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二百六十三章有糧!是公孫的

第二百六十三章有糧!是公孫的 (1/1)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12:15  字數:2477

那易達見劉易一下子板起了臉,語氣帶著責問,不善的樣子,不禁讓他的心裡打了一個突,同時,額頭也止不住冒出了豆大的汗滴。

因為此時的劉易和剛見面時的劉易宛如成了兩個人一般,不再是那麼和和氣氣的樣子了,許多事,如果大家不撕破臉皮,什麼事都和糊著,那麼什麼都好說。反正,他易家也不怕劉易和硬來,不就是來要糧的嗎?我沒有,就算你搶也沒有,反正,都已經讓人搶過一次了,還怕你搶么?

可是,一但趟開了來說,那麼就是不是搶不搶糧的問題了,而是要置易家於死地的問題了。這年頭,易達又怎麼會不知道沾了一個反字的可怕?除非,他易家敢造反,要不然,他們易家就只能是被人滅了的下場。

一個堂堂的公主,以及一個皇上親口御封的振災糧官,在這兩人的面前,如果他們說易家和反賊相通,那麼就是相通。再說,不管是否相通,自己有給過糧那些造反的反賊,那麼也再也論不到他說話了。

特別是,不管出於什麼的原因,只要他給過糧食那張純也好又或是給過那公孫瓚也好,這事似乎被這劉易及長社公主知道了,那麼易家世世代代的一些規矩恐怕就不會再起作用,因為現在都已經壞了規矩。從此,他易家再也不能如想像中的那般,不管世上是如何的動蕩,都能夠置身於事處,從而保存易家了。

一個地位再也不是超然的家族,還能以那些被壞掉了的規矩來搪塞這個劉易及長社公主么?

至此,易達也不由得不放下那似乎很超然的身段了,不得不有點惶恐的出了宴席,再次跪拜在長社公主的面前道:「公主……公主,請明察!我易家並沒有看不起公主和劉易大人的意思,只是……我易家現在真的沒有糧了啊!」

「嗯?事到如今,你還要說易家沒糧?」劉易見易達還說易家沒糧,心頭多少也有點怒了。這丫的,通敵資敵這樣的罪名,還不能嚇得他把糧食交出來?

劉易也細想了一下張純造反的事件,發現張純造反的時候,少說也有好幾萬人吧?幾萬人的糧草,呵呵,那可是一個天文數字啊,如果沒有一個相對穩定的糧食來源,他張純恐怕都不用公孫瓚去打就自己潰散了。如果他是張純,從易家捉拿到了易姬,手裡拿著這個寶貝,不以此為要挾向易家要糧就怪了。所以,劉易越想,就越覺得這易家肯定向那張純供應過糧食。

現在,劉易一試探,果然把這看似冷靜的易達給嚇唬住了。

但既然被嚇唬住了,還敢說沒糧,劉易的心裡能不惱嗎?說實在,劉易還真的有心思把這個易達以通敵之罪拿起來,然後才慢慢的從他的手裡挖出糧食來,如此的話,可能還會省下一筆購糧的費用。呵呵,想想這個念頭都有點誘人。

「呃,劉易大人,請稍安,容我把事說清楚。」易達不由拭了一把額上的冷汗,跪著說道:「當初那張純造反,突然率軍來到我們易家,想向我易家購糧。但易某知道他們的狼子野心,無論如何也不答應,為此,我們易家還傷亡了不少人,不過,終於還是寡不敵眾,被他率軍進庄,搶掠了一翻,如果不是小女,恐怕我們易家上下都已經被賊人滅族了。」

果然,劉易進庄的時候,雖然不太仔細察看庄內的情況,但現在想起來,似乎的確是有經過一些打鬥的痕迹,之前所想到的那些正在修葺的房子,可能就是在那時候把毀壞的。

「易姬妹妹?她怎麼了?」長社公主聽易達說到易姬,不由有點感興趣的問。

「唉,說起來,易某還真的悲痛欲絕,易姬小女,一直是易某的掌上明珠,自小就視其如心頭肉,就算易某到外面談生意什麼的,都會把她帶在身邊,容不了她受一點的委屈。卻不想,她為了救下我們易家的人,卻挺身而出,喝止了賊人在莊裡的暴虐行為,並甘願以身侍賊,隨那張純而去。」易達說到這些,還真的似乎悲痛得渾身都顫抖著。

他抬頭看了看長社公主,腑首道:「那、那張純就以易姬的性命,要我易家每個月要向他供應一百萬斤的糧食……公主請明鑒,非是我易家通敵、資敵,而是實在是迫不得已啊!」

「哼!」劉易止住了想說話的長社公主,說道:「不管你們易家是出於什麼的原因,供應糧草給反賊,那就是通敵、資敵!」

說到底,這就是那些所謂家族的悲哀了。特別是像易家這樣,朝中沒人的家族,別人要弄他或要板倒他實在是太容易了,隨便找一個借口都可以開了他。這也間接的說明了為什麼易家在三國時代似乎沒有什麼的名氣,恐怕除了一個因為公孫瓚而留下一點筆墨的易姬之外,史上就再也沒有關於易家的記述了。

所以,劉易這次興師動眾的來,那是志在必得的,不管這易家有什麼難處都好,哪怕是讓易家把各地的糧食都收歸回來送到大澤坡也好,這糧食,是必定要的。嘿嘿,誰讓這個時候,就只有他們易家有糧?這就叫懷壁其罪,咱不敲他還敲誰?

「我把話放在這了,我奉皇命振濟天下的難民百姓,這糧食是用來救濟百姓的,是必須要的,我也不要多,就要兩百萬斤,當然,能多點就更好了。」劉易不願再和易達扯下去了,冷起臉來說道:「可以分批給,不過,一個月之內,必須要拿出一百萬斤的糧食出來,在這,也請易莊主放心,這糧不是白拿的,我們不是反賊,要多少的錢銀,你儘管說,絕不會少你的一分錢。」

劉易現在可不覺得自己是在強人所難,丫的,自己是在公平交易,若自己真是那反賊張純的話,可就不是那麼好說話了。

「大人……」易達也看得出劉易似乎不耐煩了,趕緊長話短說,一臉為難的快速道:「大人!公主!初時,易家被張純搜刮一空,後來又被勒要了不少……」

「別再說沒糧的話,再說我可要翻臉了!」劉易沉著臉道:「我的人就在庄外,就算是把易家全部人抓到官府去也可以做得到的,這通敵、資敵的罪……」

「有糧!有糧!」易達趕緊搶著說道。

「哈哈,有糧?有糧就行了嘛,你起來說話,早說有糧不就少很多麻煩么?」劉易見經過敲打之後這易達終於開竅,不禁終於露出了笑容。

「是有糧,不過……那可是公孫瓚的糧啊!」易達卻沒有因為劉易露出了笑容而放心,反而是哭喪著臉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