在,他們任何一將在前沖開一條血路,那麼相信這些騎兵也難以圍困得住自己。劉易知道自己恐怕有點託大了。

聽到後面有人向自己單挑,劉易才知道剛才交過手的將領是公孫瓚的從弟公孫越。

當然,劉易此刻絕不會傻到要停下來和公孫越單挑,一旦停下,那些蜂擁而來的騎兵就會形成一種陣勢把真的圍死在山坡丘陵之間,看得出,這公孫越的確是有兩下的,要生擒他恐怕不是太容易,所以,劉易此刻也沒有什麼的擒賊先擒王的想法。自然,也更加不會傻到向公孫越報上自己的名號了。反正公孫瓚的人里除了趙雲之外,根本就沒有人認識自己,而劉易本就想把營救易姬的事弄得神不知鬼不覺的,現在雖然被發現並追上圍住,但也不會自暴身份。

「呸!憑你還想向我單挑?」劉易一邊左挑右刺,挑開戰馬前的騎兵,一邊不屑的喝道:「改日等我把你重重圍困的時候再向你單挑好了,哼,有種的,就讓你的騎兵退後兩里,我和你作公平單挑,勝者可帶易姬小姐走,怎麼樣?」

「哈哈,你以為今天還能逃得了?連名號都不敢報的小賊?」公孫越自然不會受劉易如此明顯的激將法,儘管他覺得自己在馬上要勝劉易一籌,但也不可能揮退自己的手下騎兵來和劉易單挑,他雖然有勇無謀,但也不至於傻到腦殘。

劉易不再打話,雙目凝視前方,暗暗蓄力。劉易的元陽真氣損耗得太快,太陽能手機也沒有了電能,若用完一時半刻就難以補充了,所以,偶爾在危機的時候發出一道殺氣破解危險,一般的情況之下絕不會亂用殺氣,盡量保持自己的戰鬥力。

不過,騎兵越來越多,初時的幾百到現在恐怕有上千人了,這麼多人,就算是站著不動,劉易一時半刻也難以殺得出重圍。

騎兵的衝鋒也很有力道,有時候是幾個十多個騎兵一起衝殺過來,還真的讓劉易有點應接不暇,回到三國以來,劉易第一次陷入了一個真正的苦戰之局,比在洛陽長街里受到張合等一眾高手的偷襲圍攻時更加的兇險。

激戰之中,劉易終於還是受了傷,主要是有騎兵的攻擊對準了懷內的易姬,儘管劉易知道對方未必想殺易姬,但他也不得不側身護著易姬,這樣一來,劉易就受傷了。背上被刺了一槍,臂膊被刺了兩劍,他的身上雪白衣袍都被染紅了,當然,也不儘是劉易自己的血跡,大多都是被他擊殺的騎兵的鮮血。

但縱是如此,劉易也依然是勇猛難擋,不停的往前衝擊,使得公孫越和劉易始終都是一前一後,沒有再作正面的對戰。劉易也知道,自己一旦被公孫越纏上,哪怕只是纏住一會,恐怕就真的再難有機會突圍出去了。

就在劉易苦戰,一邊盡量避免和公孫越糾纏的時候,騎兵的後面突然傳來一聲尖銳的鳳鳴。

「公孫將軍,趙二前來助你擒拿賊人!」

「好!眾兄弟,散開圍住,這小賊有兩下子,讓本將軍來會會他!」公孫越在戰馬群中還真的難以發揮自己戰馬速度的優勢,一時難以追上劉易,聽到後面有人喊叫,他雖然還不認識趙二是誰,但轉頭一看見是一個像自己一樣是一個銀甲銀槍的小將,威風凜凜和策馬飛馳而來,下意識的大應一聲道。

而公孫越不認識趙二是誰,但劉易卻認識,知道是趙雲來了,有趙雲前來,劉易就知道自己這次必能安然無恙了。唯一讓劉易感到不太好的是怕趙雲一旦助自己逃出騎兵的包圍,他自己也難以再在公孫瓚的帳下待下去了,如此,也就白白弄翻了趙雲投入公孫瓚下歷練的初衷。

不過,趙雲還沒有追上劉易,卻聽到不高的山坡丘陵頂上突然發出一聲鼓響,然後就是一片號角聲凄厲的響起。

號角聲響起的同時,這一片山坡丘陵的頂上幾乎同時的掀起了一桿明黃色的大旗。隨著大旗的掀起,轟的一聲喊殺聲大作,一個個頭纏黃巾的人從山上冒了出來。

黃巾軍?

劉易被這樣的變化弄得呆了一下,實在是想不到這片山坡丘陵之上為何會藏匿著黃巾軍。

「殺啊!殺死這些狗官兵!」

「殺!」

一時間,無數的頭纏黃巾的士兵從一座座獨立或相連的山坡丘陵上衝殺下來,看上去,就有如是大海里的一片片起伏不定的波浪,黃色的波浪!

公孫越的騎兵有一千多人,圍攻劉易的時候會讓人感覺到有很多人,但現在,在黃色海洋的包圍之下,這一千多人就如像是汪洋大海里的一根枯枝,一個海浪就會被淹沒了。

「不好!中埋伏了,快撤!」圍攻著劉易的騎兵見狀,頓時心怯了。

漫山遍野的黃巾兵,沒有一萬肯定有幾千,若在平野的地方,騎兵列好陣勢,倒也不用怕這些黃巾兵,但在這個山坡丘陵之間,黃巾兵居高臨下的情況之下,散布在各處的騎兵也只有被圍殺的份。所以,公孫越也只能恨恨的盯了劉易的背面一眼,不甘心的調轉馬頭,大吼一聲道:「撤!先撤離這裡再說,等匯合了大部隊,再來讓那小賊及這些黃巾反賊好看,不管他們是哪的黃巾賊,我公孫越發誓必會剿滅之!走!」

「哈哈,兒郎們!小心別傷著戰馬,咱黑山張燕的騎兵終於有著落了,哈哈!」

就在劉易所在的山坡上,一個高壯的大漢手提一柄撲刀,站到了高處狂笑著道。

「大哥!你看,那、那個不就是追殺我們的那個小賊?」

「啥?哈,還真的得來全不費功夫,前段時間在張某落泊的時候追殺我,累我死傷了無數兄弟,想不到竟然在這碰上了,傳令下去,務必要把那個白馬銀甲的小賊給我抓住了!」張燕順著手下的手指看下去,正好看到了趙雲。

額,竟然是黑山張燕,這傢伙怎麼會到這裡來了?劉易很清楚的聽到了張燕和手下的對話,心裡卻不怎麼擔心他們會耐何得了趙雲,卻有點擔心自己的處境了,想不到還沒有脫離公孫瓚騎兵的圍困,卻又陷落了黃巾軍的包圍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