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二百四十八章除非不是劉家的人

第二百四十八章除非不是劉家的人 (1/1)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12:15  字數:2974

現時已經是下午時分,也快到傍晚了,看來今晚還要在這劉家借宿一晚,所以,在換下濕衣服之前劉易就從懷中的錢袋裡拿一塊銀兩給了劉母,說是孝敬她老人家的。並把要在她家裡借宿之事和她說了一下。

在銀兩的誘惑之下,劉母對劉易就更加的熱切了,滿臉笑得嘴不合攏,讓劉易和長社公主沐浴換衣的同時,說要張羅一下晚飯的事,就先退了出去。

嗯,說句實話,平民百姓是很少能夠見識得到白花花的銀兩的,民間流通的貨幣都是銅錢。但並不代表平民百姓就不知道金、銀這些東西的價值,不知道這些東西和銅錢的兌換。

民間很少流通,但並不代表沒有流通。在一些大商人、或是一些士族豪門之間,他們的交易來往,早已經發展到用金、銀來交易了。

絲綢之路到現在,也有了百多兩百年,中土大量的絲綢貨物西去,換回無數黃金白銀,這些金銀,大部份都流入了那些大商士族的手裡,當然,像朝中的權臣宦官這些,搜刮到的那就更多了。也正因為如此,劉易才有可能從那張讓的手裡訛詐到那麼多的銀兩了,要是一般人,就算願意給劉易,也拿不出那麼多來。當然,如果訛詐那騫碩的時候,沒有那萬年公主在場,劉易也不知道要向那張讓勒要多少的錢財,極有可能勒要到的是銅錢而不是銀兩了。

而這劉母畢竟都算是半個走商的人,當年販席之時,就見識過一些富有人家的人是使用過銀兩來交易的。所以,她知道劉易隨手給她的一塊銀兩的價值不菲,用來換成銅錢的話,那可能就是幾千個銅錢了。

劉易隨手給她的,就是價值幾千個銅錢的銀兩,這叫劉母豈能不歡喜?這還只是算是見面禮,若劉易走之時,再送給她所說的一百幾十兩,呵呵,那豈不是說是等於十多萬的銅錢?她編織一對草鞋才值那麼十來二十個銅錢,要編織多少對草鞋才能賺到那十多萬的銅錢?若劉易真的送給她那麼多的錢財,那麼她這後半輩子不用幹活也不用愁了。

換上了乾爽衣服,連原本有點疲乏的長社公主也顯得精神一爽。還好,縱是淋了雨,但在劉易用真氣為她護體之下,長社公主沒有著涼,身體還算正常,這讓劉易放下心來。這些千金之軀是受不了冷或熱的,平時稍為有點冷了或熱了,她們都可能會出現問題,所以,讓長社公主淋了雨,劉易的心裡還是挺擔心的。

劉易和長社公主回到了屋內的大廳,卻沒有看到劉母,卻看到了那甘夫人在裡間的房門往外瞧了瞧,然後又縮了回去。

「呵呵,出來吧,甘夫人,你不是說想問問你夫君的事么?現在只有我和娘子,你娘說去張羅我們晚飯的事,想問什麼你就出來放心問吧,其實,有我們在這,你也不用怕你娘會拿你怎麼樣的。」劉母跟劉易說了要去弄晚飯的事,所以,劉易估計她是出門去張羅了,不禁笑著那想躲閃回房裡去的甘美人出來。

「是啊,甘夫人,你出來吧,本公……咳,有我們在你不用怕,我夫君一定會幫你做主的,他平時鬼點子多的是,讓他幫你想想辦法,看看如何才能讓你的娘親不敢再欺負你。」長社公主的心裡對這個看上去漂亮得讓人眼前一亮的女人很有好感,對她的境況也特別的同情,所以,擺出一付我會為你作主的姿態,讓甘夫人出來,她自己也差點就暴露了公主的身份。

悉悉索索之間,那甘夫人才慢慢的閃身出來,她出來後,卻是神情一整,語氣認真的對劉易及長社公主說道:「這位公子,娘子,我們的家事,請你們千萬別管,這事……你們真的幫不了我,如果這公子真的曾和我家夫君一起投過軍,知道我家夫君的去向或者近況的話,還請公子跟我說說,因為我夫君他一去快一年了,音訊全無,實在……實在是讓人不放心。」

「我們怎麼管不了?夫人,難道你還想讓你的那家母一直這樣虐待你?我都清楚了,剛才下那麼大的雨,她竟然想把你趕出家門去下地干農活,這、這簡直是豈有此理!你別怕,一切都有我們給你作主!」長社公主卻搶著說道。

「啊,別別,你們的好意,甘倩心裡感激,可是家家有本難念的經,我們的家事,你們是管不了那麼多的,娘她有時候雖然對我是凶了一點,但是,我還是能忍受得了的,你們就別費那個心了,如果讓你們一過問,甘倩以後的日子,恐怕、恐怕就更難過了……」甘美人的臉色白了一下,楚楚可憐的帶著懇求的聲調道:「這……這都是我的命,我認了,你們就別多管我的家事了,好么?」

「可是……」長社公主還是有點不忿的樣子。

「呵呵,娘子,好了,別說這些了,每個家庭不同,有些事,外人是想幫也幫不了的,如果夫人她說能忍受得了,那也只能由她了。」劉易拉著長社公主的手,把她拉了過來,扶著她坐下,拍著她的香肩道:「有些事,可能外人會越幫越忙的。」

「不錯!」

劉易說著的時候,門外傳來了一聲應答,接著一個中年男子走了進廳來。

「哦?你是?」劉易聽到了有人進來,一個轉身看著來人。

「我是劉備的叔父劉元,剛看到我這大嫂匆匆的到我家裡想跟我要一隻留著下蛋的老母雞說要宰來招待貴客,我沒給,呵呵,她平時東要西借的,要多了就讓人煩,沒想到還真的來了貴客了。」

劉元?劉備的叔父?劉易看他面色坳黑,一看就知道是常下地干累活的人,身形倒也壯健,聽他的說話,劉易就知道他應該是一個比較爽直的人。

「不敢,在下劉易,年前和劉備一起投軍的,現帶著娘子碰巧經過這裡,就想到來拜訪一下劉備的家人。既然大叔是劉備的叔父,那就等於是我的叔父了,我又豈能算是貴客?快請坐。」劉易對他一抱拳,並請他上坐道。

「不不,不坐了,我只是過來看看,看看是不是我那嫂子又嘴饞了,現在看到了人,我就放心了,我這就回去把那母雞抓來。」劉元卻搖手轉身就要走,不過,他一腳踏出門之時,又轉回半邊身子道:「呃,那個,我這侄媳說的也是有點道理的,家家有本難念的經,就算是清官也難管家務事,我這個做叔父的,也算是半個家人了,可是,平時我等也只能是偶爾幫襯一下我這侄媳,若真的多說了,依我這嫂子的性子,恐怕會讓她更難過,所以,你們只是過門的客,還是別管了,能管的話,我等也早就管了,唉……」

劉元說著,看了一眼那廳內的甘倩,嘆息了一聲便離去了。

「我不管,壞蛋!越是管不了我還得真要管了,你得給我想辦法,這樣不講理的婆婆,還真的能反了天了?」長社公主聽甘倩及突然而來的劉元都說讓她們不要管,而劉易,似乎也像是不太想管的樣子,小性子一起,不禁有點氣呼呼的道。

「呵呵,我們又能怎麼管?」劉易攤了攤手,對著甘倩道:「我們再怎麼整治劉母,但她和甘夫人始終都是一家人,以後她們還會日夜相對,朝見晚見的,如果我們外人把事情弄得太僵,以後她們相處會更不好,除非……」

「哦?除非怎麼樣?」長社公主像有點怪劉易要賣關子的似的,催著道。

長社公主問著的時候,那甘倩的美眸似也有點期待的看了過來。

若有辦法的話,甘倩當然也不想時時被婆婆虐待,她的嘴裡說著讓劉易不要管,但內心裡還是挺希望能有辦法讓其娘親收斂一下性子,別常常拿她來做出氣筒的。

「其實也很簡單,除非甘夫人以後不再是這劉家的人了,那麼就不用再受那悍婦所虐待了。」劉易笑吟吟的看著甘夫人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