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二百三十六章幽林野戰

第二百三十六章幽林野戰 (1/1)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12:15  字數:2321

「哎呀。你、你想怎麼樣?」長社公主被劉易突然抱住,不禁有點慌亂的嬌呼一聲道。

柔軟的小腰,香噴噴的嬌軀,抱入懷內讓劉易不自禁的心裡一盪。

把要掙扎離開的長社公主板了過回,把她面對面的抱緊在胸前,然後和她四目相對的看著她道:「公主不是在質疑小子是否勇敢么?嘿嘿,不知道現在這樣子算不算勇敢了?」

「你、你這、這是耍流氓,算什麼的勇敢?還、還不快放了人家?」長社公主的內心裡雖然不會怎麼的抗拒劉易的這種親熱,但表面的姿態還是要做出來的,女人的那種嬌羞,讓她欲拒還從,叫劉易放開她的說話也是軟軟的,鼓勵多於責怪。

「呃,這還不算勇敢?」劉易的嘴角邊忽地現出了一絲有點邪意的微笑,然後用充滿佔有慾的目光盯著她道:「那公主千萬別後悔哦,說實話,自從小子見到公主後,就算沒有皇上的密旨,小子也一定會把公主你從耿家弄出來的,嘿嘿,佳人淑女,君子好逑……」

「呸呸,你、你又有哪一點像君子了?你就是一個流氓!」長社公主被劉易看得心頭一熱,心兒不禁像小鹿亂撞似的一陣猛跳,抵著劉易胸膛的胸脯也自主的急劇起伏了幾下。但她想掩飾著自己內心的這種緊張,雙手騰了出來拍打著劉易的雙肩,卻又無力似的道:「流氓放開人家。」

「好吧,流氓就流氓吧。」劉易用頭抵著長社公主的額頭,嗅了一口她秀髮上的香味道:「我承認,其實我真的是一個賊,要不然也不會半夜闖進公主的香閣了,碰巧又讓小子看到了一些不應該看到的東西,嘿嘿,那時候,不知道公主在做什麼呢?嗯。春風芙蓉帳,嬌喘游若絲,內有一白羊,輕喚俏郎君。」

劉易隨口念了一首不知道從哪裡聽到的打油詩,然後大嘴一堵,把長社公主的小嘴兒一下子就封住了。

「嗯……」

長社公主正被劉易說得有點面紅耳赤,羞赧得想找條地縫鑽下去,因為那晚的確是讓劉易看到了自己一時忍耐不住而自己撫弄自己的羞人之事,現在被劉易當口當面的說出來,她還真的是有點羞赧欲死。

不過,被劉易那厚重溫熱的大嘴一堵上,她就什麼都一下子忘記了,只覺頭腦轟的一聲,被劉易親得居然讓她頭腦里出現了一剎那的空白。

溫潤,柔曖,長社公主就覺得劉易的嘴唇仿似有一股讓人心血突然急劇加速的魔力,讓她在剎那間就有點迷離,不知道自己身在何處。

呃,要是一般人來說,玩玩親親什麼的都早就已經習以為常,不會有太大的反應。可是,對於長社公主來說,其實,這次被劉易親吻,是她真正意義上的第一次初吻,所以,於她來說,這種熱吻的美妙感覺來得會更加的強勁熱烈,她的內心會更加的緊張到有點失神。

就只是一下,她就已經渾身發軟發熱,不自禁的熱烈回應著劉易的大嘴。

良久,劉易才放開了她,換上了一臉認真又帶著點深情的神色,看著懷內羞赧得不得睜開雙眸的公主道:「公主,小子只是一個小人物,沒有像耿家那樣的顯赫門庭,在不久前,我還只是一個一文不名的小兵,我不一定能給得了你像在皇宮、在耿家那樣的錦衣玉食,但我可以保證,只要你願意,你願意跟著我,我就一定會讓你一輩子開開心心,你要天上的星星我摘不到給你,但我可以把自己的真心給你。從看到你的那時候起,我就打定主意,不管你是公主也好,尋常人家的人.婦也好,某要定你做我的女人了,公主,你心裡的郎君是否就是我呢?」

「壞蛋!不離你了。」長社公主說著不離劉易,卻把劉易抱得更緊,把頭埋得更深。

「嘿嘿,那好,我劉易不管有什麼的阻力,這輩子都會把你留在身邊了。」劉易自然知道長社公主的心,既然都已經和那益陽公主有了一腿,自然也不怕再和這個長社公主發生點什麼了。

「天然春蔥為屏帳,晨霧緲緲點麝香。草嫩綠席作香毯,露水點點早夢春。」

劉易不知道是不是太久沒有碰過女人了,現在摟著這個似乎已經是任君採摘的美麗公主,此刻竟然一陣食指大動,有點情難自控的大吟淫詩,卻連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吟出了點什麼。

不過,長社公主卻能聽明白劉易的意思,她的心頭一驚,急忙要阻止道:「啊,別。別在這……」

「哈,什麼別在這?」劉易越是看長社公主那吃驚的可愛樣兒,他的心裡就越有一團火不泄不快,再說,劉易似乎還沒有打過野戰,現下還是大清早,天才剛剛亮,這兒離村差不多一、兩里遠,又是一個偏僻的山林裡面。趙雲已經離開,附近一個人影也沒有,絕不會被人發現,所以,在如此幽靜的樹林里,劉易的邪火還真的一發不可收拾了。

說著間,劉易原來撫著長社公主纖腰的大手,已經一手往長社公主的粉背上攀爬而上,另一手,已經滑落到了長社公主那挺翹的豐臀上。

天然春綠青蔥的樹林作屏帳,薄薄的晨霧之間飄蕩著一股淡淡的幽香,那是長社公主身上所發的女體香味。劉易欲與好在此天然的幽處和合,以嫩綠的小草作席毯,晶瑩的露珠和長社公主那如玉的肌膚相映渾成一體,讓劉易就防似是作了一個春夢一般讓人感到陶醉。

在此時此刻,是劉易向長社公主求愛的一種方式而已。

當然,長社公主現在就算是不依也由不得她了。怎麼說,她現在都只能算是一個雛兒,又怎會是久經風月的劉易的挑逗?

在劉易手如游蛇一般的在她身上激走的時候,長社公主那一直壓抑住的春潮火山篷的一下就被劉易點燃了。

在長社公主一聲既嬌羞又有點驚慌的驚呼聲中,劉易已經悄然的解開了她系在腰間的絲帶,然後輕輕一拉,她身上的結滑綢衣倏地滑到了地上。

剎那間,幽深的密林之間,因為潔白無暇的胴體顯露而光線一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