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二百三十四章樊娟

第二百三十四章樊娟 (1/2)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12:15  字數:3501

「站住!你們是……啊,雲哥兒!」一個四十來歲的漢子驟眼見到了劉易一行人,神色一緊,下意識的大叫一聲,卻見到了跟在劉易身後有趙雲。

「趙大叔,是我,他們都是我的朋友,你不用緊張。」趙雲自是認識此人,他趕緊上前道。

「哦哦,原來是你的朋友啊,你回來就好,回來就好,前幾天你回村祭拜了一下你哥就氣沖沖的走了,我們都很擔心你呢,你快回家去看看,樊娟那丫頭和小蘭都在你家等你呢。」趙大叔面色一緩道。

「蘭大哥也下山了?我這就回家看看,大叔你忙。」趙雲招呼了趙大叔一聲,引劉易等人往他原來的家走去。

趙雲下山的時候並沒有知會同在一起學藝的夏候蘭,去追殺黃巾賊也沒有知會村裡倖存的人,怕他們會擔心。

來到村中一角才是趙雲的家,一行人的腳步聲已經驚動了屋裡面的人,先是一個妙齡少女扶著一個白髮蒼蒼的老婆婆出來,後才跟著一個十*歲樣子的高瘦青年。

「趙婆婆,娟姐姐,蘭大哥!」趙雲見到三人,趕緊上前去扶著那老婆婆道。

「是雲哥兒啊,你這幾天去哪了?娟兒那天不見了你,都不知道哭多少次鼻子呢。唉……你哥去的時候,曾交代過我這老婆子,要多照看著你的,你哥嫂都是為了保護我們才給賊人殺了的,如果你又出了什麼事的話,我們都無顏下去見你哥啊,記住了,以前要去哪兒,都要先跟我們說一聲,免得我們牽腸掛肚的,啊?」趙雲口中的趙婆婆嘮嘮叨叨的說著。

趙雲被數說得有臉色有點微紅,雙眼一熱,差點忍不住流出熱淚。

「咳咳,在下劉易,是子龍的兄弟,見過趙婆婆。」劉易也閃身上趙雲身旁,向那老婆婆施了一禮,同時也像不經意的打量了一眼那樊娟及她們後面的夏候蘭道:「呵,這位應該就是子龍兄弟老提起的樊娟姑娘和夏候蘭大哥?」

樊娟模樣娟秀,婷婷玉立,有幾分文靜雅氣,也算得上是一個不可多得的美人兒。但可能是見到劉易一行人內心有點怯怯,眼神不敢亂看,只是偷偷的不停的瞟著趙雲。

而那個夏候蘭,身形高瘦,臉寵生得也算是英偉,但劉易一看就感到不太喜歡他,因為看到他的那雙眼睛有點邪異。呃,應該是說劉易這個有心人觀察到的,在樊娟偷看趙雲的時候,劉易察覺到夏候蘭的眼內閃過一絲陰霾之色。若劉易估計不錯的話,這夏候蘭恐怕是早就對樊娟有企圖抑或說是有愛慕之念,所以,在看到樊娟對趙雲那種掩飾不住的情意時,他就羨慕妒忌恨得壓抑不住心魔,不經意的流露出一種讓人感到心寒的陰霾。

當然,他掩飾得非常好,若不是劉易這個有心人,恐怕還真的沒有人能夠察覺得到。

不過,旁邊的趙雲聽劉易說他常提起樊娟,他的臉刷的一下就紅透了,期期哎哎的想分辯道:「我、我哪有……」

「呵呵,有就有,雲哥兒和娟兒也不少了,也是時候……」

「婆婆!」

被人當著她和趙雲說這些事,樊娟的臉蛋紅得像一隻紅蘋果,她趕緊搖了一下趙婆婆的手臂,不讓趙婆婆說下去了。

「好好,婆婆不說,不說了,來來,雲哥兒你快招呼你們的朋友進屋去,嗯,人還不少,蘭兒,你去叫上村裡的人,叫大家幫忙收拾一下,現在天色已經黑了,想必大家都要在村裡過上一夜了,你去叫大家收拾好地方讓大家住下,另外看看還有什麼能吃的,弄點來讓大夥吃。」

趙婆婆雖然是個村裡的老婆子,但還是有點眼光見識的,她見到和趙雲一起這麼多人,這些人大部份都像是官兵的樣子,看劉易的談吐也不像是普通人,所以,非常有度的叫她身後的夏候蘭去安排這一行人的住處及弄點吃的來。

「好,雲哥兒,你就先招呼著一下你的朋友們,我去去就來。」夏候蘭倒沒有多說什麼,換上了一嘴笑臉,熱情的走到了趙雲身邊拍了拍趙雲道。

劉易搶著說道:「如此甚好,有勞蘭大哥了,不過,吃的就不要麻煩村裡的鄉親了,我們自己來弄吃的。」

「你們自己弄吃的?」夏候蘭站定,看了看趙雲問。

「嗯,我們一路上打到不少的獵物,一會也要給鄉親們分點,只要收拾一下住處就可以了。」趙雲對這個從小玩大的夥伴沒有半點防範的心,語帶感謝的道:「這事還得麻煩蘭大哥了。」

「哈哈,你雲哥兒的朋友豈不也是我夏候蘭的朋友?你安啦,我馬上就去弄好。」

村裡的房子被破壞了不少,但還是有完好的,村民被黃巾賊屠殺了過半人,也空出了許多房子。安排劉易這一行人的住處自然是沒有問題。

一夜無話,倒是趙婆婆見到長社公主的時候,猛贊這閨女長得漂亮,贊她和娟兒一樣,都是長得水靈靈的,拉著長社公主左看右看,還差點想認了長社公主做乾女兒。還好,劉易早就已經和趙雲等人說過,不用刻意的透露自己等人的身份,若把長社公主的真正身份說出來,恐怕村裡的人又會一陣的驚惶。

第二天一早,劉易在趙家村村處不遠的一片樹林里找到了比他更早起床練武的趙雲。

時下晨霧都還沒有散去,趙雲還以為劉易是來找他再比劃比劃的,見到劉易便高興的道:「劉大哥,這幾天我又有所領悟,咱們再來比一場?」

「別別,我這麼早來找你,是有事想和你相商的。」

「嗯?有什