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二百七十六章咬唇

第二百七十六章咬唇 (1/1)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12:15  字數:2895

死了……這次真的要死了。

易姬用僅剩下的意識想著。

如此也好,死了一了百了,總算不用再活著天天擔驚受怕了,不用再時刻都要想著那些對自己心懷企圖的人侵犯自己,不用再在半夜突然驚醒了。

只可惜,自己沒有機會再見自己那慈愛的爹爹,沒有機會再聽爹爹的教誨了。想不到啊,自己竟然是被淹死的,聽說被水淹死的人,死後會全身浮腫,樣子非常難看,早知道自己會死,不如早點用小刀結束了的好。

不過,易姬又有點不甘心的想,這個劉易還真的可惡,自己問他要如何逃離這裡,要如何帶自己走他也不說,就如此強行的把自己帶到了這水裡來。如果早知道要從這水裡逃走的,易姬還真的要再考慮清楚才答應要不要隨劉易走。

嗯,強行帶自己走也就罷了,這、這傢伙居然沒有一點男女之防,對自己又抱又攬,有這樣救人的嗎?不知道自己怎麼說都是一個冰清玉潔的女子么?難道救自己就可以對自己動手動腳了么?如今和他怎麼說都抱在一起了,也算是有了肌膚之親,如果……如果就算他救出了自己,那麼以後又叫自己如何是處?叫自己今後如何嫁人啊?

易姬的心裡還真的對劉易充滿了怨念,不為別的,就因為這個劉易讓她死得不明不白,女人哪個不愛美?被水淹死,死後面目全非,想想易姬都覺得可怕。死,她不怕,就怕死得太難看。

當然,這些許念頭,只是在易姬的腦中有如電光火石般的一閃而過,接著她便覺得頭一痛,窒息得再也沒法思索了。

她不停的想呼吸,卻是不停的咽著水,一連幾口的湖水,讓她覺得小肚子都要被水漲破了。就在她快要失去意識的時候,心裡僅存下的一絲怨念使她忍不住張口就一咬,呃,就算是死,也要讓這個傢伙好看,也要咬下他的一塊皮肉,這也算是他害死自己的一個懲罰吧……

很不巧,易姬張口要咬劉易的時候,劉易卻正好堵上了她的小嘴想渡氣給她。

「嗯……」劉易渡了一口氣過去給她的時候,卻被她咬住了自己的下嘴唇,不禁在心裡發出一聲慘嗯。生痛之下,想把她推開,卻不想被她咬入了肉,嘴裡多了一股腥味,流血了。

這小妞,幹嘛呢?劉易有點慶幸自己沒有貿然的把自己的舌頭伸出去,要不然,舌頭都有可能被易姬咬斷。

易姬似乎沒有放開的意思,似要把自己的嘴唇肉都要撕咬下來,劉易的心裡一惱,不禁像親嘴一樣用力吻住了易姬,同時一手不客氣的在易姬身上游弋,然後在她的豐臀上狠狠的捏了一把。

而因為劉易渡給易姬一口氣,讓頻臨窒息差點失去意識的易姬一下子又清醒了過來,不過,清醒過來的那一剎那,因為心裡的怨念,所以並沒有馬上就放開了劉易,而是更加的用力咬著,因為有了氣就有了力,所以咬得更用力,此時不只是劉易,連易姬的小嘴裡都感到有一股腥氣鑽入喉嚨。

就在劉易用力狠捏了一把她的臀部時,易姬只覺自己的股間一痛一麻一熱,赫然之間,易姬才意識到,自己似乎被褻瀆了……

已經完全清醒過來的易姬心裡一驚,終於鬆開了咬著劉易嘴唇的牙齒。

只是,她鬆開了劉易卻沒有鬆開,嘴上反而是吻得更緊了,而捏著易姬豐臀上的大手,也是更用力的捏弄著。

易姬的身材真的很好,那豐臀特別的肥美,給劉易的手感特別的好,彈性特強,一手捏下去,就仿似捏著一隻氣球,有點彈手。當然,嘴上吻著易姬的感覺也很美妙,那濕熱的嚶唇,滑滑的,香噴噴的。

如此被劉易親吻著又捏弄著,易姬此刻真的又驚又怯,卻苦於在水裡又出不了聲,四周烏黑黑的一片,她連眼睛都不敢睜開,甚至,被劉易這樣親著捏著,她都不敢推開劉易,因為在水裡她更怕,怕失去了劉易這個救命稻草。

她就如此不甘又無奈的擺著頭,想脫離劉易的親吻,可是手腳卻更加用力的糾纏著劉易。在此刻,什麼的初吻初撫易姬都難以去思考了,因為這一切都是在極端無奈之下失去的。

只是,才不過是過了一會兒,易姬卻安靜了下來,不,不是安靜,而是易姬她有感覺了。

從來沒有被男人親吻過的易姬,在此刻才知道原來親吻是這般美好的,那種溫厚濕潤的感覺,讓她的心兒顫顫,一種說不出來的心顫快感,讓她不自覺的就迎合著劉易的親吻。另外,她的臀部被劉易捏著,一種讓心兒都有點酥酥麻麻的感覺直擊她的心房,讓她的身體自然間就酥軟了下來。

原來被男人親著是這樣的滋味,被男人撫著是這樣的感覺的,易姬在此刻竟然覺得上天對自己不薄,在自己將死的時候讓自己感受到這種感覺。一時間,易姬竟然有點痴了,甚至親著親著,居然和劉易的舌頭在打起結來。

就在易姬不知道自己身在何處的時候,突覺自己的身體一輕,聽覺一下子恢復,只聽嘩啦啦的一陣水響,下意識之間就睜開了眼睛。

「哎呀,痛死我了。」

易姬睜開眼睛看到的是劉易剛離開自己嘴唇的大頭,正在咧嘴咧牙的呼著痛。

易姬還在回味著和劉易的親熱,竟然有點茫茫然的嬌弱的問:「劉、劉易……這、這是哪?」

「這是哪?你說這是哪?你這丫頭,你搞什麼?我好心渡氣給你,卻讓你差點把我的嘴都咬爛了。」劉易雖然有點享受和易姬的親熱,但是嘴上的疼痛讓他也不由不埋怨一下易姬。

當然,這只是劉易的注意轉移大法,免得易姬一會會在鬧情緒,怕她怪自己在水下親她撫弄她。可惜,在水下不是太方便,否則,劉易還真的想在水下和易姬把生米煮成熟飯再說。若把生米煮成熟飯,那麼一切都不用解釋了。

「啊?好像流了血,我、我怎麼知道是你要渡氣給人家?本以為我要淹死了,都是你害的,所以才想要咬你一口……」易姬現在終於明白了劉易為何會親自己,原來是渡氣給自己啊,想到自己卻和劉易沒天沒地的親吻了這麼久,她的臉不由一紅。

「額?什麼快要淹死?我是來救你的,知道不?哪能那麼輕易讓你死?」劉易也才明白,這易姬為何要無端端的咬自己了。

「現在在哪了?我們已經逃出來了?」易姬這才注意到自己被劉易帶到了一間房子里,房裡點著燈,但燈火的光線很弱,似乎連窗都用黑布蒙著的,不由奇怪的問。

「就在公孫瓚親兵營的外面,離你住的閣樓不過是隔了一個小湖一道圍牆一條街道而已,不算真的逃出來了,馬上還要轉移到別的地方,天一亮,城門一開,我們就要離城。」劉易說著,再拍了拍易姬的屁股道:「嘿,可不可以從我身上先下來說話?」

「啊?」易姬才發現,原來自己還整個身子都掛在劉易的身上,雙手抱著劉易的脖頸,雙腿環吊在劉易的腰間。

易姬驚叫一聲,急忙從劉易的身上下來。

「嘿嘿,我出去,你們繼續,乾淨的衣服就放在這了。」

就在易姬從劉易的身上滑下來時,另一把嗓音在房內響起,原來顏良一直都在房子的角落暗處坐著準備接應劉易。

劉易從水裡出來時就知道顏良在這裡,可是易姬竟然沒有注意到,所以,剛從劉易身上滑下來的她,又被顏良驚得呼了一聲,再次一下子跳到了劉易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