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二百七十七章

第二百七十七章 (1/1)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12:15  字數:2785

劉易當然是笑納了再次撲入自己懷內的嬌軀,抱著易姬佔了便宜又賣乖似的道:「哎呀,易小姐,小子可無福再消受啊,嘴唇還在痛著,可否等我稍為養養傷再親熱?」

叮嚶一聲,易姬有如一頭受驚的小鹿,也不知道是受了驚或是羞澀,一頭的扎入了劉易的胸膛,不顧劉易衣衫的濕淋淋,緊緊的把臉埋著,嬌呼了一聲,沒敢抬起頭來看,自然,也沒有聽得清劉易所說的話。

「額,好了好了,這個是顏良大哥,他在這裡接應我們的,他出去了,快下來換上乾衣服。」劉易見伏在懷內的易姬沒有一點要下來的意思,只得正形的對她說道,不再打趣她。

「他、他出去了?」易姬含糊的問。

「嗯,出去了,下來吧。」劉易鬆開了抱著易姬的手道。

易姬先是從劉易的懷內慢慢的抬起頭,然後左右看了看,見房內真的沒有其他人了,她才再次從劉易的身上下來。

不過,她下來之後,突又伸手在劉易的腰間軟肉上狠狠的捏了一把,嗔道:「都、都是你……你也出去,我要換衣。」

「呼……」劉易呼了一聲痛,扭身脫開了易姬的手,道:「咱一起換算了,我身上也是濕淋淋的啊。」

「你去死!」易姬抬起小腿往劉易踹了一腳。

劉易卻一伸手捉住了她的小足,撫了一把道:「哈,說是三寸金蓮也不為過,抓緊時間換衣服,馬上得走了。」

劉易說完,馬上放開了她的小腿,在易姬要大發嬌嗔之時轉身逃出了房外。呵,劉易覺得,和這易姬雖然沒有明說什麼,但經過在水裡的一翻渡氣親熱之後,兩人間的的關係似乎變得有點那麼曖昧了,很自然的,互相就像是很相好似的可以打打趣了。

當然,劉易知道,一男一女之間,若互相不討厭,只要有時間相處,哪怕是一段很短暫的時間,可能都會發展得很親近的,任何一對男女,哪怕是在不情願或者是無可奈何之下親吻過,那麼之後,互相之間的關係都會進入一個相對較美妙的階段。劉易也相信,只要易姬不討厭自己,再相處一段時間,那麼要俘獲她的芳心還是有很大機會的。這樣的一個美女,劉易自然也不能錯過,有機會的話,就要把握機會,儘快得到她。

事實上,劉易只要把易姬送回易家,那麼易家就沒有選擇,除非易家又把易姬送回給公孫瓚,要不然,易家再也不可能像以前那般悠然的做他們的生意,到時候,他們易家上下幾百口人的性命恐怕都難以得到安生。唯有的,易家就只能夠找一個勢力來依靠,找一個足可以和公孫瓚對抗的勢力來依靠。如此一來,在幽州,恐怕就只有劉易可以給予他們易家幫助,只有劉易才有辦法保全他們易家。至於其他的,哪怕是幽州刺史劉虞也保全不了他們易家。

所以,易家只能投靠劉易,一旦投靠了劉易的話,那麼以後要得到易姬那也是再容易不過了。只不過,以後得到易姬跟現在得到易姬那是完全兩碼事。

待易家投靠了自己之後再得到易姬,那可能會讓易姬有一種受到了要挾無可選擇的情況之下才和劉易一起的。但是先得到了易姬,那麼易家投靠劉易,那就會更加的主動及心悅誠服,今後對劉易也會更加的忠心。特別是易姬,先得到她,就沒有以後許許多多的顧慮想法。

這裡,為什麼劉易雖然看似好色,心裡卻依然那麼在乎自己身邊女人的感受的原因。說到底,劉易畢竟都是一個後來人,思想帶著後世更加先進的思想,他雖然喜歡漁色,但卻絕對尊重女性,特別是自己看上又喜歡的女性。和女人之間,劉易可以和她們純是性方面的關係,卻不想牽涉到一些利益利害的關係上來。哪怕是得到了這個女人,自然而然的就會有些利益關係的糾葛,但劉易還是想把這些事情弄得簡單一點、更純粹一點,那就是兒女私情還兒女私情,她們背後的家族利益歸家族利益。

就像現在和易姬,劉易就是喜歡和易姬在交往之中產生感情,互相喜歡,再把她變成自己的女人,而另外的,由於她易家帶來的諸多好處,那就另外再去說事。最起碼的,劉易要讓易姬知道,自己喜歡她,是喜歡她的人,哪怕是說喜歡她的美色也好,也絕對不是因為易家的糧食而接近她得到她。

還好,劉易覺得目前的狀況還算不錯,和易姬似乎很有發展的潛力。

劉易出到房外,找到了顏良說話,現在還不安全,如果現在那親兵營里,如果有人發現了易姬不見了的話,恐怕馬上就會有士兵前來封鎖住附近的所有街道,到時候,想要出城恐怕就不容易了。鬧不好,被公孫瓚的人搜索到這裡,那麼好不容易才把易姬從親兵營里弄出來卻又落回公孫瓚手裡,自己一切的努力都功虧一簣。

易姬看著劉易逃了出房外,自己卻腳下一軟,一屁股坐到了有冷冰冰的地上。

她現在都不知道自己這是怎麼了,因為她現在的心境似乎發生了很大的變化。自從見到了劉易的時候開始,到現在,她居然沒有了以往的那種時刻提心弔膽,每一刻都過得有一種度日如年的感覺。

她每一刻都感到很惶恐,在賊營里,無數賊人對她產生歹念,無數賊人看她的目光,似乎都想要把她一口吞了。說到底,易姬也只是一個女人,無論怎麼堅貞,心裡都是非常害怕的,她好不容易才豉起勇氣,和那些賊人周旋,不惜以性命來保全自己不受賊人的污辱。她時刻都要保持著警惕,時刻都要準備著結束自己的生命,因為她不想活著比死了更加痛苦。

這種狀況,被公孫瓚從賊人的手裡救出來了之後稍為得到了一點改善。但那僅是一點罷了,因為很快她就看穿了公孫瓚其實也是一個表裡不一,心懷企圖,在寬和的外表之下,掩飾著一顆殘虐的心,面對公孫瓚那如狼似虎的目光,易姬覺得自己落在那些賊人的手上及在公孫瓚的手裡並沒有什麼的分別。

易姬不甘心,真的不甘心,此公孫瓚絕非自己理想中的如意郎君,絕非自己可以長廂斯守的男人。試探了一下公孫瓚之後,易姬就知道,一個以軟禁自己,再用一些虛無的甜言蜜語來哄自己的男人,自己根本就不可能會喜歡上他,哪怕是被迫要和他在一起,易姬也做不到對這個男人以誠相待,絕不會喜歡愛上他。

既然如此,易姬就只能反抗,只能用自己的性命來的公孫瓚周旋,一直拖著公孫瓚。

但易姬不知道,自己可以拖得多久,她怕公孫瓚一祭出自己易家人的性命,自己就只能無奈的接受自己不想要的命運……

可以說易姬每一天、每一刻,她都是在高度的緊張、惶恐、不甘中度過的。

但是,見到劉易之後,一直到帶她到了這裡。現在看到劉易離開房子後,易姬才猛然的醒到,自己在這一段時間裡,和劉易在一起的這段時間裡,自己居然不再覺得惶恐不安,不再那麼的緊張,哪怕是在水裡自己以為快要被淹死了的時候,她都沒有像面對賊人及公孫瓚時候的那種心神都繃緊的緊張。

這是為什麼?是因為劉易?和劉易在一起的這一段短短的時間裡,自己居然完全放鬆了下來,似乎過得還挺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