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二百六十二章軟硬兼施

第二百六十二章軟硬兼施 (1/1)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12:15  字數:2681

懷壁其罪,或者,紅顏禍水。

不管是這三國時候,又或是後現代,不管是任何時候,寶物和美女,都是離不開許多是非故事。

遠的不說,就說這個三國時代里,有哪一個美女是有好下場的?哪一個美女不是引起無數的紛爭?不被別人爭搶的女人,那麼她就不是美女。

貂蟬如是,蔡琰如是,後來的洛神甄宓如是,圍繞著這些美女,她們的身邊總會有無數的故事。相對在三國時代之中並不是太有名氣的美女易姬,劉易相信她身邊所發生的故事又豈會少得了?

所以,劉易的猜測其實是有根有據的。

這易家,不管他有什麼規矩也好,若在太平盛世,他們如此的經營理念,或許可以真的細水長流,他們易家會越來越興盛,相安無事。

但現在畢竟不是太平盛世,恰好正是在天下大亂將起的時候,所以,他們所經營的生意,賣買糧食的生意,卻是任何一個有反心有雄心的人所關注想打其主意的。造反也好,爭霸天下也好,都首先要養兵,而養兵就必須要糧食。他們易家,偏偏是做著糧米的生意,如此,想不被別人打主意都難。

這不?劉易就是來打他們易家糧食的主意來的。劉易可以肯定,不只是自己,在自己之前,肯定有許多人打過他們易家的主意,包括太平道的張角以及那造反了的漁陽人張純,乃至現在坐鎮右北平的公孫瓚。哪一個豪雄會不打他們易家的主意?

只不過,易家精明就精明在這裡,他們家的確有糧,但誰也不知道有多少、在哪裡。一般人,就算抄了他們的家也找不出多少糧食來,甚至去抄了他們易家的糧店,可能都搜刮不到多少糧食。再說,他們易家的糧食,小而精,分布整個北方各個城鎮里,誰又能一下子都抄了易家的糧店?若只是抄沒了一家,於易家來說,那只是傷及皮毛,根本就不會傷筋動骨,如此,一般人想要從易家弄到大量的糧食,恐怕還真的不太容易。如此,一般人也都不會強來,若真的和易家撕破了麵皮,那麼還真的難以再從易家搞到糧食了。

幸好,劉易聽長社公主說了才知道,原來易家有女。呵呵,易家有糧,這本來就是等於懷壁其罪了,再加上其家出了一個……聽長社公主說還體帶異香的美人,那麼,還真的是紅顏禍女了。

如果這易家家主非常疼愛那個女兒的話,那麼,這個易姬就將是易達的死穴,想從易家搞到糧食的話,那就要從這個女人的身上找到突破口。

有些事,雖然純屬是劉易的猜測,但如果弄明白了一些事情,那麼就不算是猜測,而是順理成章了。

劉易看到易達的反應,不禁更加的放膽猜測著說道:「我想,如果是有心造反的,像那太平道的張角……嗯,這張角不說吧,畢竟離這有點遠,就算打主意也難以打到這來,就說去年年底造反的漁陽人張純吧,他本來就是中山太守,中山國離這易城那麼近,他對於易城一帶的人文肯定是非常了解的,他要起兵造反,首先就要解決糧草給養的問題,所以,他肯定來找易莊主你要過糧食。」

「沒、沒……」易達聽劉易似是信口開河的說著,也不知道劉易是否是知道一些事情,所以他不自覺的有點心虛,似乎沒有了剛才的鎮靜淡定了。

「莊主別急,聽我說。」劉易擺擺手,接著按自己的思路說下去道:「當時有沒有給糧食那張純,這事就只有莊主你自己的心裡清楚,不過,我想,按你易家的規矩,應該是沒有給到糧食那反賊的。當然,如果我是那張純的話,既然是造反了嘛,那麼自然就不會那麼客氣了……」

劉易剛才進庄來的時候,看到這易家莊內有不少正在翻修的房屋,還有不少似乎是新建起來的。所以,劉易猜測道:「如果我是張純,才不管你們易家的規矩呢,先縱兵來搶了糧再說,然後……知道你特別疼愛那女兒易姬,所以,順便把那易姬抓走了。易莊主,不知道我說的對不對?」

劉易還真的想不到易姬有什麼理由到那混亂的漁陽去,所以,唯有的解釋,就是那易姬是被賊人擄走的。

「這、這……劉、劉易大人,你聽誰說的?」易達現在還真的滿臉不自然,坐著都像有什麼燙屁股似的。

「哦?那些賊人抓易姬妹妹去做什麼……呃。」長社公主有點傻傻的插話,但卻又突然醒悟,趕緊合上自己的小嘴。

「呵呵,公主,如果賊人見到你,可能都想要把你抓走了,先不管你們的美貌問題,就說你們的身份,那就是一個非常非常好的肉票,」劉易笑著打趣了一下長社公主。

「呸!你才是肉票呢。」長社公主白了劉易一眼,似乎在怪劉易在外人的面前都敢拿她說笑。

「嘿,我可不是說笑哦,如果我是張純,肯定會拿著你那易姬妹妹來跟易莊主要糧要物的。」劉易非常有代入感的找入到張純的角色中去道:「如果我是張純,看到你那易姬妹妹那麼漂亮美麗,而易莊主又是這麼一個大財主,手裡掌握著無數的糧食,估計不會一下子就讓易莊主把這肉票贖回去,最好的辦法,就是把易姬納為小妾,如此,嘿嘿,也就可以把易莊主也拉上他們的賊船了,除非,易莊主可以對那女兒不管不問,就像沒有了這個女兒一樣。」

「啊?如果真是如此,那、那易莊主豈不是有通敵之嫌?」長社公主對於這樣的事心裡還是一點就通的,她在耿家,被那太平道的聖女張寧要挾住,還不是逼著耿家和太平道的張角相通?

「通敵未必,相信易莊主也不是真心和那反賊張純打交道的,應該說那資敵還是有的。」劉易和長社公主似在一問一答的說著。

而那易達,此刻已經滿頭淋漓了,因為,一個朝廷官員,一個是公主,兩人一口一句的在說著他們易家通敵、資敵的事,而這些事,的確也是有的。這叫他如何不心驚?若這劉易及公主掌握有證據,不不……對於這公主來說,似乎也不用什麼的證據,只要從她的口裡一說出去,那麼就等於是坐實了易家通敵之罪,如此,他易家可能就真正的大禍臨頭。

「哎呀,劉易大人,公主,這些話可千萬不能亂說啊,我們易家世代兢兢業業,安份守已,怎麼可能通敵、資敵呢?還請公主明察啊。」易達面色青青的分辯道。

「哼!那莊主說說吧,你女兒是不是被那張純抓走了?現在又在右北平吧?那就是應該在公孫瓚將軍那裡了吧?」劉易在這刻突然冷起面孔,哼了一聲道:「既然在公孫瓚那裡,那麼就等於你們易家的那些什麼的規矩已經破了,你能和公孫瓚將軍交易,買賣糧食,為什麼就不能跟我交易?是看不起我及公主么?」

呵呵,先和他客氣的說一翻,待說到差不多了,劉易就要軟硬兼施了。總之,不管使用什麼的手段,非要從這易家弄到糧食不可,那可是關係到基地的建設,關係到那幾萬人的生存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