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二百四十六章有其子必有其母

第二百四十六章有其子必有其母 (1/1)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12:15  字數:2558

這悍婦到底是不是那大耳朵劉備的母親問一問不就知道了?劉易不禁啞在一笑,暗道是自己想得太多了。

見門內的婦人有點聲色俱厲的瞪著自己,劉易從容的退後了一步,然後在雨中正正經經的對她施了一禮道:「在下劉易,以前曾和劉備兄一起參加義軍打黃巾賊,在隊伍里曾聽劉備說過他家的事,說有一棵大桑樹的院子就是他的家。今天我剛好路過此地,看此有一棵大桑樹,因此想來探問一下這是不是他有家。」

劉易說到這,卻一下子變了一個臉色,變得有點失望氣憤的樣子,負起手,和門內的那悍婦對瞪了一眼道:「可惜,想來這應該不是劉備的家了,劉備曾說過他的家裡有一位和藹善良的老母親。可是……呵呵,算了,那劉備和在下一起投軍的時候,對我還多有照顧,現在發了一筆小財,此來若是他家,還打算奉上一百幾十兩銀子給他家人,以示他以前對我的照顧的感激之心的,既然這裡不是他的家,那就算了。夫人,我們走。」

劉易說完,轉身對蒙著劉易衣袍,只露出一張小臉的長社公主眨了眨眼道。

門內的婦人以及在門中的那美人,兩人聽到劉易說到劉備時,她們眼睛都一窒。

那婦人的神態卻是有點警惕戒備,似是不悅的樣子,而那美人,卻是眼睛一亮,似有點驚喜及期待,仿似想從劉易的口中多知道一點關於劉備的消息。

不過在劉易說完之後,要走之時,那個婦人卻是首先反應了過來,而她的眼神及神態一下子就變得熱切了起來,噼啪的一下子扔掉了手上的竹片,然後雙手猛往自己身上的衣服搓一下,不顧頭上的大雨,三兩步的沖了出院門,不知道是有意還是太緊張了,順勢把站在門間的美人推往一旁,一把拉住了劉易的衫尾,聲調顯得極和善的笑著道:「哎呀呀,誰說這不是劉備的家了?這位小兄弟慢走,慢走,你沒走錯,這真是劉備的家啊。」

「哦?那你是……」劉易輕輕的甩掉了那悍婦的手,轉身裝作有點冷漠的道。

「呃,我、我……」此婦人竟然流露出一點捏扭的神情,像是有點不太好意思的道:「老婦正是劉備之母啊,唉,讓小兄弟你見笑了,我這、這兒媳啊,她整天好吃懶做,完了還要時常搬弄事非,經常不給飯老婦吃,動不動就要打要殺的,這麼,今天又這樣了,這麼大的雨,還、還想把我趕出去下地幹活,天作孽啊……老婦氣不過,畢竟這都是我的家啊,我們劉家祖祖輩輩留下來給我的,什麼時候論到她這個後輩兒媳如此勃逆了?所以,老婦就憤起反抗……呵呵,不想讓貴客你看到了,呃,外面雨大,還、還是進屋再說吧,那個是你娘子吧?快進屋,快進屋,別淋壞了。」

劉易聽得眼睛瞪得老大,額,這悍婦還真的是劉備之母啊!這樣都可以?明明是她把兒媳趕出門去下地幹活,把是非黑白倒過來說也可以?

看看她的神情及動作,似乎還真像是那一會事似的,看看,她說著臉上就一臉委屈,似是常常受到虐待侮辱的樣子,那眼睛裡的淚珠,隨時都像噴涌而出……呃,似乎還真的是流出了淚水了。

有其子必有其母?或是有其母必有其子?觀其母,嗯,臉皮厚,那眼淚說來就來,能把事反倒來說,那劉備的厚麵皮及能哭的本領,難道就是跟其母學的?

「這……好吧,既然這真是劉備的家,那我就先進去避下雨。」事實不管這是誰的家,劉易還是要先借個地方避雨的,但語氣像勉為其難的應著。

「那還呆著幹什麼?快,快進屋,別讓你的小娘子著涼了。」劉母熱情洋溢的走到了長社公主的身邊,為長社公主牽過馬繩。

她牽馬進院,把馬系在大桑樹之下,然後才急急的過來引劉易和長社公主進屋,而一邊,她還恨恨的對那站在院門旁,進不是出去又不是甘美人道:「還愣著幹嘛?難道還想我管老婆子侍候你一輩子?來了客人還不懂得快點去燒水?好讓客人沐浴更衣,換了身上的濕衣。今天我兒子的朋友來了,老婆子再也不怕你了,哼!」

對於這兩婆媳之間的那點事兒,劉易的心裡如明鏡似的,不過,此乃是別人的家事,劉易一時半刻也不好為那甘美人說話,只好任得那劉母喝罵。

不過,劉易的心裡卻對這個甘氏上了心,因為她的確是太撩人,說實在,光是看著她的肌膚,都讓人有一種心裡痒痒,想摸一把捏一下的衝動,若能抱著來細玩,嘿,那還真的是人生一大樂事。

劉易看著那甘氏有點戚戚的低頭從一個側門走了進去,那可能是劉家的灶房。

劉家的院子有點大,四四方方的,其中三面都房子,但那些房子似乎都有好些年份,有點老舊甚至是破爛了。看來劉備的祖上留下來的祖業應該還是挺豐厚的,只不過到了劉備這代就完全破落了。事實上,怎麼說劉備的祖上都是皇室之後,若不是其後人不爭氣,怎麼說也絕不會太過落泊的,劉備的家,似乎也不像史書上說的那麼家徒四壁。

進了正屋的廳堂,劉母一臉關切的樣子對劉易道:「喀,我說小兄弟啊,下這麼大的雨,你怎麼就不懂找個地方先避下雨呢?你看,你娘子渾身都濕了,先別坐了,我去找些乾衣服來,先讓她換上再說,免得她著涼生病。你們在這等下。」

她說完,似不容置疑的樣子,然後匆匆的走進後房裡去。

雖說是悍婦,但劉母似乎還是挺圓滑的,懂得曲線救國,懂得要先關心劉易的娘子。當然,劉易知道,若不是自己說本想送一百幾十銀子給她,估計此劉母連門口也不會讓自己進吧?呵呵,勢利的女人。

「壞蛋,我怎麼感覺這、這大娘有點怪怪的?剛才發生了什麼事?」長社公主不知道其中的事兒,這時候才有機會問問劉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呵呵,沒什麼事,只是……」劉易把自己聽到的以及這劉母要趕那甘氏出門幹活的事跟長社公主簡略和說了一下。

「啊?這、這劉備的母親這麼壞?那、那她的那個兒媳豈不是被她欺負?那也太可憐了吧?」長社公主一聽,不禁對這劉母大是厭惡,憎惡之情流露於表。

「噓……」劉易對長社公主作了一個小聲的動作,輕聲道:「呵呵,這是別人家的事,咱們不用管,先讓你換了乾衣服再說。」

「嗯,好吧,不過,你得要想辦法治一治這個可惡的婦人,幫她的兒媳出口氣。」

「額……這事,再說吧。」劉易被長社公主的要求弄得汗了一下,這長社公主似乎還是挺憎惡分明的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