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二百四十一章一定要高調

第二百四十一章一定要高調 (1/1)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12:15  字數:2781

公孫瓚對待異族人的態度及手段,劉易倒是相當贊同的。

關外的異族,他們本來就是養不熟的豺狼,他們的生活環境及生活習性已經註定了他們本性的卑劣。

荒涼貧瘠的土壤,讓他們種不了糧食,幾乎是全靠放牧來維持生計,但是,放牧是很講究季節性的,冬季萬里冰封的時候,青草枯死,拿什麼來放牧?拿什麼來維持生計?所以,草原上的民族,在活不下去的時候,就唯有靠搶掠來維生。

自然,大草原上的民族,哪個也不會比誰更好,所以,互相之間的搶掠雖然時常都有,但卻根本解決不了他們生活物質奇缺的問題。如此,向更富饒的地方搶掠那就順理成章了。

中原大地,歷朝歷代都要比大草原上的民族富裕得多,所以,關外的那些異民族對中原大地的搶掠是必然的。尤其是在中原朝廷孱弱的時候,大草原上的異族就如像是狼群,盯著中原這隻肥羊,隨時都會竄進羊圈來撕咬上一口。

幽州邊境的幾個郡城,早就已經受夠了北方異民族的搶掠之苦,當地百姓和那些異民族早已經結下了解不開的血海深仇。所以,劉易覺得,公孫瓚對待異族人的決死抵擋屠殺的政策,劉易覺得是不錯的。

對待那些中原朝廷強盛的時候,就像一隻狗一樣爬在腳邊討吃,稍為孱弱之時,就會化身為豺狼的民族,劉易也覺得這樣的民族早就應該進行人道毀滅了。劉易如果有機會的話,也不會再放任那些搶掠成性,凶暴殘劣的異民族再存留於世上。三國之後的五胡亂華,是給漢人的一個最深刻的教訓,還有今後的元清兩朝,劉易現在既然來到了三國時代,那麼就要阻止那樣的歷史再發生。

特別是什麼的魔羯族、匈奴族,日後劉易真正強盛起來,必然會不遠萬里發兵,誓要將此二族給滅絕。

對待異族的問題,劉易對公孫瓚還是有點欣賞的,但是劉易覺得他對內也有點問題。他對外無情,但對內也殘暴,這樣的人,又怎麼能得到百姓的擁護?又怎麼能得到真正有識之士及有志之將的投效?呵呵,也不知道是不是公孫瓚不懂得政治或是不懂得冶理民生的問題,總之他在幽州真正掌權好幾年,居然都沒有發展成為一個真正的大勢力,連袁紹都打不過,這實在是讓人遺憾。

當然,可能還有公孫瓚個人的原因,其人剛腹自用,好大喜功,歷史上,擁有趙雲這樣的將帥之才而不能用,徒遭界橋之敗。

劉易把公孫瓚的事細想了一遍之後,對於自己在涿郡的發展總算有了多少眉目。

其實,劉易已經這樣做了,要把軍事及民生一起抓,一邊盡量取得民眾百姓的投靠擁護,一方面加快發展軍隊,儘快的在暗中訓練出大量的精悍軍隊,時機一到,就可以振臂一呼,公開擁兵自立,獨佔一方。

說到底,還是要加大力度搞好民生的問題。當然,如此要花費無數錢財,但是,劉易身杯百科全書,待這個涿郡基地建好,在此立穩了腳跟之後,就可以在此試著發展一些能賺錢的東西,只要錢不是問題,那麼搞好民生事宜也就不會有太大的困難了。

早上從涿郡城出發,到了下午時分才到達在建中的基地。

此處,是一望無際波浪式起伏的低土坡平澤地帶,似要走到盡頭才可見大山。

難怪高順說是荒澤之地了。此處方圓幾十里,一片荒蕪,人煙極少,地形又有點低洼,傳說這裡以前還是一個湖泊,只不過,早就沒有了湖的痕迹了。

在這樣的地帶建立基地,無險可守,還好,附近並沒有什麼的大河,不會有被水淹的可能。

如果是一般人,肯定不會在此處選擇建城,太空曠,太暴露了,待基地棱堡建起後,站在遠處的高山上肯定能夠看得見,很惹眼。不管是往西往北方向,再過去百多里左右就是長城了,棱堡在這裡,以後必會成為別人眾矢矢的的城堡。除非異族人不侵犯進來,否則,棱堡必會成為他們首先要進犯的目標。

但這些只是表面上看到的劣勢,實質上,劉易還是挺喜歡這裡的。

劉易一路上,時不時下馬察看一下路邊的土壤,發現這個所謂的荒澤,只是沒有人來開荒造田耕種罷了,一旦發展起來,這裡必然是沃土千里,非常適合種植。再加上,此處地勢稍為較低,相對於幽州之境來說,此處極有可能是冬曖夏涼之地。

至於安全上來說,棱堡一旦建成,那麼就絕對不會有問題。

在只有一個剛剛建起的棱堡地基上,劉易看到了田豐,他似乎比在洛陽時更結實了一點,但瘦了一點,卻顯得更有精神。

「終於來了?你覺得在這個地方怎麼樣?」田豐見到劉易,並沒有過多的寒暄,拍了拍手上的泥跡,走到正下馬的劉易身旁道。

「不錯,這裡真的不錯,只是……」劉易笑著對田豐點了點頭,然後再搖了搖頭道:「一路上我看到了,來到這裡也看到了,好像人少了點,還有,開懇的田地也少了點。」

「呃,現在願意跟著來這開荒耕種的人的確不多。現在的人都是我們從洛陽帶過來的,以及一路上收容的流民,現在一共有四千多人了,這還不多?」田豐被劉易說得臉上納了一下,然後站上一塊大石上,伸手往四周指了指道:「以這棱堡為中心,向四周開墾,全部人力都用上了,能開墾多少算多少,人手就這麼多,開出來種下莊稼的田地就這麼多了。」

「哈哈,跟田大人你說笑呢,我知道大人辛苦了。」劉易當然不是來責怪田豐的,跳上大石和田豐站到了一起笑道。

「去去,你別不知足了,我就不相信如果是你能比我做得更好了。」田豐卻當真似的板著臉道:「我把高順的兵都拉來開荒了,想必他都怨著我呢,你還好意思來跟我開玩笑?」

「呃,田大人,還不瞞你說,如果是我來,估計還真的要比你現在的規模要大上一半以上。」劉易倒也不客氣的直言道。

田豐搞內政的確有一手,但其人比起戲志才來說似乎還有點那麼的不夠圓滑。嗯,是說他玩手段的功夫不及戲志才。或者說,現在的田豐做事還有點太過循規蹈矩,有多少米就下多大鍋的飯。

還有,有不少可以招募到人的工作他沒有做。首先的,在此處建立一個基地的最基本的宣傳就沒有,或許,田豐可能認為在此建立一個基地不宜太過張揚吧。反正,劉易覺得,想在此處真正的發展起來,就少不了人,而人,卻不會平白無故的跑來這裡投靠的,就算要投靠,但連這個地方都不知道,哪么這裡又何來人手呢?

所以,劉易覺得,既然要做,就要高調一點,打開名號來做。反正,自己搞這個,又不是什麼造反什麼的,只是給天下沒有了活路的百姓一條活路而已,相信不會有什麼大問題的。就算真的觸犯了所謂的禁律,但在此山高皇帝遠,有誰能用什麼的王法禁律來說事?

官府及當地的豪紳,劉易覺得更不用怕,讓高順帶著二百彪悍之兵來是幹什麼的?如果不是碰到大規模的軍隊,千人以下的人,根本就不是高順的對手。

所以,高調,一定要高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