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二百五十三章這樣都行?

第二百五十三章這樣都行? (1/2)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12:15  字數:3970

「這、這麼說……備兒真的惹了禍事?」備母也不淡定了,臉色真的發白起來。

「嗯,可以說,還有可能牽連到他身家性命的禍事。」劉易搖頭裝作有點可惜的樣子,同時在心裡默算一下時間,道:「估計劉備現在已經丟了官,如果不是束手待斃的話,應該還在逃難之中。」

時下已經是四月份,張飛怒打督郵之事應該已經發生了,打了督郵之後,劉備便棄官避難,轉碾才投到公孫瓚之處,受公孫瓚的舉薦才做了平原縣的平原相的。

「什麼?還真有這樣的事?那、那劉備怎麼惹了禍事?莫非是那張讓?」還是劉元的腦子好使一點,馬上就想到了其中的關鍵之處。

「對,就是張讓。」劉易點頭道:「如果不是我們一眾義兵被劉備遣散之後,還要留在京城養傷,恐怕也不會知道其中的事情的,那十常侍被那郎中張鈞奏斬,依他們那狠毒的心腸,又豈能不報復?他們調查得知,原來一切都是因為劉備向那張鈞述說了義軍沒有封賞的事,因此,他們把怨念都放在劉備的身上了。再說……哼哼。」

「啊?怎麼說?」劉母聽劉易冷哼了兩聲,嚇得心頭一窒。

「再說,這大漢天下,早就已經是賣買官職的了。誰想做官,都是用錢去賄賂十常侍,從張讓等一眾閹人的手上買來的,也就是說,這些閹官,其實就掌握著天下官職的人,呵呵,封劉備為安喜縣的縣尉,那隻不過是他們一時的權宜之計,把劉備安放在安喜縣,就是為了方便他們拿劉備泄恨。那個官職,他們一句話就可以免了,還可以給劉備加上一個罪名。」劉易冷著臉說道:「其實,我等當初也不太想劉備去做那個縣官,只可惜,他聽不進我們的進言,所以,才會有今天的禍事。」

朝中奸佞閹官,其實在民間一般人都能聽到他們的惡名的,一般的百姓,對他們又怕又恨,當然,更多的是畏懼。如果劉備得罪了他們,那麼這天下還能找得到安生之處嗎?最可慮的是,還有可能禍及家人啊。

「你、你是說劉備現在已經在逃難之中?那、那會不會有官兵來對我們不利啊?這、這可怎麼辦呢?」劉母慌了,有點語無論次的道:「二叔,你說說,現在可要怎麼辦才好?你、你可也是備兒的親二叔啊,萬一、萬一朝廷追究到我們家裡,你也脫不了關係,快、快想想辦法……要不……我們到別的地方去避避?」

劉元的神色也為之一變,勉強的保持著鎮靜道:「劉、劉易兄弟,你說的這些都是真、真的?你、你是從何得知?」

「老夫人,甘夫人,二叔,你們別慌,這次既然我碰巧到了你們家,我自然會給你們想辦法躺過這次的禍事的。」劉易見他們現在慌了神,先是大有深意的看了一眼甘倩,然後才道:「至於我是如何得知,實不相瞞,我等一眾義兵,被劉備遣散之後,當時還留在洛陽養傷,機緣巧合之下,得了一些機遇,然後我就被皇上親口御封為振災天下的糧官,這次,我就是被皇上派來振救冀州巨郡的百姓的。呵呵,你們知道的,我也是涿郡涿縣人,辦好事後,這次就是回涿郡涿縣來看看的。劉備畢竟和我們一起出生入死過,所以,他的事,我或許還能幫上一點忙,所以,你們不用謊。」

「什麼?你是皇上親口御封振災天下的糧官?」劉母和劉元和不久前的甘倩一樣,一臉吃驚的神情。

「嗯,不錯!」劉易忽地壓低聲音,同時扭頭對甘倩促狹的眨了眨眼睛,示意她別要說話,道:「其實,我還受了皇上的一個密令,把嫁到巨鹿耿家的一個先帝的公主帶回京去,這就是你們的一個機遇,也可以說你們消除這次禍事的機會。」

「啊?還公主?天啊,公主?這又是怎麼說?」劉母現在真的非常震驚了。

「呵呵,在你兒媳甘夫人房裡休息著的那個不就是公主么?嘿嘿,只要你們討好了她,那麼別說你們不會被朝廷的那些奸佞追究,恐怕連劉備的禍事也一併消除了,你們想想,公主回到京中,肯定要見皇上啊,如果公主幫劉備說上一句話,那豈不是有什麼的罪過都可以不予追究了?」劉易故作神秘的對屋內甘倩的房門呶了呶嘴。

「什麼?她就是公主?她、她不是你的娘子么?」劉母張大嘴巴得個洞,緊張得心似乎都要從嗓子里跳出來。

乖乖哦,一不小心招待了一個大官和一個公主,還好還好,好像自己並沒有有失禮之處。

「娘子的說法,只是我們方便行走的暫時稱謂。」劉易再壓低一點聲音道:「剛才我聽你的兒媳說,說什麼和公主義結金蘭?已經結為姐妹?嘿嘿,我看那公主對甘夫人一見如故,對甘夫人很有好感,正好,公主的身邊缺少一個侍候的人,如果甘夫人能夠多些陪著公主,呵呵,說不定公主一高興,就會猛說你們的好話了。額……不說也不知道,甘夫人你真的和她結成姐妹了?」

劉易的這翻話終於說到了重點,但卻把劉母及劉元唬得一愣一愣的。自己的兒媳居然和這個公主對眼結為了姐妹?呃,這豈不是說,若說起關係來,自己的這個兒媳也等於是當今皇上的義妹?天啊,這是何等的一個榮譽啊。劉母及劉元還差點沒有被這些消息震驚的暈了過去。

同時,劉母看甘倩的眼光一下子就不同了,變得熱切了起來。

額,說實在,事情說到了這個地步,就算劉易不把甘倩帶走,恐怕這劉母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